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勒姆主教练 > 玄幻小说 > 马林之诗 > 一百零六节:有仇不要隔夜

英超富勒姆补赛日期: 一百零六节:有仇不要隔夜

富勒姆主教练 www.gxyuca.com.cn     法耶坐在客厅,听马林一口气说完他在北方的那些故事,之前的堑壕战斗和之后的夜战,对于有兄长在北方服役的法耶来说,倒不是什么非常吸引人的故事,不过考虑到马林在她心目中的地位,说实话这姑娘还是非常紧张的这北上出事,南下又出事,就这两天时间,法耶差一点都以为自己与马林就不能再见面了。

    在马林谈到他进入了恐虐的天梯要塞,法耶就已经处在眩晕的状态中那可是邪神的大本营??!那怕知识面再贫瘠的凡人,也明白进入这样的邪神神国,九死一生那都是一种奢望,死出一个体面感那更是一种妄想。

    最大的可能,也只是变成混沌,考虑到马林就在邪神面前,以法耶的想像,马林如果真被转化,以他的实力,一个恶魔王子想来逃不掉,至于大魔这种类似于神使的存在,也不是不可能。

    法耶突然对自己午间所想的感觉到沮丧她什么都做不到,在那种绝望的境地之中,既无法为马林复仇,也做不到手刃被转化为混沌的马林现在的马林就已经如此强大,真要到了那一天,法耶,一个只会六环术式的法师,连站到他面前的资格都没有。

    这让法耶第一次产生变强的渴望,渴望变强,渴望当绝望来临时,能够成为彼此在黑暗中的光,指引着马林走出危险的信标。

    至少如果马林最终不幸遇难,她能够亲手为他解脱这是这个世界中的爱侣,能够为彼此做到的最后一步。

    当马林说到他和洁茜卡在来之前发生的事情时,法耶终于从他的嘴里听到了一个家名卡纳。

    “你们把卡纳家的三女和四子给宰了?”

    法耶感觉有些头痛卡纳是希德尼联合的大贵族,当年莫威士家族还是公爵的时候,卡纳家族就坚定的支持着莫威士家族成为新的国王。

    “我从洁茜卡那儿听说了关于卡纳家族的故事,别担心,法耶,我从北方回来,打破死亡的传言,顺手宰了一个想将洁茜卡从我身边夺走的家伙,而她与他的姐姐一对一光荣决斗,也是在战神教会的见证下?!甭砹炙档秸饫?,露出他一惯以来的笑容:“如果要复仇,没关系,杀了便是?!?br />
    法耶想了想,感觉自己还是把事情想复杂了马林毕竟不是一般人,他北上是为了达成一种全新的急救术式,而南下时,更是在公正之神的帮助下从绝境中脱离,这代表着他在公正之神的名下已经切实挂上了名号,他可以在决斗中死去,但绝对不会被刺客刺杀。

    除非卡纳家族愿意举家合葬,那法耶倒是要高看卡纳家族。

    而且刺杀马林是一回事,能不能成功就是另一回事了。

    最重要的一点三女与四子,既不是长子,又不是长女,对于大家族来说,有时候这样的孩子,死了就死了。

    这就是贵族,只要利益足够,没有谁是不可以牺牲的,法耶甚至能够肯定,如果利益足够,自己绝对会被父亲或是那位妈妈给牺牲掉。

    比如说,像之前的曼丽妈妈一样,天真地想要让她嫁给自己家族的后代,也不想想,那些歪瓜裂枣,是不是能和马林相提并论。

    当然,就算利益足够,法耶的亲生母亲也不会同意的,毕竟,这个世界没有任何短生种能够逼迫长生种做不愿意做的事情。

    只是,她与她毕竟站在同一个男人的身后,支撑着同一个家族,在有着同样利益的前提下,妈妈与母亲才会因此而交换利益并达成一至。

    这就是贵族啊,像是母亲说的那样,是短生种之间令精灵最为讨厌的过家家游戏。

    “对了,克洛丝呢?!甭暄胖耙恢倍荚谟朊桌寄嵬?,她突然提出的问题让法耶一楞,然后看了一眼马林:“克洛丝昨天晚上说要回法师塔做实验,她做起实验就会好几天不出门,我之前心乱,没有通知她,你们呢?!?br />
    “我以为她会在你这儿?!崩蚶蚰放牧艘幌露钔罚骸跋衷谝惶?,也不是什么坏消息,她在法师塔里,没有接触外人,也不会和我们一样被要骚扰,倒是意外的安逸啊?!?br />
    小羊羔说到这儿,靠到了沙发背上,细长的腿翘起。

