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勒姆主教练 > 玄幻小说 > 马林之诗 > 一百四十九节:对谈(五)

富勒姆主场的名字: 一百四十九节:对谈(五)

富勒姆主教练 www.gxyuca.com.cn     “早安,米谢尔阁下?!弊⒁獾秸馕桓笙鲁鱿衷诰齑筇拇竺磐?,年轻的巡警奥兰多卡顿连忙为他打开了大门。

    这可是卡特堡有名的贵族,因为之前受到刺杀,他和别的几位贵族一样,每周都需要来大厅报道。

    “早安,奥兰多先生?!闭馕还笞逦⑿ψ潘档?。

    奥兰多卡顿楞了一下,年轻的巡警回想了一下米谢尔先生应该不会认识自己才对,他是怎么知道自己名字的。

    带着这样的疑惑,奥兰多还没有问出口,就看到这位先生用手指了指他的胸口,年轻的巡警低下头,看到了自己常服胸口的铭牌。

    原来如此,奥兰多有些尴尬的笑了笑:“阁下,我真的没有想过,您会注意到这个?!?br />
    “细节决定成败,奥兰多先生,这是我做为一个商人的感悟?!蹦昵岬母笙挛⑿ψ排牧伺乃募绨颍骸岸粤?,你们的警长先生呢?!?br />
    “呃,您是说哪一位警长?!卑吕级嗬懔艘幌?。

    “当然是杰夫伊格尔顿警长,他是一个老好人,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他应该负责照顾你们这些新人?!闭馕桓笙挛⑿ψ诺谋砬槿冒吕级嘤行└卸?,也有些遗憾:“抱歉,阁下,杰夫伊格尔顿警长前天临晨离世了?!?br />
    这位米谢尔阁下提到的杰夫伊格尔顿是奥兰多非常敬重的一位前辈,虽然脾气不好,但属于那种刀子嘴豆腐心的老人,前天早上还是他的家人过来报丧,全局的人这才知道他死了。

    “太遗憾了,你们局长一定还在三楼吧?!泵仔欢壬嫔话?,似乎有些无法接受,他抹了抹眼角,然后看向奥兰多。

    “当然,阁下,您应该知道路,我就不送您了?!卑吕级嘁驳懔说阃?,一想到老杰夫已死,年轻人就是非常的遗憾。

    “我先上去,再见,奥兰多卡顿?!痹僖淮闻牧伺陌吕级嗟募绨?,这位阁下走上了台阶。

    奥兰多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二楼,最终转身去拿起扫帚做为新人,他需要好好打扫一下大厅,要不然等上班之后,就来不及了。

    “米谢尔先生,你来了?!笨醋磐瓶约悍棵诺哪昵崛?,警察局的局长卡多夫霍普金斯伸手示意他坐到自己面前的椅子上。

    年轻人照坐了,然后他看着卡多夫手里的盒子:“奖章,你的吗,卡多夫先生?!?br />
    “不,不是我的,这是一枚优异服务奖章,给予我的老朋友杰夫伊格尔顿?!碧岬阶约旱睦吓笥?,局长卡多夫有些失态虽然这个老东西脾气又丑又倔,但他毕竟是局里最老的成员了,虽然他只有五十八岁,但和他一起走进来的那一代人,早就已经牺牲了。

    杰夫中过七枪,身体有三个弹片,两颗子弹没能取出,因为伤残而做为一个巡警,杰夫依然努力工作,每年新加入的菜鸡们都是他在负责,卡多夫有心想让杰夫去负责档案室,因为菜鸡不是那么好负责的,每年新加入的20个菜鸡,有一半人支撑不到第二年就会选择辞职,剩下的一半人中还会有一半因为各种各样的枪战与事件而失去生命。

    卡多夫不想让这个老人受到太多的折磨,尤其是在他的长子战死在北方阵线之后。

    但是这个老头把自己骂了一个狗血淋头。

    卡多夫不介意他骂自己,因为他明白,这个老头是想把他的一身保命功夫都教给新人们。

    但是谁能想到,这个老头最终一睡不起。

    “你知道吗,米谢尔先生,杰夫一等警长是我们卡特堡警局资格最老,服役年限最长的警长,他的离世,可以说是整个警局的遗憾?!苯┟镜莸矫仔欢拿媲?,局长先生有感而发。

    “我也遗憾,我父亲在的时候,杰夫先生还是一个年轻的巡警呢?!泵仔欢谏厦媲┫旅?,然后叹了一声:“我还记得,那个时候我大概只有三岁,刚刚开始开始记事,他帮我的父亲找回了他的钱包,他是一位值得付出敬意的老好人,他的葬礼举办了吗?!?br />
    “还没有?!笨ǘ喾蚧卮鸬?。

