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勒姆主教练 > 玄幻小说 > 马林之诗 > 一百一节:战场浮生

富勒姆伦敦富人区: 一百一节:战场浮生

富勒姆主教练 www.gxyuca.com.cn     法耶没把手里的代金券当一回事自己就是点心店的老板,只不过在付钱的时候,她还是将这券拿了出来,心想着毕竟是自家男朋友赚来的,而玛雅这小豹子也给足了她面子。

    店员看了一眼代金券,看法耶的眼神都变了:“这是苦难之主教会订的代金券,是发给相关友人的赠礼券,您怎么拿到的?!?br />
    “我哥哥帮了一位嗯”玛雅在用词上想了一会儿:“应该是一位阁下吧?!?br />
    “原来如此?!钡暝笔侨鲜堵暄诺?,她笑了笑:“法耶小姐,您的男朋友真的是越来越利害了?!?br />
    “你要相信我看人的眼光?!狈ㄒ锪搜锩纪罚骸岸粤?,这张代金券值多少?!?br />
    “两百块,这是金边代金券,是教会送给友教友人的,他们每个月还从我们这儿订了不少点心,送给孩子们?!钡暝苯鹑诘慕鸲畲蚪朔ㄒ幕?,然后将券的一角撕去:“法耶小姐,话说回来,您的男朋友呢?!?br />
    “和那位阁下去忙了?!狈ㄒ焓帜恿四颖羌馑闯隼戳?,这位应该是自己妈妈打入店铺的卧底。

    她点了点头,脑袋晃动的时候,露出长发中的尖耳朵。

    “走了?!狈ㄒ殴媚锩亲叱龅暝?,迎头就碰上了之前那个伤员姑娘的弟弟。

    “嗨,小弟,你怎么离开你姐姐了?!苯嘬缈ㄗ岳词斓卮蚱鹫泻?。

    小家伙看到了姑娘们,连忙行礼:“我回家告诉父亲与母亲,今天的事情多亏了姐姐们了,对了,马林阁下呢?!?br />
    “他和另一位阁下去忙了?!狈ㄒ低?,看了一眼这个小家伙:“对了,你之前为什么说那是你的哥哥?!?br />
    “哥哥啊,不,是姐姐,我姐姐不喜欢她的身份,她时常说自己要是男孩子就好了,在外面她都要让我叫她哥哥?!碧岬秸飧?,小家伙的脸上满是纠结的神色。

    “来,这些点心你拿去吧,到时候和你的姐姐分着吃?!狈ㄒ哟永锬贸鲆淮阈姆诺搅苏飧鲂〖一锏氖掷铮骸跋衷谙热ゼ依锔愕母改副ㄒ桓銎桨??!?br />
    “谢谢法耶姐姐?!毙〖一锏屯沸欣?,然后跑向了城北区的大门方向。

    “一个奇怪的姐姐,明明是女孩子,却说什么不喜欢自己的身份,再怎么改变她的称呼,也无法改变她的事实啊?!崩蚶蚰匪档秸饫锟戳艘谎劢嘬缈?,狼姑娘注意到了她的视线,有些疑惑与不解的瞪了这小羊姑娘一眼。

    然后被小羊姑娘瞪了回去。

    “我有点理解,和我差不多吧,都是不满意于自己的身体?!笨寺逅坑行┯巧?。

    但是玛雅一把抱住了免子姑娘:“可是克洛丝很香啊?!?br />
    “你是觉得我好吃吧!你这豹子放开我!”克洛丝拍打着玛雅环着她腰部的手,玛雅舔了舔克洛丝的耳朵,然后笑着将克洛丝死死抱住。

    “你们两位可是淑女啊?!狈ㄒ吡艘簧?,等到小豹子姑娘乖乖松开了兔子姑娘,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我们回去,马林去的时间应该不会很长?!?br />
    被自家姑娘提到的马林从脚边死者的脑袋上拿下头盔,将它扣到了自己的脑袋上,虽然很大,但至少能给他一点心理上的安慰面对流弹,有没有头盔有时候就是生与死的差别。

    跟着那位神明走进传送门,一出来,马林就发现自己身处战场,到处都是希德尼联合的士兵与混沌士兵,和马林之前看到的那些混沌不同,这些混沌士兵更像是普通人,只不过身上多了一些扭曲的肢体与器官。

