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勒姆主教练 > 玄幻小说 > 马林之诗 > 一百零七节:形式比人强

富勒姆队徽的变化: 一百零七节:形式比人强

富勒姆主教练 www.gxyuca.com.cn     “他和卡纳家起冲突了!”狼人少年像是风一般冲进咖啡店,对着坐在桌前的希格罗喊道。

    这让狼人少年皱了皱眉头:“他是谁?”

    这个朋友今天是起了什么失心疯,他真的知道他在说什么?他?希格罗怎么知道他是谁。

    “马林??!”狼人少年一边说,一边捂住了他的肋骨,似乎那一下给他造成了终身伤痛。

    “别提这家伙!”希格罗听到这个名字就头皮发麻:“还有,他和卡纳家怎么起的冲突?!?br />
    “听说是他去北边做事,回来的时候被卷入了某些事件,苦难之神的一位神使确认他被混沌邪神抓走了?!?br />
    友人的消息让希格罗倒抽一口凉气:“你疯了!这事能乱说吗!被邪神抓走他能活?怎么还可能和卡纳家起冲突!”

    “真的,公正之神的主教后来站出来表示他是被他的公正之神从邪神的地盘拖回来的?!崩侨松倌曜约壕褪强嗄阎竦男磐?,对于自己神明的主神,他表示出了敬意:“真是太厉害了?!?br />
    “听起来是一个非常美妙的故事,可为什么他会和卡纳家起冲突,据我所知,这家伙并不是那种喜欢惹是生非的家伙?!弊源釉诜ㄒ潜呤涓飧雎砹?,最近希格罗没有少收集这个家伙的情报,只不过越收集,他的心越冷——这种神经病怪胎是从哪一块石头里蹦出来的,力量过20?他希格罗上个月刚刚升到骑士序列阶梯七游骑士,力量也只有12,多出来这8点,让马林一拳都能打死他了。

    年轻人这才惊觉,原来上一次打架这家伙已经手下留情了,要是他真下死手,这个时候他和他的兄弟只怕已经在公墓里躺上小半年。

    和这种家伙再打一架?希格罗的确很喜欢法耶,可这种喜欢变成一种致命的游戏时,他就不得不多考虑一下,自己要是再出现在马林面前,会不会被当作真正的对手。

    到时候他要是丢了手套,希格罗是接下手套被一路灯打死在街上,还是选择逃跑并在事后成为整个中央行省贵族圈子里经久不衰的笑料。

    这可是一个要命的问题。

    “洁茜卡你认识吗?!庇讶颂岬降拿秩孟8衤蘩懔艘幌?,然后点了点头:“认识,她不是丰收女神教会的那位前代罚者的女儿吗?!蹦俏淮U呦8衤拗?,当年也是猛男,只不过一次重伤后无法重回巅峰,只能退休。

    虽然如此,可他当年是为了整个卡特堡地区的安危受伤,希格罗知道,自己谁都能动,就是不能动那姑娘,要不然不需要自己家的那几位母老虎,公正之神教会随便来一队代罚者,就够他吃不了兜着走。

    贵族的面子?在公正之神面前,那都不过是审判之锤下的花瓶。

    “卡纳家的四子喜欢她,之前马林在的时候他没敢上前,这一次马林失踪之后,他就迫不及待地跳了出来,后来的结果想来你也可以联想出来对吧?!崩侨送榈幕坝锶孟8衤扪锪搜锩纪罚骸澳切∽右欢ㄊ撬盗四烟幕?,洁茜卡并不喜欢他,结果在争吵的时候马林回来看到了,随手一路灯打死了?”

    “差不多,不过和他一起死的还有卡纳家的三女,她算是要帮弟弟出头,叫了学徒同学打了洁茜卡,结果正好碰到马林回来找她?!毕8衤薜睦侨送樗档秸舛柿怂始纾骸跋衲闼档哪茄?,他被一路灯打碎了半边身子?!?br />
    “那我们上次……”希格罗感觉自己真的是在鬼门关上走了一遭。

    “他绝对收手了?!彼耐樘玖艘簧骸霸勖敲桓镁??!?br />
    两只狼人少年感叹到这里,他们的同伴,一只半身人推开了店门:“我的天,希格罗!卡兹!出大事了!”

