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勒姆主教练 > 玄幻小说 > 马林之诗 > 一百十八节:赞不绝口

布莱克本v富勒姆: 一百十八节:赞不绝口

富勒姆主教练 www.gxyuca.com.cn     站在清晨的街道小巷拐角里,李达米正在等人。

    等一个尤达姆家的小王八蛋,他叫什么来着卡特尤达姆。

    真是一个不好听的名字,吸血鬼们没有任何起名字的天赋,就像他们美丽外表下丑陋的皮囊一般真实。

    “他早应该到了?!弊谏肀呋ㄌ成系陌肷砣松倥遄琶纪匪档溃骸八丫俚搅??!?,她看着手中的怀表,一脸的不开心。

    “亲爱的林兹小姐,你不能指望一个能活几百年的长生种学会什么叫作守时,他们说睡一会儿,只怕一眨眼就是几年之后了?!?br />
    “所以从一开始起我就不希望我们和这些吸血鬼合作,我们有足够的力量将那位伟大召唤过来,用不着他们?!卑肷砣松倥档秸饫锿蝗恢迤鹈纪?,她看向小巷的拐角:“谁在哪儿?”

    “一位路人?!碧匠鐾返那嗄晷α诵?。

    在李的眼里,这是一个唇红齿白的美人,有着漂亮柔顺的及肩长发,有着玩世不恭的笑容:“你们好,我是卡特,路上有点问题,我似乎被人跟踪了?!?br />
    “我的天,你不会把他们带过来了吧?!卑肷砣松倥迕纪?,在她的眼中,这是一个有着大耳朵,秃头,大眼睛,还满嘴尖龅牙的怪物。

    青年耸了耸肩:“怎么可能,我可不像是某些短生种那么无用,原本要是在卡特堡那边的行动完成了,那么我们家族就不用在这座城市做那么危险的行动了?!彼低?,青年双手抱胸靠在墙边。

    “东西准备好了?”半身人少女问道。

    “当然,一百份孩子的精血,你们这些王八蛋真应该下地狱?!蔽硭低?,将他背着的挎包丢了过去。

    李手忙脚乱地接住了包,打开了包,确认了其中以废纸包裹的试管:“没有错,我可以闻到这些血的味道,是最纯粹的精血,不错的祭品?!?br />
    半身人少女瘪了瘪嘴,她瞟了青年一眼:“我从来不知道,你这样有吸血鬼也有资格说我们?!?br />
    “当然,我们吸血鬼只不过是为了生存而猎食,而你们这些神经病与疯子,却会为了所谓的伟大而牺牲太多的家畜,这不符合丰收女神教会提出的可持续发展论?!彼档秸饫?,吸血鬼哼了一声:“我跟你们谈这些你们也不会去学什么,你们脑子只有你们所谓的伟大?!?br />
    “闭上你的臭嘴,看在你的父母是子爵的份上,我不和你计较,拿上你的合约金,立即给我滚?!卑肷砣松倥低?,一把抓住身边的袋子,将它丢向了吸血鬼。

    青年抓住了袋子,然后被这份重量推着往后退了两步:“哇喔,我能够感觉到这里面的重量,看在你是主顾的份上,我这就走?!?br />
    目送吸血鬼离开,听着它的脚步消失,半身人少女跳下花坛:“我们走?!?br />
    “我们真付钱吗?”李背着袋子,跟在自己的上司身后问道。

    “对,我们杀死它的确不费吹灰之力,但是不要忘了,他的家族,他的父母都是子爵级的吸血鬼,在如此紧要的关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苯逃曜约旱南率?,半身人少女走出街道,她停了一下,她身后的李差一点撞上了她。

    “怎么了,有公正教会的巡逻员吗?!”李最怕的就是这些公正之神的走狗,他们的鼻子比狗还要灵敏,要是让他们发现了他和她,这事就麻烦了。

    “不,我看到了慈父之爱的那个小废物,好像是叫卡萨曼对吧,连主教之职都无法选上,他这一辈子也就那样了?!卑肷砣松倥辶酥迕纪罚骸安还趺椿岢鱿衷谡饫??!?br />
    “怎么了,慈父之爱那种连伟大存在都不会去关注的小组织,有什么好在意的?!崩钣行┢婀?。

