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勒姆主教练 > 玄幻小说 > 马林之诗 > 一百五十一节:意外(二)

富勒姆赞助: 一百五十一节:意外(二)

富勒姆主教练 www.gxyuca.com.cn     马林也往后退了两步以示敬意。

    罗根往后退了至少有二十步,并直接躲到了马车底下。

    谢尔顿一脸忧伤的从笼子里掏出第二只兔子,左手抓住耳朵,右手拔出匕首。

    在刹那间,马林的脑海中响起了低语,低语的前半段晦涩而无法听懂,但最后一句听得真是明白。

    割完静脉割动脉,一动不动真可爱。

    做为祭品,兔子撒手兔寰,而这一次,法阵工作的似乎非常成功,裂隙再一次开启,马林打起精神,助祭小心翼翼,罗根直接捏碎了一个防御术式卷轴。

    裂隙开启到差不多一人高的时候,马林看到其中‘吐’出了克洛丝与莉莉姆。

    前者还没落地,一手一颗极效炎爆连环火球就已经成形。

    后者跟着出现,双手双施?;な跏搅叵?。

    啊,姑娘们……马林只来得及举起手,就看到克洛丝将谢尔顿当成了目标——如果代入克洛丝的视角,突然被裂隙卷入又被吐出,这个时候立即做出攻击是非常正确的选择,先杀再看总是死成球来得好。

    何况在场的人里谢尔顿最高大,在克洛丝这样的小兽人眼里,目标越大越危险,个子越高越恐怖。

    然后不幸的事情发生了——谢尔顿先生被连环火球给炸飞,马林看着他一边翻滚一边被自追踪的火球命中。

    好消息是谢尔顿先生是真的有钱,应该发动了什么奇物,火球没能击穿护盾,所以他一边飞越一边翻滚一边还能尖叫。

    “我……我的天!又是哪儿出了问题!”助祭先生双手抓头,正在折磨着他本就为数不多的头发。

    “哇喔,马林,你女朋友超利害啊?!甭薷诔档状盗艘簧谏?。

    “你们今天在一起吗?”马林对着两个姑娘打了一个招呼。

    克洛丝与莉莉姆一脸问号。

    好不容易跟这两个姑娘解释了原因,克洛丝和莉莉姆还有些不敢相信——她们刚下马车,结果脚下就多了一个裂隙,两个姑娘在虚空中打了一个滚,还没有反应过来就从虚空中离开,一看到主世界的景色,克洛丝就被谢尔顿的块头完全吸引到了注意力。

    看起来好大,看起来好危险,看起来还是召唤了她们的家伙,克洛丝在电光石火间做出了选择——先把这货杀了再确认这儿是哪里。

    那边谢尔顿好不容易从林子里走了出来,一脸惊魂未定的看着马林:“怎么会是她们?!?br />
    “你问我,我问谁?!彼档秸飧?,马林也是满脸的问号:“难道你献祭了兔子,法阵就给你吐了一只大号兔子,还买一送一了一只小羊羔吗?!甭砹炙低?,两边的脸理所当然地被两个姑娘扯住了。

    “别说!继续检查法阵!”助祭先生终于放过了他那为数不多的头发。

    罗根这个时候终于从车底钻了出来,他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然后对着兔子姑娘与小羊姑娘笑了一个。

    “你怎么在车底?!笨寺逅亢屠蚶蚰芬炜谕奈实?。

    “从场面上来看,我是最弱的,所以我必须要保证万一出事的时候,我能第一时间发动马车,把大家带离这个鬼地方?!甭薷饷匆槐菊乃档?。

    马林瘪了瘪嘴——这小子干啥干不行,说谎第一名。

    “但是你为什么要在车底,而不是在车顶?!笨寺逅坑肜蚶蚰贩浅C羧竦胤⑾至宋侍馑?。

    “这个吗,车底安全一点吧?!甭薷ㄐψ呕卮鸬溃骸拔矣Ω迷诔档?,不该在车顶,你看场面有多危险?!?br />
    马林一把拍住了自己的额头。

    ………………

    花了十五分钟,助祭先生确认了法阵没有问题,他看了看马林身边的两个姑娘,又看了一眼谢尔顿,最终向着他伸出手:“把匕首给我,我来献祭?!?br />
    马林很高兴,终于助祭先生是看不下去了,本来就应该这样啊,谢尔顿一定是绝灵体质,他身上那点儿灵能,连法阵都无法控制好。

