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勒姆主教练 > 玄幻小说 > 马林之诗 > 九十三节:联合行动

英超足球宝贝_富勒姆: 九十三节:联合行动

富勒姆主教练 www.gxyuca.com.cn     整个冬天,马林就是过着两点一线的生活,早上起来吃过玛雅做的早点,马林带着玛雅去教会上课,然后旁晚回家,马林下厨做两道菜,和玛雅还有过来蹭饭的姑娘一道吃过。

    法耶在的时候,马林会和他就小说的内容进行讨论,然后还会讨论一些术式方面的问题,通常都是马林施放上的心得,学习方面,马林完全是天赋型选手,术式对于他来说就是看一遍,记住了,就能用。

    法耶说光这九个字,就足够把整个大陆几乎所有的施术者都活活气死。

    对此,马林表示无能为力,因为这真的是天赋,只能说父系血脉让马林成为一个术式方面的天才。

    如果是洁茜卡在,马林会带着她上三楼——自从那个倒霉的三楼租客死了之后,马林从房东太太那儿租到了三楼,改造了一下,将三层也纳入法阵的防护范围,做为小型训练场使用。在三楼,马林会给自己挂满诅咒,然后和洁茜卡对练。

    马林不出手,只负责防御,可以说洁茜卡的战斗的确是非常有天赋,她是少数能够让马林打起精神的学徒,当然,也只有她一个人是五年级,另的学徒至少都有七或八年级。

    在马林的喂招下,狼姑娘进步很快,马林也有一些收获——学会怎么在低力量状态下和差不多力量的人打得有来有回。

    这在以后,如果碰到另一个巨人或是拥有怪力的家伙时,会对马林有所帮助。

    克洛丝不怎么来,她更喜欢她的实验室与法师塔,不过有时候她也会在这边过夜,和玛雅一起睡,说实话,马林对于克洛丝更多还是心疼——心疼她的过去与身世,对于马林来说,克洛丝有时候更像是他的一个影子。

    一样是事实意义上的孤儿,一样被人领养,一样在世间挣扎求生。

    唯一不同的是,这姑娘真的很香,而他只不过是一个臭男人。

    这让马林有些遗憾,不过无论如何,这只香喷喷的托比兔子姑娘就像是一只猫,骄傲,孤高,却又寂寞。

    还有,马林发誓,绝对没有看过什么危险的绘本。

    最后的是莉莉姆,这只小羊羔整个冬天几乎都在,她家里对此心知肚明,但是从来没出门找过她,这让马林感叹卡特堡民风淳朴之余,也挺喜欢这只小羊的尾巴——和克洛丝一样,短短的。

    等一下,是不是我的审美有些扭曲了?

    马林挠了挠头,看着墙上的美术作品,今天来见老霍夫曼,他说帮马林找了一次试练。

    什么试练没说,这让马林有些好奇——现在还是冬天的尾巴,精怪们不是在野外窝着冬眠,就是在城里夹着尾巴做怪,毕竟在这个人类都在做家里蹲的季节,任何头铁的精怪只有一个标准的流程,那就是死于非命。

    “对了,柯林,这家伙怎么看起来像是有人欠他钱一样?!甭砹忠恢倍哉飧痘系募一锓浅:闷?,说是他的师兄,但是早早就参入了军队,在北边和混沌相爱相杀,马林对他的了解就只有这家伙有点利害,他的脸色好臭和我又没有欠他钱这三方面。

    “马森听到你这说他,一定会非常无奈的,他脸型就是这样,没办法?!笨铝中ψ沤馐偷溃骸岸粤?,这次你的试练保密做的很好啊,我问导师,他都没有跟我说?!?br />
    “是吗……我有点好奇了?!甭砹直窳吮褡?,然后看了一眼老霍夫曼的办公室,正好看到自己的导师们推开门。

    随之而来的,还有老霍夫曼中气十足的怒骂:“马林说想学你们就敢教!他现在连五环术式都会了!要是他出事!我把你们吊在大教堂顶上!”

