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勒姆主教练 > 玄幻小说 > 马林之诗 > 一百三十节:沸腾(二)

西布朗vs富勒姆: 一百三十节:沸腾(二)

富勒姆主教练 www.gxyuca.com.cn     “苏珊,你有一点紧张?!迸ね房垂吹睦先嗣凶叛鬯档?。

    对此,来自北地的女子有些焦虑:“是的,阁下,一想到敌对教派在攻击我们,而那些伪神的信徒还想着来破坏我们伟大的仪式,我就感觉紧张?!?br />
    “不用担心,上神的使者在指引着我们?!崩先宋⑿ψ潘档?,然后他咳了两声,微笑着摇了摇头:“不要紧张,也无需畏惧,智慧之主在指引着我们?!?br />
    “是,是的,阁下,是我我真的没有见过这么大的场面?!北钡氐呐佑行┺限蔚匦α诵?。

    她看着眼前渐渐成形的法阵,有些疑惑而警惕。

    为什么法阵成形的如此快速,之前不是说了,这东西需要一天的时间吗?

    这才过去多久,那些被抓过来的流浪汉和市民就已经被使用殆尽,而他们的牺牲令法阵已经接近完工。

    自称智慧之主的混沌邪神果然是那只学舌鸟,将欺骗挂带口头,将伪装做为盔甲像她一样。

    苏珊满脸苦涩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她开始怀念自己的那位好姐妹是的,好姐妹。

    林兹莫威士,她没有认出自己,认出幼校时的校友。

    想来也是正常,她是学校里的高材生,而她是学生中的丑小鸭,两个人的命运从一开始就没有交集,也许也不可能会有交集。

    在苏珊加入公正教会的情报收集科之后,老金眼就是他的上级。

    至于为什么加入苏珊的家人都死了,在她十岁那年,整个村落被混沌的入侵部队所屠戮,从那一刻开始,曾经天真无邪的苏珊死了,活到现在的,是立志复仇的恶鬼。

    这么多年了,苏珊看着法阵渐渐成形,渐渐完美,笑容在她的脸上绽放开来。

    如果有别人看到她现在这个样子,一定会觉得,她是在为仪式的成功而喜悦。

    但是只有苏珊本人知道,她在为自己能够复仇而喜悦,如果她能破坏这个仪式,让这些混沌的走狗与那个所谓的使者一起去死,那就真的太好了。

    “我离开一下,阁下?!彼丈合蜃派肀叩睦先宋⑿ψ潘档溃骸拔姨粽?,也太兴奋了,所以想去解决一下个人问题?!?br />
    “去吧,孩子,对了,把那边的皮包帮我拿过来先?!闭馕焕先宋⑿ψ潘档?。

    顺着他的指引,苏珊看到了那个棕色的皮包,尊老的她走了过去,将它拿到了老人面前:“有些沉,阁下?!?br />
    “当然沉了,毕竟这里面装满了我的过去啊?!崩先诵ψ潘档?,他从皮包的外侧小袋里拿出一个信封:“来,孩子,拿上它,这是我给你的奖励?!?br />
    “谢谢?!彼丈航庸欧?,她退出了现场,同时开始考虑要怎么破坏现场。

    她是不是应该去后勤那边看看,是不是还有一些炸药留存下来。

    看着那个北地的姑娘离开,老人轻声的叹了一口气。

    他从她的身上看到了年轻时的自己,是那么的有朝气,是那么的想要证明自己。

    还记得,当时同伴者众,一路行来,有人迷失了自我,死在了不可逆转的扭曲之中有人被甄别出身份,死在了黑牢之中有人在派系冲突中身死魂灭他们都不曾想过,他们之中那个沉默寡言的同龄人,会是一个失去了上级的沉底鱼。

    都快记不清自己为什么而做为一个卧底加入的智慧之主教派,那应该是好多年前的事情了,那个时候的他有喜欢的人,但是有那么一天,传来了她的死讯,她与她的家族在混沌引发的叛乱中举家灭绝那个时候年轻的自己发了誓,要向混沌复仇。

    所以加入了希德尼联合军情本部,所以自愿加入沉底鱼计划,所以在好多年以前,成为了一个自己曾经日夜诅咒的混沌信徒。

    那是一段难以忘记的时光,年轻的自己也曾经在混沌的诱惑中疑惑过,是自己的上司一次又一次的帮助他脱离苦海也曾经质疑自己漫长的潜伏是不是有价值,也是他帮助了年轻的他摆脱怨意。

    然后有一年,他没能等到与他的春季相见。

    多方打听,这才知道在上一年的冬天,他了北方防线做甄别的时候死于混沌的刺杀。

    他失去了唯一的上级,成了一条没了巢的沉底鱼。

    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十年之后又十年再也不是什么笑谈,而是冰冷的现实。

    他的上层再也没能出现在他的面前,用低劣而冰冷的笑话来逗他发笑了。

    而他一路高升,最终成为了智慧之主中资格最老,实力最强,也被教主最为气重的首席主教。

    谁也不知道他摸了一辈子的鱼,更也没有人知道他本来就是一条鱼。

    打开了皮袋,看了一眼里面的炸弹,老人微笑着,他眯起眼睛,将皮袋紧紧抱在了怀中。

    这个教会中还有很多和他一样的存在,老人这一些年都一直在为他们做掩护。

    要不然这些笨蛋,总有一天会把他们给活活笨死。

    如比那个叫苏珊的笨蛋。

    对了,说到名字,自己曾经好像有一个名字来着。

    不是叫马尔科夫,那不是他自己,而是一个在当年被判处了死刑的杀人犯。

    我叫什么来着?

    好像已经记不起来了呢。

    老人笑着,握紧了手中的微型引爆装置。

    已经不重要了,叫什么,是谁,这一切的一切都已经无所谓了。

    他这一生,始终记得自己是什么人,这已经足够了。

    命运对每一个人都是那么的严酷,他已经为了自己的理想与信念付出了一切,而那个叫苏珊的孩子还年轻,她要活下去,努力的活着这次事件之后,她应该能够离开这个注定要被剿灭的教会,做回真正的自己。

    想到这里,看着眼前完全成形的法阵,他站了起来,走向那个法阵。

    有人疑惑。

    有人不解。

    有人还在为他让开道路。

    还有人带着警惕心看着他。

    但是没有人想到挡住他,就连教派的教主都只是将关注投向了他,而不是呵斥他。

    看着眼前这个教主,他走到他的身边,低头,在他的耳边发出最后的低语:“我一直有一个想法想要告诉你?!?br />
    “什么?!闭馕唤讨餍ψ盼实?。

    “希德尼联合万岁?!彼低?,他按住了引爆装置的触发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