    “不,慈父之爱一般也不会出现在这里,这里离教会区太近了,他那样连术式都没有被赐予的废物,怎么可能冒着危险出现在这里?!彼档秸饫?,半身人少女看到了那个黑衣男子走向了一个老人。

    “他是谁?”半身人少女并不认识这个老人,但是他看起来并不像是她们这一行的。

    “他是谁?”李好奇的问道。

    “把袋子给我?!卑肷砣松倥焓?,李连忙将袋子放到了自己上司的手中。

    半身人少女背上袋子,扭头看向自己的部下:“带两个人,跟上他,等他们分开之后,你们抓住那个老人,问问他到底是谁?!?br />
    “不连那个卡萨曼一起抓住问问吗?!崩畹拖律碜游实?。

    “难道你要告诉整个大陆,我们智慧之主在黑吃黑?”半身人少女看着自己的部下,宛如看到一个白痴。

    “我们把他们都杀了,谁知道呢?!崩钗实?。

    “控制一个老头简单,还是控制一个老头加一个壮年男子简单,好奇可以,但要把握一个度,抓住老头,问出内容,然后把他干掉,这才是最稳妥的?!卑肷砣松倥档秸饫镉行┖尢怀筛值奶玖艘簧骸袄?,总有一天,你也要离开我,成为一个独当一面的牧师,你看看他,虽然废物了一点,但你一同,我对你非常有信心?!?br />
    “明白了,林兹小姐,我一定完成您交给我的任务?!崩钏低?,转身离开,墙角有两个闲汉也跟上了他。

    半身人少女目送他离开,然后转身使了一个眼色,另几个少女嘻嘻哈哈的围了过来,然后她们一起调头离开。

    “我们不应该在这里见面?!崩先说牧成下且苫?,但是出于对卡萨曼的信任,他还是开口问道:“是咖啡馆里出问题了吗?”

    “是的,这边不安全,我们去那边说?!笨ㄈ噶酥嘎繁叩牟韫?。

    泰南人的茶馆生意不怎么好,因为希德尼人并不喝早茶,不过午茶与晚茶的生意好。

    而泰南人的茶馆之所以会在早上开门,全是因为某些客人,始终需要一个比较安静的地方喝茶。

    两杯清茶,角落双人桌,卡萨曼坐在角落中,把腰间的枪掏出来,倒持着递给老人:“我知道这不合规矩,但是我不这样做,你也不安心对吧?!?br />
    “不,我安心的,无论如何我都会相信你,卡萨曼?!崩先私棺?,同样倒持着推到了卡萨曼的面前:“到底是怎么一回事?!?br />
    “幸??Х裙菽潜叩睦习褰裉觳辉?,有一个自称是他侄子的年轻人在那边,手里全是剑茧?!笨ㄈ遄琶纪匪档溃骸拔医プ艘幌?,活着出来了,我想应该和老板无关,要不然我肯定得死在里面?!?br />
    “你在怀疑有人在针对我?”

    “对,想你死的人很多,邪教徒,激进的贵族,甚至还有国外的情报机构?!笨ㄈ醋爬先耍骸澳歉隹Х裙菀丫皇屎献魑踩油返懔?,我建议你找人去检查一下?!?br />
    “我记住了,不过现在还是来说说你的事情吧,听说你去年选主教失利了?”老人笑着说道:“这可真不像是你,你在学校的时候总是争强好胜的?!?br />
    “我没有钱知道吗,那个该死的组织里都是一些死认钱的高层,他们根本就没有被混沌邪神所青睐,整个组织更像是一个骗子集中营而不是一个邪恶教派?!笨ㄈ源朔艘桓霭籽郏骸袄隙?,给你洗礼的事情只能放到五年之后再说了?!?br />
    “卡萨曼?!崩先私械剿拿?。