    “你们都被骚扰过了吗?!狈ㄒ柿艘幌?,然后想起自己下午在房间里的时候,的确有女仆长通报过有人想见她一面,当时被她下令赶走了:“话说回来,他们的消息是从哪儿来的?!?br />
    “应该是那个神使,他除了在丰收女神教会说过,也应该会去别的教会通知,马林做为丰收女神教会最看重的学徒被邪神带走,为了避免出现意外,他肯定会这么做的?!苯嘬缈ㄈ绱吮硎镜?。

    她的这句话让法耶没有任何想要驳斥的的确,这么做虽然不近人情,但的确才是最正确的选择,法耶可以讨厌那位神使,但无法指责他的所作所为。

    毕竟是公正之神的从神啊,这位苦难之主神使的作为,无可挑剔。

    “说起来,那些家伙真的是无孔不入?!崩蚶蚰芬涣车牟豢?,马林先生早上刚刚失踪,他们下午就来了,真想打烂他们的脸。

    这让洁茜卡看了这小羊羔一眼:“莉莉姆,你的种族可不好战呢?!?br />
    “既然做出了选择,要用一生跟随着马林先生,我也要学会战斗!”莉莉姆说完,扭头看了一眼法耶:“以后可不要再哭了,莫威士家的小小姐?!?br />
    “不用你说?!狈ㄒ档秸饫?,看了一眼马林:“马林先生,卡纳家族是狼人家族,我担心这个家族中有人会决心与你为敌?!?br />
    “人生在世,没有敌人做为道路上的点缀,也许会太过平淡?!甭暄磐蝗凰盗苏饷匆痪?。

    “玛雅你怎么会这么想的?”法耶,莉莉姆与洁茜卡异口同声的问道。

    “父亲时常这么说?!毙”庸媚锾岬阶约旱难福骸八淙晃揖醯貌淮蠖?,但是父亲总是不会错的?!?br />
    “我也觉得父亲没有说错,人生在世,做好好先生的确可以八面玲珑,但有的时候,总会有人觉得你的善意就是你软弱内心的外在体现?!甭砹治⑿ψ盘玖艘豢谄骸八?,我的不介意自己的人生道路上多出一个敌人?!?br />
    “只不过,如果真的想要成为我的敌人,就要做好面对死亡的觉悟?!?br />
    法耶觉得这个时候的马林,简直帅到爆炸。

    嗯,对了,他打人的时候,也是爆炸,只不过这种爆炸,比较偏向物理方面。

    在法耶的别苑吃过点心,马林决定带着自家姑娘去找克洛丝兔子姑娘虽然是一个研究狂,但总是要出门透个气看看风景的,要是听到了过期消息,马林怕她出问题。毕竟兽化在她的身上已经表现的非常严重,马林可不想因为晚了一天,等过去的时候,就看到一只像克洛丝的大兔子看着自己。

    那马林就真的要把某个管不住嘴的家伙大卸八块了。

    一行人坐着马车,到了克洛丝家,是那位老法师开的门,他看到马林的第一时间就触发了意外术,完全没有防备的马林被一发擒拿掌打飞,跟在他后面的法耶等人看着马林飞过整条街道,砸碎了对面店铺的玻璃窗,并成功引来了一片尖叫。

    “这老头真有实力,我以为他就是法师塔里一个扫地的?!崩蚶蚰房醋耪馕痪晡炊ǖ睦戏ㄊ?,对着自己的姐妹们说道。

    “不,根据泰南人的说法,一个组织里扫地的说不定就是实力最强大的?!苯嘬缈ㄐ∩牟钩涞?。

    “话说我们为什么不生气一下呢?!狈ㄒ醋抛约旱墓媚锩?。

    “这大概是因为我预见了哥哥的未来,给他加了一个石肤术的关系吧?!甭暄潘植嫜?,满脸都是一切都尽在掌握。

    老法师这个时候终于也从惊吓中清醒了过来,他看向这些与他的女儿走得很近的女孩们:“他还活着?”