    谢尔顿满脸尴尬的将匕首拔出,倒持着递到了助祭先生手中。

    助祭先生从笼子里掏出最后的兔子。

    马林伸手遮住了克洛丝的眼睛——兔子在惨叫,克洛丝在炸毛。

    “法阵启动了?!崩蚶蚰返姆ㄕ笱б彩茄О宰榈某稍?,她确认法阵开始工作,于是马林收回了手,将两个姑娘护在身后。

    莉莉姆给马林不停的拍?;な跏?。

    克洛丝在她和莉莉姆脚下画了一个小型反灵体法阵。

    一旁的罗根耷拉着脑袋,一头钻进了车底。

    马林抬头,看着落下的雪花扬了扬眉头:“下雪了?!?br />
    “非常成功?!敝老壬笆捉桓欢?,然后飞快的与他交换了位置,然后退到了一旁——他将在情况失控的时候出手,那在之前,是谢尔顿与马林的演出时间。

    气温在明显的下降,马林转身,给罗根拍了一个微型神圣居所:“躲好一点,这次来真的了?!?br />
    “谢了,我又欠你一次?!甭薷低?,从口袋里掏出反灵视灵纹布,将它披到了身上。

    马林转身,手中的紫光灯照向不远处,有幽魂哀号着退出了照射范围:“幽魂,我们的客人来了,而且质量不错?!?br />
    “幽魂,我以为最多也只是幽体女妖,比想像中的要强一些?!敝赖懔说阃?,他开启了神圣光环——这是公正教会对付幽魂灵体最可靠的超能之一,所有灵体在攻击开启神圣光环的目标时都会获得全额反伤,在接近光环12码时会受到迷惑,无法通过豁免的灵体将会无视目标。

    为了避免翻车,助祭还开启了神圣居所,和马林给罗根的一样,是微型居所。

    马林可以看到好几个幽魂扑向助祭,最终因为无法豁免光环效果而转身离开,其中一个在移动的时候碰到了居所,在一瞬间化为灰烬。

    法阵那边,有灵体正在突破维度——以谢尔顿的灵视感知,他根本就看不到那个灵体,所以他一脸茫然。

    莉莉姆感知到了有灵体在突破维度,她拍了拍马林的肩膀:“马林先生,你能看到那个灵体吗?”,她的灵视感知只有7,用肉眼是无法捕捉到没能进入主世界的灵体。

    克洛丝也感知到了这个灵体的存在,但是她和莉莉姆一样,无法看到目标,只能大致的感觉到灵体的位置与大?。骸澳勘暧械愦蟆芪O??!?br />
    “该死,这次的献祭效果太好了,情况也许有些失控,马林先生,你能换出谢尔顿吗,如果我上,他的试炼就失败了?!敝揽聪蚵砹帧鑫窗镏欢俚陌锸?,马林上场是可以的,虽然会让谢尔顿失去一些评价,但至少比让助祭上场造成试炼失败来得好一些:“当然,如果您也觉得危险,我也认同这一点,这个灵体的确非常危险?!?br />
    “……我来试试着?!甭砹炙低臧纬隽搜?,然后将小树枝拿了出来——比起别人,马林能够清楚的看到那个灵体,看得清清楚楚。

    灵体正在撕开位面之间的‘膜’,这个膜就是维度的一种表现形式,就在马林走上前的时候,灵体的一双手已经突破了维度,马林可以清楚的看到一双没有皮肤的手。

    “见鬼这是什么!”这一下子,谢尔顿也看到了,他有些惊慌失措的退了几步——也怪不了他,这种能级的存在,至少也是阶级五以上的存在。

    “谢尔顿,你退下?!甭砹职哺Ш醚?,拿着变形成长剑的小树枝奥菲走上前。

    “不,不,马林,这是我的试炼?!毙欢儆行┙粽?,但他没有选择撤退。

    灵体这个时候一双手已经完全的突破了维度,它的脸已经将那层膜挤出了脸的模样。

    有着可怕的巨大卷曲犄角,像是魔鬼或是恶魔?