    卡萨曼喝了一口茶,嗯了一声:“你死心吧,我不会再问你我还要做多久了,你们这些该死的官僚反正都会推脱,今天推明年,明年推十年,我算是看出来了,我如果这么一路做下去的话,大概会以教尊的身份老死吧?!彼档秸饫?,卡萨曼叹了一口气:“我们一直都是单线联系,要是你哪一天翘了辫子,我的身份就没有人能够证明,该死的,我连盖国旗死掉的权力都已经丧失了啊?!?br />
    “不,卡萨曼,我来的时候和几位分管处长都讨论过,我们一致决定,你的潜伏,结束了?!崩先诵ψ潘档?。

    卡萨曼楞了一下,然后指着自己:“我的潜伏结束了?”

    “是的,慈父之爱只是一个小组织,没有任何被邪神污染的痕迹,只不过是一群强盗和骗子之间的游戏,你的潜伏结束了,我们将在一个月后对慈父之爱所有分部进行一次突袭,到时候记得说暗号,队长别开枪我是自己人?!?br />
    “这是什么鬼暗号,会不会太长了一点,不要我没有说完,那边心急火燎着要抢功劳的小崽子们就把我给一枪崩了?!笨ㄈ郴骋?。

    “别担心,你所在的分部我亲自带队,我把你送入地狱,也应该把你接出来才对?!崩先怂低晷α诵Γ骸叭挝窠崾?,有想做什么吗?!?br />
    “当然想啊,我想去见见她,然后带她回故乡,把她葬在我的家族墓地中,我和她两个人的家族墓地”说到这里,卡萨曼叹了一声,用双手捂住脸用力揉了揉:“我等这一天很久了,老东西,要是我没能挺过最后这一个月,记得帮我这个忙,好吗?!?br />
    老人沉默,最终点了点头:“我一定帮忙,你放心好了?!?br />
    “我什么都说了别打我了!”

    尤达姆家的小崽子一边在地上哀号,一边想要躲避着来自马林的鞭打。

    马林又抽了两鞭,然后收手,站到这个小崽子面前,一脚将他的脸上踩?。骸拔沂遣幌氪蚰?,可侦测谎言告诉我你说谎了,为什么要浪费彼此的时间?!?br />
    “我说了??!我不知道我哥哥去干吗了!”这个小吸血鬼尖叫着回答道。

    马林看着代表着谎言的标记再一次出现在他的面前,扭头看了一眼自家老主教:“13号圣水,怎么样?!?br />
    “强度太低,用8号?!崩现鹘堂嫖薇砬榈乃档?。

    于是两个代罚者一人一边将这个吸血鬼从地上扯了起来,马林接过圣水瓶,拉开木塞,左手持瓶,右手将吸血鬼的嘴硬生生地剥开,然后将圣水倒进他的嘴里。

    肉眼可见的白色雾气从他的嘴里冒出,代罚者们与马林一起松手,然后看着这个吸血鬼在地上翻滚。

    过了两分钟,他的活动渐渐平息了一下,马林再一次给了他一鞭子,小吸血鬼没有用。

    “一碗地精血?!甭砹钟媒沤飧鲂∥矸烁錾?,有代罚者拿着早已准备好的血碗,将其中的血倒入吸血鬼的嘴里。

    新鲜的血与圣盐的组合让这个小吸血鬼再一次焕发生机,它像离开水的鱼一般挣扎了好一阵子,然后终于再一次开始喘息。

    “卡塔,为什么你就是不说呢,你看,折磨是那么的痛苦,就像是你们进食无辜的人类时那样,只不过受害者与加害调换了身份?!甭砹侄紫律?,看着脚下的小吸血鬼,它那丑陋恶心的外表让马林厌恶:“说出你的秘密,我会给你一个体面的死亡?!?br />
    “我我说了,我不知道?!毙∥碓僖淮位卮?。