    它们拿着各种家伙正在冲锋这一片防线,这让马林不得不抄起战死士兵手里的转轮枪,将他腰间的子弹袋子解下,然后开始努力求生。

    先是检查弹巢中的剩余子弹,然后补充了两发,接着对着冲近的混沌搂火,拿着一把斧子的混沌佬应声而倒,被子弹钻进脑壳,以它们的扭曲程度,自然不可能做到用脑袋接子弹之后还能生龙活虎,从他手里甩出来的斧子被马林接到手里,甩手就将它丢了出去,斧在空气中翻转,最终落在了正在和人类士兵扭打一起的混沌脑袋上。

    第二枪对着拿着矛冲向自己的混沌,依然还是子弹钻入脑袋,这一次这只混沌嚎叫着继续冲锋,于是马林再抬高了一点枪口,第三发子弹的落点从脸上转移到了额头,这一次这个混沌终于倒在了冲锋的路上,他手里的矛被马林拿到手里,倒持,然后投出,将正准备跳进战壕的混沌钉飞。

    马林为第四发子弹找到了一个好归宿一个混沌术士高调出场,不走寻常路的它飘浮在空中,一手一颗大火球正准备丢,马林的子弹就找上了它,打中了它的额头的子弹并没能穿透它的?;な跏?,但是撞击力让它在空中打了一个翻转,于是失控的火球将它整个人点燃,然后局式就完全失控了,这个术士哀号着从空中落下,砸在了正在冲锋的自家步兵头上,然后一阵爆炸将好几个混沌士兵也卷入其中。

    最后一发子弹,马林将它送进了拿着火枪的混沌士兵手里也许是从前面防线里拿到的?也许是自己造的?

    记住了那个混沌倒下的位置,马林开始重新装弹,同时努力将自己藏进战壕里。

    到处都是枪声,虽然不是马林熟悉的那种短点射,但是密集的枪声还是让马林的肾上腺疯狂分泌。

    装好子弹,马林左移了几个身位,侧身对着正在跳过战壕的混沌扣动扳机,然后一个翻滚让过刺下的矛,起身的时候,空闲的左手一发神圣射线立即命中了这个跳进战壕的混沌,当它开始嚎叫着跪倒并开始燃烧的时候,马林已经用枪放倒了两个混沌,然后再一次施术,这一次,从地表喷出的火焰之墙将一队混沌直接吞噬。

    小树枝在这时已经转移到了左手,它化做长剑,而马林挥动它,将冲上来的混沌连人带枪砍成了四截。

    然后一个后撤转身跃,让过砍来的长柄斧,马林在转身的同时,右手的转轮枪指向了正在转化的希德尼士兵,后者看着马林指向他的枪口,已经扭曲腐化的脸上多了一丝喜悦。

    下一秒,被掀开了脑壳的尸体倒在战壕之中,而马林落地,将转轮枪中的最后一发子弹打死了那个拿着长柄斧的混沌。

    丢下转轮枪,从腰间的枪套中拔出自己最爱的大口径短管50转轮枪,将枪口对着冲近战壕的混沌搂火,后者整个人腾空而起往后飞了一小段距离然后摔在了地上。马林面无表情的放过更近的混沌,对着他身后跟着大头兵们们冲阵的混沌术士扣动扳机,50的子弹非常顺利地将这个术士的脑袋变成了过去时。

    然后手中长剑人鞭,将那个混沌卷到了面前,一枪柄砸断了他的鼻梁,长鞭化作匕首,捅进了这个混沌的胸口,一绞一拉,用这具尸体挡住对面混沌射手的箭矢,马林将枪中最后一发50送给了那位射手,子弹在穿透了它单薄的身体后又打翻了另一只混沌。

    来不及将枪装回枪套,马林干脆用它砸向了冲过来混沌,将他的脸砸开的同时,马林让过另一个混沌的冲顶,手中的小树枝匕首捅进了那个满脸酱坊的混沌腰间,抓住他的胸甲上沿将他扯的弯下腰,匕首在瞬间就捅进了他的下巴。

    还没来得及扭转匕首,马林就被混沌扑倒在地,左手抓住刺向自己的匕首,右手扭断了掐住自己脖子的手腕,小树枝已经爬上了混沌的脖子,化成绳索绞住了它的脖子。

    推开身上的混沌,将匕首抓到手里,马林用它割开了这个混沌的脖子。起身,一头将正在与希德尼士兵扭打在一起的混沌撞翻,马林将手里的匕首压向他的眼窝,后者死命的架住马林的手,但是力量上的差距让匕首最终慢慢穿透眼珠,马林咬着牙推进着手中的匕首,最终直至末柄。

