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勒姆主教练 > 玄幻小说 > 马林之诗 > 一百五十九节:双重救赎

富勒姆降级了吗: 一百五十九节:双重救赎

富勒姆主教练 www.gxyuca.com.cn     马林之诗卡特堡的时光一百五十九节:双重救赎马林进入这个世界时,不意外的发现自己变成了原本的自己,一边是人过中年的地球猴子,一边是白银之民打底的皮囊,双方根本没有任何可比性。

    但是,马林别无选择。

    如果放弃,那不要说自己的养父,那两位大神主,马林自己还是找颗歪脖子树,用绳子把自己和树有机结合一下好了。

    所以,他必须来找到自己的妹妹,然后带她离开。

    但是马林从来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现在这个模样,当他伸手接过自己的颅骨时,看着眼前已经最终完成转化的妹妹,在悲哀中叹息——这个玛雅知道,所有的新娘都不会看着自己最爱的人的遗骸被践踏,所以她在最后一刻将洛林的颅骨丢给自己,就是为了能够让自己不要分心。

    不要分心到……注意到自己身边有另一个自己。

    所以马林开始后退,一边退后,一边注意到自己手中颅骨一侧的弹孔。

    然后这世界就仿佛了变了一个颜色,原本死死盯着自己的玛雅动作变得非?;郝?,一些红色的点状物组成了一个又一个的人形。

    ‘你们走!’有孩子一般的声音在呐喊,‘我们掩护你们!走!带着孩子们!’

    那个小小的身影,应该就是洛林。

    ‘不!我们说好了不分离的!’马林听到了法耶的声音,虽然有些沙哑,虽然满是哭音,但那就是法耶。

    ‘快走!不要让洛林失望!’是洁茜卡的声音,这个狼姑娘……做的好,如果马林在洛林的位置上,也会希望有一个姑娘带头做出选择。

    喊杀声渐渐高涨,然后马林看到洛林身边的一个人形转身,将手中的转轮枪指向了他。

    ‘罗根!你在干吗!’……是莉莉姆,不是,是玛尔根的声音。

    马林又看了手中的颅骨一眼,上面的弹孔无声诉说着玛尔根所诅咒的一切是如何的真实。

    罗根,原来你才是那个背叛者!

    那个时候马林还在奇怪,为什么玛尔根会看着他说背叛者,原来……她看的是自己身后的罗根。

    罗根,你为什么是背叛者?

    啊……对啊,他们去废堡,如果没有马林这个变数,罗根他们只怕……已经在那一夜里被混沌教派扭曲了心智吧。

    作为混沌的棋子,罗根混的不错,甚至获得了洛林的信任。

    但是这样的信任却换来了背叛。

    随着马林的叹息,枪声响了。

    一切人形与光点都消失了,眼前的玛雅伸出手,她似乎在乞求,似乎是想让马林将手中的颅骨还给她。

    “你要要它,对吧?!甭砹纸饪怕堑莩?。

    这个黑新娘点着头,她的眼里满是喜悦,满是激动。

    马林笑了起来,然后捏碎了手中的这颗颅骨。

    随着颅骨被毁,眼前的黑新娘哀号着,她手中的长剑高举,在下一刻,带着残像出现在马林面前。

    奥菲在这一刻已经化作长剑,马林用它挡住了这一击,同时后退了一步——力量出乎意料的大。

    带着这样的讶异,马林转身,看着自身前消失,在自己身后浮现的妹妹,侧身让过这次突刺,世界树嫩枝的长剑架在自己胸前,黑色长剑与它交错,擦出黑与白的能量火花。

    ‘那是哥哥,我的?!星嵊镌诼砹侄呦炱?,黑色的新娘飘然退开,让过马林的挥砍。

    扭曲的灵体自她的体内分裂出来,飞快的冲向马林,然后被马林以手中的嫩枝净化——世界树的嫩枝对于灵体来说是最有效的兵器。

    分裂灵体被消灭,似乎是完全没有受到影响的黑新娘哭泣着退入虚空。

    ‘你伤害到他了,为什么,你也是他啊……’