    “是的,先生,话说回来,您的消息渠道有些不大畅通啊,马林在下午的时候就已经回来了?!狈ㄒ醋耪馕焕先搜锪搜锩纪?。

    “我是早上进法师塔的时候听说的消息,回来之后我就一直没敢告诉克洛丝,我害怕她听到消息之后会无法控制自己,进入无法逆转的扭曲兽化?!崩戏ㄊ醋糯拥昶汤锎诺瓿ぷ叱隼吹穆砹?,老脸不禁一红:“我这儿完全没办法呢,听到开门,过来一开,看到这小子,吓的我差一点就上九环术式了,我还在想,为什么我的预警术式没有反应?!?br />
    “好吧,无论如何,误会解除了,马林先生平安无事,我们可以见一见克洛丝吗?!狈ㄒ醋怕砹痔颓Ц读瞬AУ呐獬タ?,转而看向老法师。

    “没问题,请进吧,孩子们?!崩戏ㄊθ贸隽嗣趴?,等到女孩们走进去,他对着马林点了点头:“你有一个好妹妹,她的瞬发术式用的不错?!?br />
    马林笑的非常尴尬,但还是点了点头:“毕竟是我的妹妹?!?br />
    走进克洛丝的实验室,马林看到了各种各样的烧杯这些代表着化学基础存在是那么清透,在马林看来,这个世界的工业还没能支持如此透明的杯子,应该是法师塔的独门手艺了。

    “你们怎么想到来找我玩?!笨寺逅空驹谑笛樘ㄇ?,没有回头的她一边做着实验,一边和身边的姐妹们交谈。

    看起来的确是没有听说那些流言蜚语的样子。

    这让马林多少有些放心了,他坐到了一旁的小椅子上,这个动作让克洛丝的耳朵往后转动,然后她放下了手里的工作,转身看向马林:“马林先生回来了,什么时候回来的?!?br />
    “今天下午?!甭砹治⑿ψ诺阃罚骸安灰履闶掷锏墓ぷ??!?br />
    “嗯,没有问题,说起来我这边正在处理一个配方,如果能够完成工作,将配方卖到法师塔的炼金工坊,至少可以获得6000块的奖励金?!?br />
    “什么配方?!狈ㄒ诳疵桌寄嵩谑中睦锓?,闻言抬起头问道。

    “是维持中老年男性体面的药剂?!泵看翁岬焦ぷ?,克洛丝总是面无表情,她看向马林:“我看过书了,马林先生肯定不会有问题,这个药剂只是面向那些凡人男性?!?br />
    “喔,我明白了?!苯嘬缈ǖ谝桓雒靼坠?,这狼姑娘说完,对着马林投放了一个暧昧的秋波。

    “我也明白了,这么一想,的确值得6000块,不,甚至可以更多,如果我们可以再改良配方,我们姐妹出钱开一个药剂店,全大陆的老家伙们都会为了他们的面子把钱掏空的!”莉莉姆不愧是出自商业世家,她第一个从中看出了商机。

    “莉莉姆,你真是魔鬼?!狈ㄒ槐咚?,一边掏出小本子:“我可以拿出我所有的私房钱?!?br />
    “算上我的,我可以出3200块?!崩蚶蚰匪档秸饫?,笑容中多了一丝意味不明的暧昧:“马林先生,你准备出多少?!?br />
    “玛雅,我们有多少钱?!甭砹钟行└悴磺宄约旱墓媚锩窃谙胧裁?,他也不是投资界的天才,所以安心出钱等着大赚才是他想做的。

    “留下生活经费,我们可以出20000金?!甭暄挪恍枰伎?,对于她来说,钱是数字,早就已经印在了她的脑海中。

    “那太好了,我们以后就可以倒在金币堆成的床上睡觉了?!狈ㄒ慌氖?,然后看向克洛丝:“克洛丝,你算技术入股,两成,如何?!?br />
    “我,我听马林先生的?!毙⊥米庸媚锟聪蚵砹?,在工作状态中难得地害羞了一下。

    “那么,配方什么时候能够搞定?!狈ㄒ绦士寺逅?。

    后者思考了一下:“我还需要考虑一下成份,现在的效果非常不错,但是会对实验体的大脑造成一定的损伤?!狈祷毓ぷ髯刺?,克洛丝走到一旁的小笼子前,掀开布帘。

    出现在所有人眼中的,是一只干瘦的小鼠。

    “使用药剂之后,这只小鼠完全无法控制自己,做了27个小时,而且其间不会饮水与进食?!?br />
    马林托腮,感觉自己是不是走错实验室的他第一次见到克洛丝如此冷静的一面。

    “会死吗?”洁茜卡问道。

    “会死,它的全身器官已经衰竭,通?;嵩?2小时内死去?!笨寺逅克低?,拿起小笼子,将它放到了一旁的深坑上,抽掉笼子的底板,小鼠在落下坑之前,一支钳子从中升起夹住了它:“这是它发挥余热的唯一机会?!?br />
    马林继续托腮,感叹这异世界的科学家们真是可怕:“那是什么?”

