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勒姆主教练 > 玄幻小说 > 马林之诗 > 一百二十九节:沸腾(一)

富勒姆vs曼城视频: 一百二十九节:沸腾(一)

富勒姆主教练 www.gxyuca.com.cn     “地下道被破坏,混沌们炸塌了大段的通道,将通往城东区的几条通道全给堵塞住了,我们只能找了一个出口上到地面?!泵娑月砹值囊晌?,柯林摊开双手,同时指了指不远处的老霍夫曼:“导师对这种情况已经有所预料,所以他让我们找了过来,说起来你们也挺好找的,哪儿枪响去哪儿,这不就找到了吗?!?br />
    马林点头。

    可不是吗,这儿喊杀声震天,任何一个有脑子的家伙都会对这儿或是敬而远之,或是趋之若鹜。

    走过巷子的时候,几个大兵站在巷口摇了摇头,其中一个人扭头看着教会的队伍:“有阁下过来看看吗?!?br />
    “怎么了?!笨铝肿吡斯?,马林也跟了过去。

    他看到了那些被他杀掉的混沌:“是混沌?!?br />
    已经大兵走过去翻看了几具尸体:“真的是混沌,这个小巷里全是被术式杀死的混沌,我们一开始还以为是普通市民?!?,然后这个大头兵看向马林:“你怎么知道他们是混沌?!?br />
    “我杀的,一发闪电枪?!甭砹炙低?,脑袋被柯林敲了一下:“又用四环术式,说了,不是迫不得已,不要使用三环以上的术式?!?br />
    “可你想想,这巷子里小说也死了七八十个混沌,我要是用火枪或是别的术式来打,那得打到什么时候去?!甭砹痔?。

    大头兵们笑了笑,他们一窍不通于术式,所以对于这两位的对话,他们只能一笑而过。

    柯林这个时候也没有和马林争论的心思,等到大兵们离开,他看着前方:“我有些担心,混沌们有备而来,这也许会是一次血战?!?br />
    马林嗯了一声,对于他为什么会等到士兵们离开再说这句话,马林倒是非常理解——做为一个指挥官,不要把你的悲观与畏惧表现在士兵的面前:“这就是绝境啊,柯林,但是担忧又有什么意义呢,死亡不会因为你畏惧着它而对你网开一面?!?br />
    柯林笑着伸手揉了揉马林的脑袋:“你说的对,死亡是这个世界最公平的存在,无人得以永生?!?br />
    柯林说完,从风衣口袋里拿出烟盒,从中抽出一支想要点燃。

    马林阻止了他的行动:“点燃的烟头在黑暗中是最会吸引子弹的磁铁,你如果想让玛格丽特改嫁,那我不会阻止你?!?br />
    于是柯林乖乖地收起了烟,他叹了一口气:“我现在超想杀光那些混沌?!?br />
    “那你最好保佑那些混沌能够排成一排?!?br />
    这个时候有法师从天空中飞落,他来到老霍夫曼的面前:“阁下,你们太过突出了,两翼的部队还能没推进上来?!?br />
    “告诉后备队,跟上我们?!崩匣舴蚵戳艘谎壅飧龇ㄊΓ骸笆奔涿挥姓驹谖颐钦獗?,法师,告诉你的朋友,当我需要你们的时候,你们的术式阵列能拉出来吗?”

    “没有问题,阁下,法师塔在等待着您的命令,我们一起面对绝境?!闭馕恢心攴ㄊτ昧Φ阃?,然后左手放到胸前行了一个希德尼式军礼:“为了希德尼的荣耀,阁下?!?br />
    “你等一下?!崩匣舴蚵头ㄊλ低?,转身对着马林招了招手。

    马林一路小跑着来到老人面前:“老师,您叫我?”

    “对,我听柯林说,你时常有远超同龄人的见解,所以这次我想问你,我们要怎么办呢?!崩先丝醋怕砹中ψ?,似乎在等待着一个答案。

    马林想了想,决定有话直说:“我觉得我们不应该去找他们挖的洞,因为如果我们去的早了,我们就必须要先和他们打一仗。而如果去的晚了,谁知道会发生什么情况?!?,说到这里,马林看着自己的导师:“我的意见是找到地下道的详细地图,确认灵能的波动,然后我们自己挖一个洞下去,死胖子那边的洞我们不去管,让他们和学舌鸟的信徒拼出一个你死我活好了?!?br />
    “我觉得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至少可以减少大量的伤亡?!痹诨舴蚵肀叩目邓固棺榷宰抛约旱睦吓笥训懔说阃罚骸坝绕涫窃谖颐俏薹ㄈ啡匣煦绶酵诰虻愕那榭鱿?,这似乎是更切实的选择?!?br />
    “那么,谁有地图,你们有吗?!崩匣舴蚵实?。