    “退下,谢尔顿,失去试炼,晚升一年;失去生命,失去一切?!甭砹忠槐咚?,一边伸出手:“把手递给我?!彼降氖直匦虢哟ゲ拍芙换?,要不然马林现在已经走进去把这个家伙丢出法阵了:“看在随便什么神的份上,谢尔顿·布里斯,我不想让你成为第二个死在我面前的布里斯家族成员?!?br />
    谢尔顿沉默了一下,在那个灵体即将完全突破维度时伸出了手:“你说的对,请原谅我的胆怯,马林?!?br />
    “不,我应该感谢你,至少你是出钱雇佣我的家伙?!甭砹钟胨髡?,双方互换位置,站在法阵里的马林看着那个完全突破了维度的怪物,它的全身没有皮肤,肌肉有如鲜红的结晶,血脉与器官透过这些结晶可以看得一清二楚——与人类完全不同,也是结晶化的器官。

    巨大的角,有料的胸口,唯一的遗憾就是……这已经完全不能被称之为生命了。

    维度之膜披在它的身后,这位以最纯粹的血与肉所组成的灵体张开嘴,意外的,通用语从她的嘴里说出:“是谁在召唤……无肤者玛尔根?!?br />
    马林扭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小羊羔。

    你们都有角啊。

    带着这样的感叹,马林看向眼前的灵体:“是我们?!?br />
    “为什么要召唤我……”说到这里,这个灵体注意到了马林,它疑惑了一下,然后立即尖啸了起来:“伪装成这个模样,难道我就不会杀你了吗!懦夫!”她尖啸着,满是尖刺与缺口的骨刃自她的掌中裂口处滑出。

    “杀了你!杀死你!一切荣耀归于终结之主!”这个灵体嘴里的终结之主似乎是某个邪神的名讳:“死亡是我能够给予你们最好的礼物!背叛者必将溺毙于自己的鲜血中!”

    马林沉默,不知道为什么,他似乎感觉自己见过这个灵体。

    明明是第一次相见,却感觉彼此是最亲密的友人,再一次扭头看了一眼莉莉姆。

    然后手中的长剑挡住了劈来的骨刃。

    明明是骨制器物与树枝的相遇,双方都在一瞬间擦出大团的火花——正能量与负能量所组成的火星四射。

    第一次在力量上没能获得完全胜利,马林有些艰难地荡开了骨刃,同时看到了这个灵体双肩上的血洞,似乎是钉子造成的伤口。

    骨刃呼啸着再度袭来,马林用手中的世界树嫩枝挡住了这一击,他注意到灵体在无声的哭泣,污血自她空洞的眼窝中涌出,癫狂的低语在他身边回响。

    你不是他,你只是一个背叛者,一个背叛了我们的懦夫!

    骨刃与嫩枝再一次相撞,马林看着眼前的灵体,她在呼喊,但是嘴中一无所有。

    我诅咒你,诅咒这个世界,诅咒一切!

    马林退开一步,喝下了用世界树嫩枝生成的果实配制的力量药剂,接下来的三分钟时间里,马林将是一个力量接近30的……怪物。

    骨刃被荡开,世界树嫩枝的长剑切开了眼前灵体的手臂,她在哀号,更在诅咒。

    这个世界没有什么神明,只不过是一些连信徒都无法拯救的可怜虫!我诅咒这一切!