    “北方的灰蝎子,不危险,是我从小养大的宠物?!笨寺逅克档秸饫锎蛄艘桓鱿熘?,深坑中立即探出了一只蝎子上半部份。

    “法法,和大家打一个招呼?!笨寺逅咳绱怂档?。

    正在进食的蝎子非常人性化的举起空闲的一只钳子挥了挥。

    “灰蝎子,整个大陆最毒的蝎类精怪,你们法师真可怕?!苯嘬缈ūё×俗约旱男乜?。

    “它和米兰尼打架的话,谁会赢?!甭暄盼实?。

    米兰尼毫不犹豫地跳到了马林的脑袋上,死死抱住马林的脑袋。

    “米兰尼会死的,它是一个合格的侦察兵,不是一个战士?!笨寺逅克档秸饫镏辶酥迕纪罚骸耙蛭拘晕侍?,配方现在没有投产的可能性?!?br />
    “那看起来一时半会之间,我们是没办法用金币铺床了?!崩蚶蚰诽玖艘豢谄骸按有√嫡飧龉适轮?,我就超想自己有机会能办到这一点的?!?br />
    然后他看着从刚刚开始,就托着腮的马林:“马林先生,您怎么看?!?br />
    “我觉得用金币铺床,会不会咯到背?”马林想了想,决定问一个切实一些的问题。

    “不解风情的马林先生?!毙⊙蚋岜窳吮褡?,不过看起来应该很开心才对。

    法耶开始讨论,说是本周末要去哪儿玩,她的姐妹畅所欲言,而马林做为人型拎包机,自然还是托着腮,不过手腕上的小树枝又长出了一颗果子,他想了想,将它丢向深坑。

    那只叫法法的蝎子看到果子过来,立即丢下了吃剩下的鼠尾巴,追上果子,然后迫不及待地开始进食。

    米兰尼在马林的头上发出悲鸣,马林又摘了一颗果子,递到了脑袋上,这才让这只善妒的松鼠闭上嘴不对,闭上嘴它怎么吃东西算了,反正它一时半会是没机会再装什么可怜了。

    想到这里,马林听到实验室的大门被敲响。

    中止了对话的姑娘们和马林一样,将注意力投向了门口。

    推开门的老法师看向了马林:“卡纳家的人来了,找你的?!?br />
    马林楞了一下?

    报应来的似乎有些快啊。

    站在法师塔外的年轻人咬牙切齿,从中午开始,他就被莫大的屈辱与愤怒所支配着。

    明明弟弟与妹妹都死了,为什么不报复!

    弟弟被人打碎了半边身子,妹妹被斩首,这一切难道不值得卡纳家族愤怒?!

    那怕妹妹是在真剑决斗中战死,可弟弟呢?!只是因为和一个以为死了得家伙的女友搭过话就死了!

    什么时候,卡纳家族成员的生命,变得如此廉价了。

    这不应该。

    年轻人在沉默中等待着。

    父亲不支持复仇,因为那个叫马林的家伙,据说是公正之神眼中的红人,而弟弟,始终是做的不对至少也应该在确认了他的死讯之后再动手。

    在那种情况下,马林就算杀了他与妹妹,也是因为弟弟与妹妹有错在先,对于他的处罚,很有可能高高举起,轻轻落下。

    先行一步,虽然不错,但危险也会如影随形。

    这是不智,母亲也这么说。

    但是年轻人不想听这么多,这世上没有那么多的是非曲直,真理只在持剑的臂围之间。

    今天他与那个马林,有一个人必须死。

    这是荣耀的真剑决斗。

    “是卡纳家的次子?!闭驹诖氨叩姆ㄒ醋拍歉瞿昵崛酥迤鹆嗣纪罚骸八趺椿乩戳??!?br />
    “不是说,他去中央行省了吗?!苯嘬缈ㄖ褰袅嗣纪罚骸罢饧一?,听说去年的时候就已经是殉道者序列阶梯五了?!?br />
    “真是麻烦,马林先生能赢吗?”莉莉姆问道。

    “我相信哥哥能赢?!甭暄诺幕坝锶盟慕憬忝蔷?,“你看过了吗?”法耶问道。

    “没有?!甭暄胖辶酥灞羌猓骸拔铱床磺宄?,很奇怪?!?br />
    随着她的话语,在她们的眼中,马林已经站到了他的面前。

    “你有勇气出来,比我想像的要好?!蹦昵岬睦侨丝醋怕砹?,脸上无悲无喜。

    “我杀掉了你的弟弟,所以我必须站出来,但是你必须要知道,你的弟弟的所做所为,我杀他,有足够的理由?!甭砹质掷锬米糯永戏ㄊδ嵌竦玫某そ?,据说是家族传下来的魔法剑。