    混沌的表情凝固了,松开匕首柄,马林起身,小树枝这个时候已经绞死了另一个混沌,它跳向马林的同时抽了一下受伤的希德尼士兵,后者身上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收束。

    枪声在这个时候也已经停了下来,没有混沌从迷雾中出现,马林看了一眼四周,随手将一个伤员从死人堆里扯了出来,他的气息已经非常微弱,马林给他拍了一个治疗重伤,效果不好,于是马林用灵能在小树枝上催熟了一颗小果子塞进它的嘴里,这一次,效果好了很多,这个伤员的情况有了明显好转,而且身上的扭曲与堕落也开始消散。

    高强度的效果也许会让这个年轻人为此少活几年,但比起能够活下来的这几十年,他肯定是赚到的。

    坐到掩体后面,马林这才从脑袋上取下头盔,将它放到一旁,如果从掩体另一侧的迷雾中看过来,就会看到半顶头盔这种东西骗不了老兵,但是骗一骗没脑子的混沌倒是不会有错。

    然后远离这顶头盔,马林从死去的士兵口袋里掏出一盒烟,是希德尼北方的哈路尼牌卷烟,这家伙不错啊,马林看了看他的肩章,似乎不是大头兵。

    从烟盒里抽出一支烟点上,美美抽了两口,将剩下的半截放到了这个死去战士的身边,马林对着在阵地上走的柯林招了招手:“我在这儿!”

    “我的天,你竟然还活着,我们过来的时候碰到亚空间乱流,你第一时间就离散了,我都以为你死定了,还是预言术士找到了你的大概位置?!笨铝忠皇侄谈皇肿智?,斧上有血,枪口还在冒烟,很显然也是在战场上走过一遭了。

    “我没事,那位阁下呢?!?br />
    “碰到亚空间乱流,他为了?;の颐窍牧瞬簧?,提前结束了神降,但是他的神使能帮助我们,我们可以在伤兵院那儿找到一些伤员,如果能够重复复苏按压的过程并救活人,这就是一项全新的急救术式?!笨铝肿铰砹值纳肀?,看了一眼他手里的烟盒,立即从中拿出一支点上:“我还是第一次用我的双眼看北方的这片战场,你呢,没吓着吧?!?br />
    “我杀了好几个混沌?!甭砹执蛄艘桓鱿熘?,用指尖的火焰为自己的师兄点着烟,然后又为自己点了一支。

    “哈路尼,好烟,从那家伙身上找到的?”柯林指了指那个倒霉蛋。

    马林点头:“对,他是什么军衔?”

    “中尉,看起来应该是贵族,这烟可不便宜,我都只有在布恩和达克那些蹭一些?!?br />
    “那它就归你了?!甭砹纸褂写蟀牒械难潭丝铝?。

    “你不要?”柯林有些好奇,他也知道他的师弟会抽烟只不过看起来应该没有瘾,又或者是这个小子天生就是铁石心肠,就算有瘾也不会表现出来。

    “我不要,烟草可以让自己燃烧的血平静下来,但是不能改写我的记忆?!甭砹殖榱艘豢谘?。

    “要不要去看一下心理医生?!笨铝挚醋抛约旱氖Φ芷鹕?。

    “不需要?!甭砹肿吡思覆?,扭头看向自己的师兄:“我心我行,澄如明镜,所做所为,皆是正义?!?br />
    柯林像是第一次见证到自己的师弟是个什么心性一般瞪圆了眼睛。

    马林笑了笑:“我杀的不是人,而是一些将自己灵魂与身体一起卖给邪神的废物,子弹是我送给他们的最好礼物,死亡是我唯一能够为他们指明的方向,我还没有软弱到杀了几个混沌,就哭哭啼啼要死要活的,这里是战场,我要活下去,就必须杀死那些混沌,既然战场上总是要死人的,为什么不能死它们?!?br />
    在马林心中,什么是敌人,什么是朋友,总是分得很清楚,哥布林的幼崽算是这个世界的原住民,马林才不会痛下杀手,如果是一个被混沌侵蚀的孩子,那马林的唯一选择,也只能是用神圣灵能净化这个可怜孩子的灵魂。

    因为手下留情,才是这对个世界最大的恶意。

    “你没事我就放心了?!笨铝值懔说阃?,神色有些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