    退开了步,避过斩来的骨刃,马林手中的嫩枝开始突刺,眼前的灵体在瞬间飘移般退出了数码的距离。

    我诅咒这个世界……灵休的低语在马林的脑海里回荡。

    第一次发现自己无法遮蔽低语的马林有些疑惑,但这不代表他会停下攻势,世界树的嫩枝在刹那间化做魔杖,一道射线穿透了这个实念灵体的胸口,它尖啸着消失在空气中,而低语在继续,这一次,悲哀的话语代替了之前的癫狂。

    为什么,为什么,我要失败了吗……

    这个灵体出现在马林的前方,她单足跪地,以骨刃支撑着自己的异种抬起头看向马林。

    是嫩枝……这个世界……原来还有高洁者……

    马林停下了追击的脚步。

    这个世界?

    “你来自哪儿,异种?!甭砹挚谖实?。

    我,我是……不……这个灵体哀号了起来,她的灵体开始完全的实体化,血肉变得真实的代价就是它最终完全的,彻底的突破了维度,从一个灵体变为了一个实体。

    她开始燃烧,世界树的嫩枝对于它的伤害过于有效,以至于神圣的正能量开始燃烧她的躯壳。

    直到这时,马林终于看清了这个灵体,她双肩上的血洞,应该是被钉子穿透的伤害;整个躯体没有一寸皮肤,双眼不见了踪影。

    虽然他不认识她,但是他认识她的那对角。

    虽然扭曲,但真的非常漂亮,那上面的纹路,像极了某个老是喜欢顶肺的小羊羔。

    这个怪物最终化做灰烬,一个细小的金属物落在了灰烬中。

    马林用小树枝挑出了它。

    那是一颗铜扣。

    看起来是很普通的铜扣,马林不认识这个铜扣,自己也没有什么衣服是使用铜扣的。

    带着这样的认知,马林的心里多少有些好过起来——在这个怪力乱神横冲直撞的世界里,此时此刻的马林真的害怕。

    他害怕这个灵体是另一个世界的莉莉姆……如果真的是他,那就代表那个世界的他们失败了。

    所有人都难逃一死——无论是利刃加身,还是被转化成混沌异种,都是死亡的一种表现方式。

    想到这儿,马林不动声色的挑起铜扣,将它丢到了自己的口袋里,然后扭头看向谢尔顿:“结束了?!?br />
    “我的天,终于结束了,我第一次看到这样高规格的家伙,都快吓傻了?!闭飧鼍奕税氪笮∽由焓帜四ㄗ约旱亩钔?。

    “意外的简单?或者说,马林先生你意外的强?”助祭先生伸出手:“无论如何,感谢你,马林先生,你让一个马上就要法阵学不及格的小子有了一丝补救的机会?!?br />
    “那里,收人钱财,替……”还没说完,马林与助祭先生握上了手,然后一阵清脆的骨裂声,仿佛刚刚捏住的不似他人骨肉,而是一张纸。

    马林看了一眼手里扭曲的手掌,这才惊觉自己药剂效果还没有结束。

    “我……我的药剂还有效?!甭砹址浅^限蔚目聪蛘馕恢老壬?。

    “我知道?!敝老壬懔说阃?,满头是汗的他在马林松开手之后收回了手:“三十点力量?”

    “不知道,没测过?!甭砹钟行┺限?。

    于是助祭先生被送上了马车,多亏了之前他负责解决了那些想要过来共襄盛举的幽魂,罗根这一次终于上了车顶,他赶着马车,先行一步送助祭先生就医。

    谢尔顿赶来了他的马,说什么也要让克洛丝和莉莉姆代步。

    于是马林只能将就着让两个姑娘上马,这马一开始还有点凶,似乎不满意于背上的小崽子,马林不得不请出了血吼,面对斧子比自己脑门还大的家伙,马先生不得不选择屈服,以免暴力不请自来。

    “莉莉姆,刚刚的灵体真的超像你啊,你们都有那么大大的角?!?br />
    “那笼子里的兔子还特别像你呢?!?br />
    马背上的两个姑娘精通哪壶不开提哪壶,不过听着双方的对话,马林感觉多少有些放心下来——姑娘们很显然没把那个灵体当成一回事,也多亏了是莉莉姆和克洛丝,如果是机灵一点的法耶,这姑娘只怕现在已经收不住脑洞了。

    那个灵体说的低语也让马林非常疑惑,通用语中男女的他读音不同,这让马林可以确认这个他是男性,这那么现在的问题是——是谁背叛了她们?