    “那我能请贵局在杰夫先生的葬礼上代我向他献上一束花,并将我的这份礼金转交给他的家人吗,您也知道,我最近有些危险,所以请您无论如何也要帮我一次?!?br />
    “这个没问题,先生,请您放心好了?!泵娑源涌诖锾统鲆槐局?,在上线写下500字样的米谢尔,局长卡多夫一脸郑重地接过了支票:“请您放心,我会将您的心意交给他的家人?!?br />
    “太谢谢你了?!泵仔欢斐鍪?,与卡多夫的手紧紧握在了一起:“能够有像您,还有像杰夫先生这样的警官维护着这座城市,做为这座城市的一位市民,这是我理所能及的一次感谢楼下怎么了?!?br />
    “啊,对,怎么了?!?br />
    听到楼下传来的惊叫声,卡多夫绕过办公桌,推开了房门,然后他与他的客人就听到了楼下传来的喊声。

    “奥兰多才多大??!这是怎么一回事!”

    “我们发现的太晚了!该死!”

    顺着台阶下到大厅,卡多夫看到了被好几个警官围住的年轻巡警:“是奥兰多!怎么一回事!”

    “卡多夫局长,我们刚进来就看到奥兰多倒在这里,我们刚刚在抢救他?!币丫V拱囱剐脑嗟木僖槐叽?,一边回答道。

    “为什么不继续!”卡多夫大声的咆哮道。

    “是颅内出血,心脏按压是救不了这种病症的,局长?!绷硪桓鼍偎档秸舛?,将手从奥兰多的额头上拿开:“太晚了,血液已经充满了整个颅内,局长,我的术式已经无法产生效果了?!?br />
    “我的女神啊,这是怎么一回事!”卡多夫局长一拍脑门,到了这时,他想到了自己的客人:“米谢尔先生,您先请离开吧?!?br />
    “没问题,阁下,不过看起来我还需要再出一份礼金才行?!泵仔欢低?,非常熟练的拿出支票,开始在上面填写起数字。

    清晨的阳光在这时穿过窗户,光与影将整个大厅切割的支离破碎,站在阴影中的卡多夫看着眼前阳光中的年轻人,有些自惭形秽他以前还觉得这个年轻人只不过得了余荫的好运小子。

    但是现在看来,他已经是一个如假包换的绅士了。

    克洛丝坐在镜子面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如果是以前,克洛丝会觉得镜中的自己是如此的丑陋,然后在怨意中坐上一个下午。

    但是今天,她的心中满是喜悦与激动因为她发现自己的兽化被抑制住了。

    是的,抑制住了,以前她需要每周修剪耳朵里与颈部的白色毛发,要不然这两个位置的毛发会疯长到无法控制。

    而如今已经半个月了,毛发虽然在长生,但是完全没有疯长的趋势,而且要命的低语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了,克洛丝将这个事情告诉过养父,后者研究了一天一夜还是没有任何头绪,直到现在都还将自己关在法师公会的研究室中。

    但是他没有想到,自己的女儿已经猜到了原因是马林。

    因为马林,洁茜卡突破了血脉的枷锁因为马林法耶成为了六环。

    如今又要加上一个自己了。

    太好了,克洛丝开心的傻笑起来。

    “有客人!有客人!”家养妖精在楼下叫了起来。

    克洛丝连忙穿上外套,一路飞奔着来到楼下,看着莉莉姆,克洛丝有些好奇的将她迎了进来:“你今天想到来找我玩?”

    “无聊啊,大家都有事,我想想,你应该有空,所以我们去逛街吧?!?br />
    “好啊?!?br />
    也许是回答的太快,莉莉姆眯起眼看着克洛丝:“你以前似乎从来没有回答的这么爽快过,有什么事情开心吗?!?br />
    “啊,这个吗”克洛丝飞快的说完了自己身上的改变,她的快乐也点燃了莉莉姆的快乐:“那太好了,我一直都想成为一个术士,跟着马林先生,想来我也能够得偿所愿才对!”