    对此问题,法师微笑点头:“法师塔图书馆有,我可以去找,来回也只需要十分钟?!?br />
    于是队伍停了下来,在等待两翼跟上的同时,也在等待着地图的到来。

    马林觉得自己这个办法也不能算是好办法,但是总比大家冲上去拼命来得好。

    “我不太喜欢这个主意,我们应该冲上去,把那些混沌都杀光?!崩醋哉缴窠袒岬陌履岫行┎淮罂?,对于他来说,坐在这儿发呆简直就是对生命与自己教义的亵渎。

    “朋友,我觉得这是一个还可以的办法,虽然是比冲上去杀光对面来的胆怯了一些,但是现在我们面对的是两股混沌部队,三方互相敌视的情况下,我们为什么不能够让混沌之间也互相消耗一波呢?!贝┳殴袒嵴蕉分品哪昵崛俗吡斯矗骸拔沂枪?,来自公正教会?!?br />
    “我之前没见到过你?!甭砹钟行┚?。

    “他是康斯坦兹的教子,法耶的表哥?!笨铝衷诼砹稚肀咚档溃骸肮?,你不是在北方吗?!?br />
    “我和我的部队一周前返回正在修整,我的部下在那儿?!闭飧瞿昵崛诵ψ胖噶酥覆辉洞Φ拇笸繁牵骸拔以驹诮纪獾谋鹗?,发现城里出事情之后,我就过来了,之前一直都在城北区与城东区地带和混沌交战与救援市民?!闭飧瞿昵崛怂档秸饫锱蘖艘豢冢骸氨换煦绺氖忻癯扇航岫拥某鱿?,这座城市的城主难辞其咎?!?br />
    哈曼提到这座城市的城主,几个年轻人不约而同的笑了笑,奥尼尔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大概不知道,这座城市的城主一年前就去中央行省休养去了,现在一直都是城代官在管理。我之前还在想,那个老狐狸为什么会离开,如今看来,只怕他早就已经确认了混沌的出现?!?br />
    “我有些可怜那个叫杰米·谢林的家伙了?!笨铝炙嫡饣暗氖焙?,还看了马林一眼。

    对此马林翻了一个白眼。

    看我干吗,管我屁事。

    ……………………

    卡萨曼蹲在小巷中,在他的头顶,钟楼顶部的混沌神射手小组在有节奏地射击。

    这里是靠近城南区与城东区的卡尼卡市场,他所在的位置是市场正北方的三层小钟楼的第二层。

    城南区的城卫兵与义勇市民正在和纳垢混沌信徒交战,这座钟楼上的混沌神射手对于已方造成了不小的伤害,卡萨曼经过这里确认了情况之后就准备上去与那些家伙做一次亲切的面对面‘交流’。

    现在唯一的问题是,钟楼一层有一队混沌,那个王子也在其中,他的部下还背着那个孩子,虽然没有任何动静,但是卡萨曼还是能够通过他的呼吸确认他的状态。

    这个孩子还活着。

    问题是……卡萨曼无法为了他一个人能够暴露他自己,他必须上三楼清理掉那个神射手小组。

    要不然会有更多的人死在它们的枪口下。

    这让卡萨曼心中的恨意越发炽热。

    他发誓,如果机会,他必将追猎这个王子——那位夫人给予他的力量让他有足够的信心。

    “尊贵的殿下!我们已经在东北方开始挖掘,根据灵能波动的反馈,那些学舌鸟的废物就在那一区域的下方!”一个看起来像是信徒头目一般的家伙单膝跪在混沌王子的面前。

    听着他献媚一样的话语,卡萨曼扬了扬眉头——找到位置了。

    “那就好,守住这一区域,我将前往挖掘现场?!闭飧鐾踝诱庖淮沃沼诳丝?。

    是非常意外而标准地帕米尔口音。

    是本地的堕落者?!