    “又怎么了,让我猜一猜,是不是卡纳家的三女与四子被马林给宰了?!毕8衤蘅醋抛约旱睦吓笥盐实?。

    “卡纳家的次子和马林真剑决斗时违反决斗规则,被马林用枪给崩了?!卑肷砣艘涣晨湔诺男θ荩骸澳歉鲈又炙蓝?!卡纳家不会放过他的!希格罗,你的机会来了!”

    希格罗看了一眼自己的老朋友,年轻人第一感觉到自己这位老朋友的脑子似乎有些不好使:“拜托,他阶梯五都被马林杀了,我阶梯七过去找死吗?”

    “可是卡纳家不会放过他的!”半身人瞪圆了眼睛看着自己的友人。

    “卡纳家的四子也是这么觉得的,所以这事在尘埃落地之前,我是不会出手的?!毕8衤蘅康搅松撤⑸希骸拔铱刹幌胫氐改承┑姑沟暗母舱?,被人一路灯打死在街上?!?br />
    这种死法真的是太愚蠢了,人总有一死,为什么不选择老死在床头呢。

    ………………

    老法师推开法师公会的大门,作为接待员的老友立即吹了一声口哨:“老朋友,昨天晚上的事情我可听说了,你家的小克洛丝有男朋友了?”

    “我倒是情愿没有那样一个要命的男朋友?!崩戏ㄊΨ艘桓霭籽?,对于自己老友的话语,他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我刚刚从教会那边回来,公正之主与丰收女神估计会死保马林那小子?!?br />
    “公正之主和丰收女神?老朋友,你的消息不灵通啊,刚刚战神教会那边传来消息,他们的主教表示卡纳家的次子违反神圣的决斗仪式,马林杀他没有任何不当?!苯哟崩嫌阉档秸舛戳艘谎圩魑攀沟募已骸坝行孪⒙??!?br />
    走过来的家养妖精点了点头:“苦难之神,站在马林那边?!?br />
    “一个超阶,两个高阶,加上一个中等神力,就算那小子信的光辉之主,也得掂量一下自己脑袋有几斤重了?!苯哟贝涌诖锾统鲆缓醒?,分给自己的老友一支,然后打了一个响指,用手指尖的火焰为自己与老友点燃了烟。

    “我的记录水晶已经上交,虽然是真的不想把自己牵扯进贵族之间的博弈游戏,但谁让我的小克洛丝钟意于那个小子呢?!崩戏ㄊλ档秸舛玖艘簧骸拔乙丫芫?,没有看到我的女儿笑得那么开心了?!?br />
    “那小子真的不介意克洛丝兽化的部分?”

    “我用术式确认过,小子看克洛丝的时候,没有任何私心杂意……”老法师说到这里,又用力的抽了一口:“他要是有什么不应该的想法,我就是拼着这把老骨头也要杀他?!?br />
    “你们女儿控真可怕?!彼睦嫌逊⒊龈刑?。

    “我就这么一个女儿,不像你这个混蛋有七个女儿?!?br />
    “哥们!好好说话,别揭我的伤痕好不好?!?br />
    两个老法师的话题说到这儿,就看到公会会长走了出来——这个老精灵跟在一位年轻精灵女性身后,从来都是鼻孔朝天的他,今天笑的很是谦卑。

    “安娜夫人……”老法师第一时间认出了那位精灵女性,作为一个传奇战斗法师,这位夫人在法师的圈子里名气非常大,毕竟是可以手撕大魔的猛女,也不知道她的丈夫有没有经历过致命的家暴。

    啊哈,愿奥术灵能原谅一位老法师的僭越。

    “我觉得安娜夫人过来,应该不会为了卡纳家站台吧?!苯哟蹦恿四幼约旱墓馔?。

    “她是法耶的母亲,法耶小姐和马林走得非常近?!崩戏ㄊ醋抛约旱睦吓笥呀馐偷?。

    “……我觉得你还是杀了他吧?!苯哟笨醋抛约旱睦吓笥眩骸澳阏庋寄苋??你是不是还爱着你的女儿啊?!?br />
    “别提了,我觉得我打不过那小子,昨天晚上他的剑术前半段我还能认出来是希德尼军用剑术,后半段他用的剑术我就完全看不懂了,而且那小王八蛋吃我一发擒拿掌都没事,术式抵抗高的离谱?!崩戏ㄊσ⊥贰娴拇虿还?,老法师在心里考虑了好几次,如果是真剑决斗,他估计一剑就能被那小子扫飞,双方之间的力量差距已经大于10了。