    “对,你杀他没有错,而我来杀你,也没有错,这是神圣的复仇?!蹦昵岬睦侨舜友浒纬龀そ#骸鞍谓0?,马林,让我们之间决出一个生死?!?br />
    “嗯,我也觉得,既然你找上门,就代表着卡纳家族中有不同的声音,有人不希望你来,而有些人,乐见其成?!甭砹职纬鼋?,将镶着宝石的剑鞘丢向身后的老法师。

    “有什么遗言要交待吗?”年轻的狼人轻声问道。

    “你一说我想起来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甭砹治实?。

    “凯,虽然你马上就要死了,但我还是要为你解惑?!蹦昵岬睦侨怂低?,下一秒,他出现在马林的面前,手中长剑突刺。

    马林举剑,架住并拨开了刺向自己面门的长剑,双方空着的手互相在空气中擦身而过,马林的拳头落在了狼人的腰腹间,它那精美的板甲变形,开裂,最终被拳头一起打击了腹部的伤口。

    而狼人的拳头落在马林的额头,没有任何反应。

    下一秒,双方退开,狼人换了持剑的手,双手持剑再一次突刺。

    马林同样换手,然后再一次用手中长剑架住了这次突刺,但是对手的力量比上次要大,马林不得不侧身让过突刺,然后就被这年轻的狼人踢到了腰间。

    年轻的狼人收回脚,小半条腿都在麻痹状态的他感觉自己像是踢到了一块巨型陨铁,虽然对眼前的对手造成了损伤,但他有些不太清楚,这一脚到底是谁更吃亏。

    马林退了七步,腰间火辣辣的痛,第一次受伤让马林吐了一口血沫,虽然觉醒血脉让他的体质有了极大强化,但刚刚这一脚还是让他感受到了痛苦。

    看着眼前的年轻狼人,马林再一次换手,这一次,双手持剑迎向来自对方的劈砍。

    举剑,挡住这次斩击,马林手中长剑顺势刺向年轻狼人的颈部,在后者不得不退的情况下,马林顺势转身,用加速度换来带动长剑,双方的长剑斩在一起,发出令人牙酸的声音。

    这一次,在力量上有了优势的马林在荡开狼人手中长剑的同时往前迈了一步,左手持剑,右手握住剑体中部未开刃的部份,先是以剑柄击打狼人腹部的伤处,然后以前端架住狼人挥来的长剑,因为受伤而未能使上力气的这一击挡得比较轻松,于是马林侧退一步,双手持剑,再一次横向斩击。

    狼人不得不选择退一步。

    于是马林收回长剑,迈步追击,同时刺出这一剑。

    狼人不得不架起长剑,挡开马林长剑的剑尖刺向胸腹。

    长剑剑刃之间擦出大量火花,马林继续接近,同时翻转剑体,以剑脊为盾,推开狼人。

    长剑因为推开狼人而扬起,下一秒,马林侧向左一步,长剑落下,斩在了对方举起防御的长剑剑脊上,最终往下按了一小段距离,剑刃在他的脸上划开了一道伤口。

    没等狼人反应,马林再一次接近,左手持剑,右手握住剑脊,推动并撞击狼人的胸口。

    后者的长剑被马林推到了胸前,整个人都被推开。

    马林没有追击,因为他看到这个狼人外表正在发生改变。

    他在解放。

    “我记得我们是真剑决斗,凯?!甭砹滞肆艘徊剑骸澳阍谄苹嫡娼>龆返暮侠硇?!”

    “我知道!但我更想杀你!”这年轻的狼人怒吼着:“我一定要杀了你!就像你杀死我的弟弟时那样!过程不重要!”

    马林扭头看了一眼老法师,后者举着他的记录奥术水晶:“全都拍下来了?!?br />
    于是马林扭头,看着冲近的狼人,他用剑脊挡了一下对手的挥劈,借力退开的同时,空闲的右手从腰间拔出了转轮枪,对着冲近的狼人扣动了扳机。

    第一发子弹被他用长剑挡住,50的弹头在剑体上留下了痕迹。

    然后是第二发子弹,再一次打在了长剑上,弹头最终嵌在了剑脊之上。

    接着是第三发子弹,长剑发出悲鸣,同时狼人脸上的残忍笑意愈发显现。

    最后一发子弹出膛,再一次被长剑挡住了去路,带有穿甲特性的弹头在长剑上轻松打出一个孔,然后钻进了狼人的额头,最终从另一侧钻出,带走了些许碎骨与组织。

    马林落地,将枪插回枪套,转身将长剑丢还给老法师。

    走到狼人面前,将死去的他推倒在地上。

    然后看向从刚刚开始就在不远处的警官们招了招手。

    “可以过来洗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