    马林本能的转身,手中长剑架住了割颈的横扫,浮于空中的黑新娘眼窝中的纯黑魂火在翻滚,她伸出手,想要触摸马林的脸,但是被马林用掌推开。

    退了两步,马林抬起手掌,掌心中有负能量正在侵蚀着自己的灵体。

    这个世界的玛雅,已经完全地堕落了。

    她的一切都被混沌所毁灭,爱人,家族,姐妹……马林抬起手中长剑,拔开刺来的黑色长剑,同时双持着剑柄下压斩击。

    长剑在斩中黑新娘之前,她再一次的遁入虚空。

    ‘为什么,你会伤害你自己……’玛雅的哭泣有如在马林耳边,她的低语仿佛在一次又一次的敲击着马林的脑袋:‘我知道了,你一定是……扭曲了吧?!?br />
    黑新娘自虚空中出现,高速移动中,手中长剑斩向马林脖颈,身位不对,来不及抬起长剑的马林只能选择侧身,然后抬起的长剑在最后一刻架住了黑新娘的长剑,避免了被斩首的命运。

    ‘为什么不死,为什么不去死?’她在低语,她有疑问,而马林再一次侧身,面对突刺而来的长剑,他荡开了它,变招回刺的同时,黑新娘手中的另一把长??诚蛄寺砹?,这迫使着马林退了一步。

    然后黑新娘顺势飘浮起身,她在翻滚,长剑顺着她的身位一次又一次的斩向马林。

    马林连续地招架,最终被最重的一次斩击打飞了出去。

    落地,不得不接了一个翻滚卸去力道,马林起身,神圣的能量自他手中闪耀,治疗了他左胳的伤势——最后一次斩击马林彻底被打的失去平衡,他的左臂被长剑割开了一道伤口,为了不让负能量侵蚀他的肌体,马林选择了治疗自己。

    ‘你必须死’黑新娘的低语再一次响起,她从虚空中跃出,再一次翻滚着飞向马林。

    带着上一次的经验,马林侧身,想要让过这连斩,但是黑新娘在空中转身,先是一记横斩击溃了马林的招架,在马林失去平衡的刹那,他看到了黑新娘再一次改变了自己的架势,突刺在她的手中成形。

    ‘死吧’她的低语宛若在耳边回响。

    马林闭上了眼睛——不愧是有着大量生死相搏经验的玛雅,在获得了足够的**力量之后,已经有了战胜自己哥哥的实力了。

    这是要死了吗?

    马林感叹着,然后再一次睁开眼,在失去平衡的情况下,用手中的长剑挡住了这次突刺——黑色的长剑点在了世界树嫩枝组成的剑体中间,无法被破坏的特性救了马林一命,但是再一次被击飞让马林摔在了地上,背部被破损物刺入与切割。

    马林起身的时候,感觉有血肉被钩开。

    感觉有点吃亏啊,自己的这个妹妹有两把剑,而他只有一把,虽然马林其实也不怎么会双持,但……还是不怎么开心。

    带着这样的遗憾,马林看到了自己妹妹再一次起身,她抬起头,漆黑眼窝中的魂火翻滚着,它们的主人似乎是不满意于眼前的敌人为何还没有死亡。

    就在她准备再一次遁入虚空时,马林注意到她停下了动作,似乎是……注意到了马林身后出现了什么。

    马林退了两步,牵扯到了身后的伤口,他咬着牙扭过身,看到了泥泞中长出了小小树枝,它的上面还有一小截手骨,漆黑的手骨正在被净化。

    马林伸出手,小树枝跳到了马林的手腕上,然后与变成了长剑的树枝所融合。

    ‘哥哥的……树枝……那是他的……骨头……’黑新娘陷入了迷茫,她似乎完全被那小截骨头所吸引了注意力,马林看着那段臂骨,最终选择踩碎了它。

    黑新娘再一次哀号起来,她的哀号所掀起的气浪甚至将马林吹飞,当马林起身的时候,看到的是她跪在那里,似乎是想要捡取那些碎片的模样。

    吸收了新的世界树嫩枝,马林手中的长??急浠?,最终化做双头剑一般的模样。

    “玛雅,这都不过是昨日的幻象,你的洛林哥哥已经死了,而我,是马林,与你做过约定,要送你长眠的另一位兄长?!甭砹衷僖淮沃瘟屏俗约?,同时也在自言自语。

    你说过,你的世界正在丧钟长鸣;你说过,你的一切都成泡影;你还说,只求一死,只愿那净化的早日到来。

    “我答应你过的事情,总会做到,玛雅?!?br />
    ‘你必须死’