    当然如果是真打,最大的可能,就是他被那小子连人带??吵伤亩?。

    这怎么打,还不如对自己养女克洛丝与他交往的事实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莫威士家都不管这事呢,这头,还轮不着他这个老东西出。

    ………………

    听着走廊中的咒骂,中年男人坐在椅子上,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的妻子:“情况如何?!?br />
    “刚刚确认的消息,法师公会在为马林站台,猎魔人公会已经公开表示他们对马林的安全负责?!崩细救怂档秸饫锾玖艘豢谄骸袄蛏痰妓暮⒆用怯谐鸨乇?,但没有教导过她的孩子们什么叫审时度势,谢林顿,我们没有胜算,这件事情们从头到尾都是孩子们的错,连老兵协会那边,都表示了关注?!?br />
    “怎么连老兵协会都掺和进来了?!奔复蠼袒嵛歉雎砹终咎ㄊ侵心昴腥丝悸堑降?,但是老兵公会是什么意思?

    “马林北上,是因为他有一个新的急救术式通过了苦难之主的审核,需要足够的伤员,回来的时候被某个邪神掠走,然后被公正之主带回……而萨夫和吉娜没能确认马林的死讯,就上门找上了洁茜卡?!?br />
    “这些我都知道,的确是萨夫与吉娜的错,但是我的次子到底为什么会连夜赶回来!我不是说了不要让他知道吗?!”

    “是莉莎送出的信鸽,是她的个人行动?!崩细救艘×艘⊥罚骸翱且桓龊煤⒆?,但是他太宠爱他的弟弟与妹妹了?!?br />
    正在这时,小会议室的门被撞开,披头散发的女人站在那里:“谢林顿!我们的孩子死了!你在干什么!为什么不去杀了那个杂种!”

    “够了,莉莎,你难道还不明白,莫威士家对你嘴里那个杂种有多关照吗,他们甚至同意让他们的小女儿和他走到一起!”看着自己的另一位妻子,中年男人脸上满是寒意:“谁让你通知凯的!”

    “我为什么不能通知他!他和萨夫,还有吉娜都是我的孩子!”

    中年男人抬头望天,他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说——死的都是他的孩子!但是为了家族!他不能做傻事!不知道有多少人,等着卡纳家族犯错!

    “来人,把莉莎夫人带下去?!敝心昴腥伺牧伺囊巫臃鍪?。

    从他的夫人撞开门之后就站在门外的两位女仆走了过来,伸出手想要将她们的夫人托走。

    于是被愤怒与怨恨冲昏了头脑的女人扑向了自己的丈夫。

    老妇人看着这个年轻的对手最终被彼此的丈夫一掌推倒在地,摇了摇头:“把莉莎夫人带走,快一点?!?br />
    当女仆们拖着她们的主人离开,老妇人叹了一声:“我们根本无法对付马林,有太多的组织愿意帮助他,多到这其中甚至有我们的朋友……就像你说的那样,我们的敌人在等待着我们犯错?!?br />
    中年男人正准备说什么,就看到自己书房的门再一次被撞开,只不过这一次,与自己的妻子一同出现在他视野中的,还有扭曲的尸体。

    “我要我的孩子!”整张脸扭曲变形的女性尖啸着。

    老妇人摇头:“她疯了?!?br />
    回答她的是自己丈夫手中举起的转轮枪,还有随着枪声倒下的尸体。

    “把她的尸体交出去,就说是被混沌污染了?!笔栈刈智?,中年男人叹了一声:“死得人够多得了,告诉公正之神的那位主教,我们无意追究马林?!?br />
    “可是,那毕竟我们的孩子们啊?!?br />
    “上一次亡潮,我父亲有十一位兄弟,结束的时候,只有他与最小的弟弟活了下来……现在我还没有老到生不动孩子,所以,不懂事的……死了就死了?!钡降秸饫?,中年男人叹了一声:“告诉孩子们,没有足够的实力就不要想着去复仇?!?br />
    “……我明白了,谢林顿?!崩细救说阃酚Τ邢吕?,她看向自己的姐妹,后者已经被女仆托到了门口。

    看着她身上扭曲的血肉,老妇人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