富勒姆主教练 > 都市小說 > 絕世兵王 > 第1898章 安德魯1

富勒姆vs曼城视频: 第1898章 安德魯1

富勒姆主教练 www.gxyuca.com.cn     蕭云飛冷笑道:“到是少見了,你叫什么?”

    那人怒視不答,本來在家時,聽布茨里說在外面受了欺負,連三個保鏢都沒打過一個學生保鏢,心中一直冷笑,只怪那些普通保鏢沒用,只要自己親自出馬沒有打不過的道理。但這下算是明白了,對手遠不是一個學生保鏢那么簡單,現在他心里開始奇怪了,一個保鏢竟然能有如此手段,這是萬萬想不到的,也怎么不能相信。

    蕭云飛手松了松讓他能說出話來。

    “我老板說你叫蕭云飛?”那人一臉的不服。

    蕭云飛見他臉上那股狠勁拼勁漸漸消失,慢慢松了手,對站在里屋門口,呆若木雞的布茨里道:“你到底想怎么樣?”

    “我不想怎么樣!”布茨里醒過神來“但你必須給我道謙?!?br />
    “那好!”蕭云飛面無表情“只要你不再糾纏唐小薇,并賠償這里的損失,我愿意道謙?!畢粼品傷哉庋擋⒉皇橋鋁?,是害怕唐小薇受到無休止的糾纏。

    “讓我賠損失?!”布茨里嘿嘿幾聲,喝道:“我們走!”

    蕭云飛冷笑道:“這事沒個終結,你哪里都不能去!”

    “我要走,我看誰敢攔!”布茨里怒瞪了一眼那個高手,轉身走往門口。

    蕭云飛搶身上前,從后拉住他左手,猛地往回一拉。布茨里一個踉蹌沒站住,住地板上撲倒,正面朝地,砰地一聲

    那高手吃了一驚急上前扶起,那布茨里一口是血,張口朝手心一吐,吐出三顆門牙,從張開的口中可以看到,血紅大口中,以看不到前面門牙。

    布茨里咕嘟一聲,將口中還在流出的血咽了下去,那神情對蕭云飛是恨到了極點。

    那個高手與幾個西裝人扶起布茨里朝門口奔馳走去。

    “姓唐的!你記住,我叫布茨里?!輩即睦鍔銑登俺粼品珊鶯蕕氐閃艘謊?,撩下一句話,上車而去。

    蕭云飛見布茨里這股狠勁,知道讓他現在陪錢也不實際,只得讓他走了,回過頭安慰唐小薇,及他臨時家人,連聲說是自己給她們惹了麻煩。

    那家人到是知道,不停地感謝蕭云飛。

    蕭云飛從身上掏出五千元交給唐小薇,說是自己來陪這里的損失,唐小薇一把接過順手遞給那家人。

    但如此一來,這個仇是結下了,日后布茨里如果只找自己麻煩還好說,如果來找唐小薇麻煩就是真麻煩了,但今天布里茨的走,應該是不會再來了。

    唐小薇將蕭云飛送出幾百米遠,才和蕭云飛告別,相約第二天學校見。

    凡信德市一處高檔休閑會所。

    一處包廂內電視屏幕正在播放市內新聞。

    為了慶祝安娜的新威武保鏢,與安娜關系好的同學就在這里集會,一時杯光煙影,熱鬧非凡。

    這是安娜為了蕭云飛而設的一個聚會,也是正式承認與接受蕭云飛。

    “她是我閨蜜,叫愛麗絲?!?br />
    愛麗絲大大方方地對蕭云飛舉起酒杯,蕭云飛昨天去救唐小薇就與她打過交道,算是熟人了。

    “來!慶祝我們為打倒學??植朗屏Φ撓忠淮紋煒檬??!卑鏊慷似鵓票?。

    安娜一臉開心看著蕭云飛,滿臉的眉開眼笑。

    “這是小事啦,兄弟們跟著我以后喝辣吃香?!?br />
    “來!干!”

    蕭云飛瞇著眼對坐在旁邊的愛麗絲笑道:“得幫大美女也找個家?!?br />
    “我才不要!”

    一個女同學尖叫道:“這還用找,這不現成的嗎,我們班長你們看如何?!?br />
    安娜眼一瞪:“哎!別沒事找事,找抽呀你?!?br />
    同學一時哄笑。

    室內烏煙障氣,室外忽有人吼道:“賤人!很了不起啊,老子是看得起你!信不信老子一個小指頭就讓你死在這里?!?br />
    跟著是一聲砰地一聲巨響。

    “老板!你是好人,求你放過我吧,行行好!”

    “去!叫你老板過來,我到要看看是誰惹老子不開心了?!?br />
    “不要不要老板!求你了!”

    “滾!”

    愛麗絲放下酒杯,不快道:“有人吵架了?!?br />
    安娜:“誰在打擾我們的興致?!?br />
    “這種事在這里經常發生,只怕是哪個新來的姑娘不懂規矩又惹了客人?!卑鏊亢茉諦械難?。

    蕭云飛對一個男同學氣道:“胡班長!你去外面看看,將那個大喊大叫的家伙帶進來。他可是吵了兄弟的興致?!?br />
    “得令!”

    胡班長一臉的興奮帶著幾個男同學楊長而去。

    “你是什么東西,敢管老子的閑事?!焙鶘油餉媧?。

    蕭云飛知道這又會出事,這些高級私人學校的學生可都是嬌橫習慣了的。

    果聽外面一言不合,一陣砰砰嘭嘭,打起來了。

    接著聽是有人來勸架,想是會所經理來了。

    跟著整個會所都聽到打架聲,一時門外人聲如排山倒海,跟著經理的大叫聲,想是店門給同學們砸了。

    忽聽門外有人吼道:“跟我滾進去?!閉悄歉靄喑さ納?。

    一個二十三四歲的青年,肥頭大肚從門外滾了進來,后面十數人一涌而進,西裝經理一臉苦相,看著室內的一聚同學。

    “現在這些學生也太霸道了吧?!?br />
    “什么霸道,管的就是這些人?!幣蝗喝蘇久趴謚岡謔夷諞槁鄯追?。

    胡班長將那個肥頭大臉青年人一腳踢了進來,對蕭云飛恨聲道:“唐大哥,就是這人在這里吵事,鬧得我們一個聚會興致都沒了?!?br />
    肥頭一骨碌從地上爬起,盯著蕭云飛冷笑道:“你們是什么人?”

    一個同學朝對著他后屁股猛踢了一腳,叫道:“老實點,這是我們大哥!”

    一個少女從人群中擠了進來,哭叫道:“大家都行行好,都是我不好,才惹出這么大的事,請你們放過這位老板?!?br />
    西裝經理見被稱做老大的蕭云飛,一臉微笑地坐在沙發上,旁邊坐著一干美女同學,心里想這種小混混膽子也是越來越大了,竟敢砸自己的店面,見那女孩哭訴,厲聲道:“賤人!將她拉出去關禁閉?!?br />
    幾個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