    在马林说完的时候,黑新娘抬起头,看着眼前的马林,它的低语中不再有迷惑,不再有轻柔,有的只是杀意与决心。

    对,就是这样,这才像是一个黑新娘,一个沉迷于过去,将美好永记心间,却再也走不出那段停滞时间的可怜虫。

    马林舞动起双头剑,横在腰间的它先是荡开了劈来的长剑,在转身的同时,另一头已经打在了刺来的长剑剑身上,再一次带歪长剑的同时,另一侧的剑头已经回转,黑新娘选择了退入虚空。

    马林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下一秒,巨人的怒吼自马林口中迸发,来自血脉的力量强化了马林的力量与体质,而神圣的灵能横扫周边,枯骨被扬起,被净化;武器与孩子具的碎块被吹飞,在四散;而在虚空中的黑新娘被‘挤’出了虚空。

    这时,她已经移动到了马林的左侧。

    转身,再一次转动起手中的双头剑,马林的第一击被她以双持交叉长剑招架住,但是没能完全招架,黑新娘的招架被击溃,她退了一步,然后以左手单手剑架住马林的第二击,在被纯粹的力量带歪的同时,她转动身体,让过第三击的同时,持剑的右手前握剑柄,想以剑柄尾部的配重来攻击马林的头部。

    她完美地让过了第三击,但是没等到她命中马林,双手持握双头剑的马林就以一次推撞将这个黑新娘击飞。

    她摔倒在了泥土中。

    马林没有追击,他只是看着眼前慢慢站起身的玛雅,感受着她的决心。

    ‘杀了你’从刚刚开始,低语就没有停下来过。

    马林知道,玛雅在诅咒着她眼前这个毁灭了她最后宝物的男人。

    手中的双头剑在颤抖,是新加入了小树枝,马林沉默——这个世界树的嫩枝一定是认识这个世界的玛雅的。

    它的主人死了,他的爱侣们也只剩下它眼前的这一位,也许是被马林的血脉唤醒,但是它带有过去的记忆,它的悲鸣。

    黑新娘转身,她再一次带着残像突进,却被马林抓住双头剑的一侧,一个横扫,将这个黑新娘连人带剑扫倒在了泥泞地面上。

    获得了祝福,在力量上再一次赢过眼前黑新娘的马林并没有高兴。

    他在拯救自己的妹妹,那个倒在地上的小豹子是他的妹妹,但是他也在毁灭自己的妹妹,眼前这个正在挣扎着起身,低语中多了一丝啜泣的女性,也是自己的妹妹。

    他想拯救她,但是也知道她已经无法被拯救了,他宁愿死在这里,也不想再活下去,要不然就不会选择放弃混沌对于自己转化所做的抵抗。

    而马林……就算可以救下她,又有什么意义呢。

    她的家族已经没有了,她的记忆停滞在了卡特堡沦陷的那一天,这一天离今天有多远,她不知道,马林也不知道,也许这个世界还有反抗存在,但马林不敢保证,这样的反抗,是不是还能点亮这个沉沦的世界。

    也许……也许根本就没有什么抵抗。

    黑新娘再一次的起身,她固执地对着马林再一次突击,带着残像的冲近马林,但是这一次,马林拆开了双头剑,左手长剑以拍击的力量打断了她手中的长剑,将她打翻在脚边的同时,右手的长剑已经刺入了她的胸口。

    左手中的小树枝再也没能控制住它的化形,它变成了一个小妖精,哭嚎着扑到了黑新娘的脸上。

    ‘菲奥……’意外的,黑新娘叫出了这个名字。

    小妖精哭嚎的更大声了。

    ‘我做了一个好长的……梦……’被世界树的嫩枝钉在大地之上,黑新娘身上的异化正在褪去,她伸出手,用残损的手掌抚摸着那个小妖精。

    ‘梦里我回到……很小的时候……’她说到这里,黑色的婚纱服开始被神圣的灵能所点燃。

    在火焰中的她扭头看向马林:“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她闭上了眼睛,不再有美好的感叹,不再有回忆的自白,被神圣灵能吞噬的黑新娘开始了最后的净化自我仪式。