    “你又学五环术式了?”柯林看着自己的小师弟,那脸,仿佛在看一个会用两条后腿走路的怪物。

    “是啊,法耶都会六环了,我五环都认不全,说出去多没面子?!甭砹直苤鼐颓岬鼗卮鸬?。

    “法耶还大你三岁呢?!笨铝指寺砹忠桓霭籽郏骸澳愎舜杭疽膊攀??!?br />
    “马林!进来!”老霍夫曼的叫声打断了两位师兄弟之间的对话,马林小跑着进了办公室,先是给老头笑了一个——老霍夫曼出了名的面冷心慈,给他笑一个,就算之后被他丢出高塔往湖里砸的时候,也会多加一个羽落。

    要知道这个时节的湖面可是冰封得,砸不好歪了脖子,那乐子就大了。

    “今天的试练是和公正教会的一个联合任务,他们那边会给你任务简报,拿上我的信物去公正圣堂找那个老东西?!?br />
    “没问题?!?br />
    接住老霍夫曼丢过来的圣徽,马林给老爷笑甜甜的笑了一个。

    “你这家伙,快滚,我怕我气不住把你丢出窗户?!崩贤沸β钭鸥下砹?。

    于是马林二话不说,招了个手就飞快跑路了。

    柯林陪着马林下了高塔,往外走的时候还跟马林支招:“去公正教会做事呢,最重要的就是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要是感觉有什么问题不对,我建议你快点跑?!?br />
    “咦?”马林觉得自己师兄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

    “咦什么,你不懂,我当年跟着他们去做联合任务,那些学徒找到的是一个邪教徒聚会场,二话不说就冲上去了,害得我也硬着头皮往上冲,好不容易打赢了,那些傻子还问我为什么跟上来?!彼狄哉饫?,柯林的脸色非常不好,看起来是想到了什么不应该想到的事情:“我说,你们不是冲上去了吗,用泰南人的话,我舍命陪君子啊。然后他们告诉我,那个时候我应该跑路才对,赢了好说,输了我还能给主教大人带个口信,好让援军过来杀这些混帐全家,顺带给他们收个尸?!?br />
    马林差一点没被这个答案闪到腰——公正教会的各位怎么就如此头铁。

    “这只是公正教会的正常操作,所以进入任务区域一定要看好了,我知道你小子能打,但那个邪教徒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笨铝峙牧伺穆砹值哪源?,在教会大堂门外,目送马林上了马车。

    等到马车消失在街道的远方,柯林这才叹了一口气。

    站在他身边的半身人导师卡尔莫有些好奇:“柯林,你为什么要叹气呢?!?br />
    “因为我觉得我说了这么多,马林也不会听我的,如果真的有什么恶事,他一定会和那些疯子一起冲上去的?!笨铝炙植孀叛?,有些无奈的回答道。

    “不是挺好的吗,我觉得马林学的很不错,就算吃亏,也吃不了大亏,一般邪教徒根本留不住他吧,再说了,也不一定是邪教徒吧?!笨ǘ醋趴铝炙档?。

    对此,柯林摆了摆手:“不,你不了解公正教会,这些家伙对于邪教徒,就像是鱼对于猫一般?!?br />
    ………………

    马林来到公正教会,之前有所合作的公正少女站在门口,马林和她打了一个招呼——这姑娘今天穿着漂亮的皮胸甲与厚布衬衫,腰上围着一件皮裙,包铁靴看起来挺漂亮的,整体看起来没穿几件,但是从她的表现来看,很可能已经成为一位公正圣骑士——公正圣骑士阶梯十就可以无视环境温度,这点风雪对于她来说不算什么。

    “我为什么在这儿?我来接你啊?!甭砹值幕卮鹩辛苏庋桓龃鸢?,这个姑娘带着马林往教会里走:“对了,听说你获得了一件圣物?”

    世界树的嫩枝在别人眼中也许是神器,但是在公正教会的眼中,这就是一件标准的圣物。

    马林张开右手,环绕在他小臂上的小树枝探出一段枝条。

    “真有意思,看起来它有自我意识,对吗?!?br />
    “是的?!比绻潜鹑?,马林不一定会说,但如果是公正教会方面的人,说了也就说了吧。

    “那这一次我们的任务就会简单很多了,毕竟你挺能打的?!惫倥绰砹侄际钦饷淳踝诺?。

    “等一下,我们这是去干吗?!?br />
    “城北莫比克庄园,昨天来了消息,说是庄园没有人烟有一段时间了,但是根据卡特堡的记录,莫比克庄园的主人莫比克家族两个月前刚刚从北方返回?!惫倥饷此档?。