    “那我就先恭喜你了,来,等我换一件外套,我们出去玩?!?br />
    姑娘们快乐的讨论着之后的快乐行程,克洛丝换上了新的外套,她与莉莉姆走出法师塔,在家养妖精带上门之后,两个姑娘跳上了马车。

    “我从来没有想到,谢林汉姆家的莉莉姆会和一个半兽化人走在一起?!笨醋潘翘下沓?,公正教会的观察组中负责确认的半身人皱了皱眉头:“巡游马车是南北走向的十七路车,它们应该是往中央区走,春季的休学期还真是好啊,让我想起了我小的时候?!?br />
    “你小的时候可是一个不学无术的小混蛋?!彼亩釉奔婕锹荚?,一只大脚侏儒笑着说道:“不过我认识那个兔子,那个老家伙的养女,叫克洛丝,虽然是一个半兽化托比兔子,但是意外的坚强,听说还是那位小先生的红颜知已?!?br />
    “一说到那位小先生,我就非常好奇,他的女伴之中有狼人,有兔子,有小羊羔,还有精灵和豹子,就没有一个正常一点的女性吗?”半身说到这里伸手开始操作窗口边的灯光信号仪,他要通知别的小组对谢林汉姆家的小羊羔进行监视与?;け暇鼓歉鲂资终攵缘氖堑蹦耆率恳糯婕易宓某稍笔强梢匀啡系氖率?。

    “你的意思是,小先生还差一个半身人姑娘或是侏儒姑娘?他吃得消吗?”记录员笑着反问道:“我可不觉得我们两者的同类能够获得欢心,毕竟完全没有可比性啊,老兄?!?br />
    “就你会说真话,不过这家伙命真好啊,我读书的时候,班级里的姑娘长相跟男人一样,以至于我有一段时间做春梦和做恶梦没差别?!彼档秸饫?,半身人停顿了一下:“不,我感觉还是做恶梦好一点,至少我不用发现自己在和猛鬼滚床单啊?!?br />
    “靠,说到这个我也深有体会啊,太可怕了?!?br />
    侏儒与半身人在这个问题上得成了共识。

    完全没有注意到刚刚的发言也用灯光信号仪传递了出去。

    更没有想到,接受到消息的,除了十五观察所之外,还有他们嘴里的恶梦,也看到了。

    “十七观察所的是半身人雅格布与侏儒杰克,对吧?!弊鑫鄄煸?,矮人微笑着说道。

    “是啊,就是他们,这两个笨蛋到底在想什么啊?!蹦揪橐槐叻醋攀掷锏募锹急?,一边为行程加注了一条:“对了,城北召唤区好像出现了第二次召唤反应?!?br />
    “我就说过了,那个巨人小子绝对会画错法阵的,希望不会出大事才好?!?br />
    “那倒应该不会,毕竟助祭阁下和马林小先生都在,后者那可是能够杀透帕罗尔城的厉害家伙啊?!彼档秸饫?,矮人大笑起来,他和他的记录员都看到十四观察所里气急败坏的信号语:“姑娘们看到了!那两个家伙只怕死定了!”

    “别笑了,马车过来了?!蹦揪榈奶嵝讶冒酥荒芙⒁饬κ栈?,他们看着马车经过他们所在的街道,然后开始和下一个监视区域的哨站通信。

    “对了,你觉得凶手会来杀一个小羊羔吗?”矮人一边说,一边看向自己的老朋友。

    “谁知道呢,不过我的老师说的好,永远不要和一个凶手谈逻辑?!蹦揪橐槐吒刑?,一边在手中的笔记上写下了那只小羊羔的行程:“不过如果我是凶手,我是绝对不会去碰这只小羊羔的,她的男朋友可是那位小先生,我可不想给自己挑一个未来的传奇英雄做死敌,生活如此艰难,还是不要难上加难好了?!?br />
    然后他抬起头,看到了城北方向传来的火光,还听到了传来的爆炸声:“我的天哪,怎么一回事?!?br />
    “谁知道呢,这个巨人小子底搞错了什么啊?!卑怂植嫜?,看着远方再一次炸亮的火光摇了摇头,一脸的沉重:“我敢打赌,那小子的法阵学是别想及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