    马林退开两步,他有些不忍看眼前的一切,他的菲奥拖着他的新朋友,坐到了马林肩膀上。

    ‘谢谢’

    有低语在马林耳边回响,马林扭头,看不到什么,他疑惑了一下,然后像是想到了什么,他低下头,看到了小小的……自己。

    ‘谢谢你,来自异世界的灵魂’

    这个自己的灵体有如风中残烛,似乎随时都要熄灭。

    马林蹲下身,单膝跪在这个小小的自己面前:“辛苦你了,被友人背叛的滋味不好受吧?!?br />
    ‘没什么,我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就死了,但是我在最后一刻做了我应尽的责任……抱歉,让你看到卡特堡这么糟糕的一面’他笑着伸出手。

    马林也伸出手,血肉大手与灵体小手相握。

    ‘我能够感觉到,你与你的身体并不怎么契合……而你,为我净化了玛尔根与玛雅,做为感谢……拿走我最后的谢礼吧’这个孩子说完,开始消散,但是马林可以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正在发生变化,他在变小,在一阵苦楚过后,最终,他在雨水潭积的天然镜子前看到了自己。

    那个小小的,却有些长开了身形的自己。

    ‘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我要感谢我自己……’说完,再也没有后续,再也无法维持形体的洛林化做飞灰,消失得无影无踪。

    马林沉默了一下,不知道要说什么,也不知道能说什么,最终也只能一声长叹。

    他转身走向自己的妹妹,将那个呼呼大睡的小豹子抱到怀里,之前还能用公主抱的,现在只能坐在那里,将这睡得死沉得姑娘抱到怀里,然后拍了拍她的脸。

    顺手戳破了她的鼻泡,真是拿她没办法。

    “咦,哥哥,你来了?!闭夤媚锒诼砹只忱锷艘桓隼裂?,然后看向自己的哥哥:“刚刚我好像做了一个梦,梦里有长大之后的我,她说要祝福于我,我感觉不到什么祝福啊?!彼槐咚?,一边坐了起来,然后看到了马林脸上与身上的伤口与破损。

    “你怎么受伤了?!?br />
    “因为我来救你了啊?!甭砹稚斐鍪?,揉了揉玛雅的小脑袋。

    这小豹子姑娘沉默了一下,然后她看了看四周,脸上的嬉笑不见了,她抬头看向马林:“原来……那一切都是真的,这里真的是卡特堡?!?br />
    “是啊,这里是另一个世界,有人敲响了丧钟,而有的人……想补这天裂?!甭砹帜ㄈプ约好妹昧成系某就?,然后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一个小小的哨子,吹响它,两位大神主就能够将自己与玛雅从这个该死的时空狭缝里拖出去,这里是两个时间线极少见的重叠点,不知道何时会断裂。

    正因为有重叠,所以叫做玛尔根的莉莉姆才会被召唤过来,所以另一个玛雅才会将另一个自己——也就是马林的妹妹拖入这个狭缝。

    “哥哥……”

    “嗯,什么事?!?br />
    看着四周的迷雾再一次出现,马林抱住了自己的妹妹——他害怕他一松手,然后自己回去了,妹妹却留在了这里。

    因此他没有注意到自己妹妹眼中的喜悦与害羞,也没有注意到她最终微笑着将一切收回到心里的动作。

    “怎么了?”他只是感觉到自己妹妹叫了一声自己,然后就变成了一个小哑巴。

    “没什么,叫一叫你,害怕这一切都只是梦?!彼搅俗约好妹玫幕卮?。

    做哥哥的马林伸手用力揉了揉小豹子的脑袋:“如果感觉到痛,那就是醒着,不信你掐……别掐我啊?!?br />
    感觉到脸皮有些痛的马林,不怎么开心。

    这姑娘家的,是从哪儿学的这一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