    谁知道呢,也许这只不过是精怪扰乱对方心智的低语而已。

    想到这里,马林看了一眼谢尔顿:“这次我帮你解决了那个家伙,你的评分会怎么样?!?br />
    “大概会减二十分,但是考虑到召唤的目标太过强大,也许扣分会减半,再加上法阵学上的减分,也许会勉强及格,也有可能是正好好不及格吧?!毙欢偎档秸饫锾玖艘豢谄骸暗俏蘼廴绾?,您说的没错,考试不及格,也只一不过晚毕业一年,但要是和姐姐那样战死了……一想到这样死掉,也许会让父母伤心,我就觉得还是活下来得好,谢谢你,马林?!?br />
    “不客气,感谢你的钱吧,小子?!甭砹中ψ排牧伺氖稚喜⒉淮嬖诘某就痢庑∽犹吡?,他连他的背都拍不到。

    “……但是钱毕竟买不到命,要不然我姐姐也不会死了?!毙欢偬鞠⒌?。

    他的这句话让马林也沉默了一下……是啊,这个世界上最无价的,就是生命了。

    “经历了这件事情,我一定要努力学好法阵学,幸运女神不会永远关照我一个人的?!毙欢偎档秸舛斐鍪郑骸靶恍荒?,马林?!?br />
    “药剂效果还在?!甭砹挚醋耪飧龅ù蟀斓男∽铀档?。

    谢尔顿一脸讪笑地收回了手。

    ………………

    回到教会,马林见到了法耶,和克洛丝与莉莉姆立即迫不及待地谈起了她们的冒险故事,听到她们落入裂隙,然后又一头落在马林面前时,法耶都乐坏了——掉进裂隙还能再回主位面这可不什么可控制的,没有二环的实力,虚空就不是什么一日游,而是旅途中的一次死亡搁浅了。

    “刚刚的打雷是你们那边吗?”

    “不是,爆炸倒是我们那边?!?br />
    马林说完,扭头看了一眼克洛丝与莉莉姆:“你们有听到打雷吗?”

    “完全没有?!绷礁鍪奕斯媚镆∽拍源?。

    “那就奇怪了?!狈ㄒ始?,同时注意到了马林手上的伤痕:“这是什么?”

    “负能量的侵蚀?!甭砹忠沧⒁獾搅耸直成系囊桓龊诘悖骸懊皇?,我喝过世界树果实配制的药剂,这么一个点,很快就会消退的?!?br />
    “那我就放心了,说起来每次你一个人出门,我总会觉得担惊受怕,小的时候母亲与父亲总是出门,我有一直没能体会到这样的感觉,还觉得小说中写的都只不过是文人呓语,如今想来,还是我太年轻啦?!?br />
    “你才多大啊,傻姑娘?!甭砹中ψ排牧伺恼夤媚锏姆⑸疑系男≡仓椋骸罢馐巧??!?br />
    “是东部王国的束发器,意外的可爱?!狈ㄒ夤媚镎饷此档溃骸岸粤?,今天晚上我们怎么解决?!?br />
    “我们要吃马林先生做的美食?!笨寺逅坑肜蚶蚰肪倨鹗趾暗?。

    马林笑着点了点头:“行,没问题?!?br />
    “你太宠她们了?!狈ㄒ诼砹值亩咝ψ潘档?。

    “你要吃什么?”马林问道。

    “你亲手做的水果沙拉?!狈ㄒ⒓醋龀隽嘶卮?。

    马林笑着伸出手刮了一下这个姑娘儿的鼻子——嘴上说不要,胃部倒是老实的很。

    这时,坐在接待柜台里的柯林再也看不下去这郎情妾意胡乱虐狗的一家人:“没事就回家去!别休息的时候在教会给大家添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