    马林沉默了一下,就在代罚者们准备过来再来一次的时候,他举起手:“卡塔,你说你不知道你的哥哥去哪儿,做什么,那么你知不知道,你的父亲与母亲在做什么?!?br />
    “父亲每天在打牌,母亲早上在家里做家务,中午与晚上会出门去寻找猎物?!闭飧鑫硇♂套臃煽斓鼗卮鸬?。

    马林看着他脑袋上的真话标志叹了一口气,扭头看向老主教:“他应该是被人下暗示了,无论是谁问他哥哥去哪儿,他都会说不知道,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刚刚说了假话,阁下?!?br />
    “这代表着那定是一个非常巨大的秘密,卡米拉,公正教会的教友,看到这里,你有什么想说的吗?!狈崾张窠袒岬睦现鹘膛ね房聪蛭叛抖吹哪昵崛?。

    后者摇了摇头:“我们犯错了,阁下,我现在通知我方主教,对于尤达姆家族的抓捕将会立即展开,他们的长子,将会上通缉榜?!?br />
    “那就交给你来处理了,卡米拉,不要让公正之主失望?!崩先怂低?,从石制的椅子上站了起来,而失去了灵能的控制,石制的椅子沉入了街道。

    “阁下,他要怎么办?!甭砹挚醋耪馕焕先?。

    “战利品陈列室还缺一个吸血鬼幼体,带它回去,我会亲自制作这个标本?!崩先怂低昱ね房聪蚵砹郑骸澳闶遣皇蔷醯梦姨腥??!?br />
    “不,吸血鬼捕猎我们的时候,也只是把我们当做活畜而已,生而在世,每一个生命都要为自己的选择付出代价,我是觉得这么做有些残忍,但是比起他们的所作所为,我就觉得这没什么了?!甭砹只卮鹜?,一脚踢开了这个小吸血鬼抓住他腿的胳膊。

    “不!杀了我!求求你!”这个小吸血鬼在尖叫。

    马林笑了笑:“别急,你的死期还没有到?!?br />
    他退开,两个代罚者走上前,先是用布塞住他的嘴,然后用头套套住他的脑袋。

    无视他的挣扎,无视他的哀求,如同猎人对待猎物。

    主教那边与卡米拉还有话说,马林先一步坐回了马车。

    讯问那个叫卡塔尤达姆的小吸血鬼让马林感觉非常不好不是那种可怜的心情,对于马林来说,这样丑陋的吸血鬼根本无法令他产生任何怜悯之心,也许吸血鬼的神明会有,但马林要做的就是送这些该死的吸血鬼去见它而已。

    马林的不好感觉,是对于这件事情本身。

    是什么事情会重大到让两个吸血鬼父母选择操纵自己幼子的思维,这一定是非常严重的事情,或是一笔大生意,或是一个大阴谋。

    拷问那个小吸血鬼很显然已经没用,而想要破解操纵思维的术式,的确是一种办法,但是在这种时刻,需要至少半个月时间才有可能破解术式的办法根本就是救火的远水。

    只有抓到两个大吸血鬼,从他们的嘴里问出这个秘密,然后再抓住那个失踪的长子。

    “公正教会会去处理那个家族中的父亲与长子,他们没有足够人手,所以准备将抓捕妻子的行动交给我们?!崩现鹘套搅顺瞪?,他看着马林:“马林,我记得你在卡特堡时就已经见过血了,对吧?!?br />
    “是的,是与混沌的战斗?!甭砹值阃?,等待着这位老人的话语。

    而这位主教大人微笑着点了点头:“混沌来自域外,而吸血鬼是我们这个世界的原生种,虽然不同,但它们与混沌之间唯一的差别,也只是能不能听懂人话而已,所以,任何不知道如何活在人类世界的吸血鬼都必须斩尽杀绝?!?br />
    “我知道,阁下,您是想让我主持行动吗?!甭砹治实?。

    “对,我想看看你是怎么行动的,也好让我的那些小崽子知道一下,什么叫作王牌应该有的态度?!崩先似诖米⑹幼怕砹郑骸澳阍敢饴??!?br />
    “我愿意,阁下?!甭砹值阃?。

    事情总是需要人去做,有如这破了的天,总有高个子去托举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