    这让卡萨曼越发的讨厌起这个王子。

    如果说是来自外域的混沌王子,卡萨曼也只当它不过是混沌邪神座下的一条狗,但如果它来自这个世界,那么这代表着它一个是一个恶贯满盈之辈——只有如此卑鄙无耻之人,才能够得到来自混沌邪神的‘晋升’。

    又多了一个将它的头颅献给女神的理由。

    卡萨曼等着那个混沌王子带着他的队伍离开,又停了数分钟,确认这家伙不会做守株待兔之举后,这才开始推开钟楼小巷这一侧的小天窗。

    很小的天窗,人类根本无法进入,但是卡萨曼在这一刻有如化成流水一般穿过了天窗。

    一楼没有混沌,在下楼的门外有混沌部队的情况下,无论是钟楼顶上的混沌神射手,还是下面的这些混沌信徒,都不会想到会有人类可以悄无声息地进入一楼。

    将一个绊发式爆炸物放在了门后,卡萨曼确认它不会被推开的门引爆之后,他顺着台阶小心的来到二楼,卡萨曼看到了一个背对着自己,正在翻找箱子的混沌信徒,后者一边嘀咕着什么宝藏,财富一类的单词,一边翻动着箱子。

    这儿哪儿来的宝物,全是一些钟楼机械需要的零件。

    卡萨曼拔出腰间的匕首,无声的来到他的身后,右手捂住他的嘴,左手的匕首顺着混沌的后心捅了进去。

    用力一捅,用力一绞,这个混沌立即失去了反抗。

    将它放倒在地上,卡萨曼用右手拔出他的转轮枪,反持匕首的左手手腕托着右手,靠在灯塔内墙上,卡萨曼一步一步的走上顶层。

    混沌神射手是标准的三人组,一个神射手,一个助手,一个观察手。

    三个人正在以卡萨曼完全无法听清的速度快速讨论着,完全没有注意到从身后阶梯下面摸上来的死神。

    卡萨曼小心的迈过绊线,往上走了两步,手中的转轮枪开火,子弹穿透了单膝跪在平台边缘的观察手的脑袋,将它推下了钟楼的同时,卡萨曼已经调转枪口,转轮枪再一次开火,转身举着短枪管步枪的助手应声撒手人寰,子弹凿开了他的颅骨,将其中的一切变成了一团浆糊。

    混沌神射手手中的长枪管步枪在他调转枪口的时候卡在了钟楼的柱子上,于是这个头颅已经完全变异的混沌尖啸着跳起身扑向卡萨曼。

    在他快要碰到卡萨曼的时候,将转轮枪顶着他胸口搂火的卡萨曼左手的匕首也已经钻入了它的额头,一般子弹根本无法穿透的外骨骼化颅骨在这把神圣的匕首面前有如一块面对餐刀的松软蛋糕。

    拔出匕首,卡萨曼抬高枪口,将子弹打进了那处缺口。

    混沌神射手退了两步,接着往后摔倒,最终从边缘摔落。

    下面的混沌发出了响亮的叫骂声,然后是触发了引信的地雷爆炸的声音与混沌们哭嚎的惨叫声。

    卡萨曼转身跳出钟楼,落在了不远处的二层小楼天台上。

    等到混沌猎犬们跃上楼顶,它们已经完全无法嗅到袭击者的味道。

    而在远处的楼顶,卡萨曼跳下楼顶,将混沌踩到脚下,割开他的脖子,然后用转轮枪打死了另一和城卫兵扭打在一起的混沌信徒。

    伸出手,将地上惊魂未定的城卫兵拉了起来。

    “你怎么在这里?!笨ㄈ戳丝此闹?,有好几个城卫兵还活着,这片混战区,他们应该就是最后的幸存者了。

    “我们正在向东推进,我们小队被混沌包围了,谢谢你救了我们?!闭飧龀俏辣档秸饫镄⌒囊硪淼匚实溃骸澳闶墙袒岬娜寺??”

    “……是的,我是丰收女神的信徒?!笨ㄈ卮鸬溃骸拔腋崭辗⑾至嘶煦缑堑耐诰虻?,你们的指挥官在哪儿?!?,他看着这个城卫兵,在等待着他的回答。

    “在北边,我们指挥官与好几个教会的主教在一起?!背俏辣档?。

    “那我去找他们?!笨ㄈ低昃鸵?。

    “谢谢!”城卫兵的感激声从他身后传来。

    卡萨曼摆了摆手:“注意?;ず媚忝亲约??!?,说完,他钻进了小巷。

    他要将自己的发现告诉丰收女神教会的主教……希望他能够相信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