    “他们是不是疯了,卡特堡的冬天这么冷,他们家能受得住吗?!甭砹指殴倥呓袒岽筇?,听到她这么说,马林感觉这家人是不是脑子冻住了。

    “应该吧,毕竟他们家在北边也是在海港城市附近生活?!惫倥ね匪盗艘簧?。

    “玛蒂尔达,他是谁?!庇猩倌昝嫔簧频每戳斯?。

    “是马林先生,我们与丰收女神教会的联合行动,他是我们的援军?!惫倥辶酥迕纪?,扭头看向马林时,她的脸上满是歉意:“有些年轻人总是喜欢一切尽在掌握的生活,却从来没有想过,这样的生活连王国与传奇都不一定拥有?!?br />
    “我理解?!甭砹中α诵?。

    “马林?”也许是马林最近这段时间在家里蹲的时间过长,又或者是这样蹲的时间过长,并没有认出马林的少年哼了一声:“丰收女神教会是不是没有人了,让这么一个小崽子过来送死?!?br />
    马林二话不说掏出白手套丢向他的脸。

    小崽子,是时候让你见一见血,让你体验一下来自异世界的社会主义铁拳了。

    手套飞到半路就停了下来,一位老人接住了它,然后笑呵呵地将它递到了马林面前:“来,马林,你的手套掉了?!?br />
    马林沉默了一下,决定给这位公正教会的主教一个面子,据老霍夫曼说,这位主教年少时就在孤儿院中长大,一路走来,友人死了,爱人死了,二十年前,他那一届学徒就只剩下了他一个人。

    对于一位英雄,马林不吝啬于付出敬意,于是伸出手接过了手套。

    小崽子这个时候终于反应了过来:“你找我决斗!”他尖叫着,然后也掏出了手套。

    这一次,老人看了一眼他自己家的卫士,后者立即伸手拽起了他的后领。

    “关他禁闭,对来自友教的友人出言不逊,三天,告诉他的父亲,如果还有下次,我就不会再阻止他和马林阁下之间的决斗了?!?br />
    “是的,阁下,您的意志?!蔽朗客献耪飧鲂♂套永肟?,后者本来还想叫骂,但是被下了诅咒术式——千万别以为公正教会不屑于使用诅咒术式,比如说沉默术式,再也没有比这个术式能有效的让小混蛋们闭嘴了。

    马林瘪了瘪嘴,和老头打了一个招呼,继续跟在公正少女玛蒂尔达身后走进内区,同时问了一个小问题:“你的追求者?!?br />
    “不,只是一个刚刚进入教会的学徒,他本来在战神教会学习,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转信了公正之神,我们也非常困惑?!甭甑俣锼档秸舛?,她的那对漂亮的大耳朵抖了抖:“我可不是他的女朋友,连毛都没有长齐的小屁孩?!?br />
    “我也是啊,你这个打击面太大了?!甭砹中ψ潘档?。

    “你不一样,马林?!甭甑俣镂⑿ψ呕卮鸬?。

    马林扬了扬眉头,最终决定把这个答案当成是玛蒂尔达对他的善意。

    话说回来,玛蒂尔达的尾巴摆动的样子和洁茜卡不同,洁茜卡是那种非常随意的摆动,而玛蒂尔达摆动的样子如同钟摆一样精细。

    ……等一下,我的审美是不是真的出错了?

    带着这样的疑惑,马林跟在玛蒂尔达身后进入了公正教会的侧厅。

    一进门,马林就看到了自己的老熟人:“嗨,琼恩?!?br />
    “喔,我的天,怎么会是你!”正在整备着火枪的琼恩一抬头看到马林,立即惊讶的叫了起来:“我现在开始担心这个任务的难度是不是有问题了?!?br />
    “什么意思?”马林有些摸不着头脑。

    “现在有很多人说你是会走路的恶运载体,没事也能制造出事情的麻烦制造者,杀个精怪都能刷出一队混沌的送葬者?!鼻矶魉档秸舛柿怂始绨颍骸暗谌龀坪攀亲罱崭粘隼吹?,说得好像是你跟着谢拉她们做任务的时候发生的事情?!?br />
    马林一脸惆怅。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我有这么可怕吗?是的话我面前的家伙之中就有人原地拉稀。

    正这么想,一个年轻人突然捂住了自己的脖子:“我,我肚子好痛!”

    马林看着他被扶出侧厅,空气中弥漫着名为尴尬的气息。

    马林扭头,翻了一个白眼。

    我什么时候也可以这么哪壶不开提哪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