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勒姆主教练 > 玄幻小说 > 马林之诗 > 六十九节:乐子(二)

富勒姆对阵曼城: 六十九节:乐子(二)

富勒姆主教练 www.gxyuca.com.cn     在希德尼联合的南方,丰收祭有一个特殊的含义——新人与祝福。

    这是马林快要到莉莉姆家的时候才知道的东西。

    和在洁茜卡家一样,做为家族中的女儿,在被一个男性第一次邀请时,家中的男性必须站出来与其进行一场光荣的战斗。

    是战斗,不是决斗,后者是先死看淡不服就干,而前者是一场以输赢为目的,兄长与弟弟为了姐妹的幸福而战斗。

    如果姐妹喜欢这个男孩子,家中的男性多少也会放水,如果姐妹不喜欢,那战斗很有可能就会变成一场不是决斗的决斗。

    当然,如果双方的能力差距太多,比如马林这样的强龙过江,家族男性无论如何都可以投降——毕竟像是完全没有胜算的战斗,那怕战神也不会鼓励自己的信徒去送死的。

    咦,难道我要去和琼恩打一架吗?

    马林楞了一下——这小子能不能挨他一拳?

    想了想,应该是不能,毕竟也只不过是一拳就可以打死的凡人。

    如果他们要打,以能带走莉莉姆为前题,控制出力的战斗吧。

    ………………

    带着这样的想法,马林带着姑娘们上了门,琼恩家的各位热情好客,琼恩的父亲与他的妻子们早早就等在那里,琼恩的弟弟,每天都被马林乱锤的五年级生麦尔·谢林汉姆苦着脸带着马林往家族的训练场走。

    “说起来,明天都与我战斗的你为什么还要上场呢?!甭砹钟行┢婀?,因为他觉得任何和自己对打过的同教会学生都明白‘敬鬼神而远之’的道理。

    说起来,虽然这些年轻人每天都在进步,但是在绝对的力量差面前,无论怎么挣扎,都只不过巨人眼中垂死挣扎的蝼蚁!

    话说回来蝼蚁这个词好中二啊,马林觉得自己这一把年纪了,可不能这么中二。

    还是用可怜人来代替吧。

    “您以为我喜欢跟您打吗,每天中午被你锤人如挂画,我听到你来的时候早就认怂了,可我那两个哥哥不知道从哪儿受到的信息,也不想跟你打,父亲大人一生气,就让我们三个过来车轮战了?!?br />
    马林有些哭笑不得——这世上哪有这么怂的兄弟呐。

    在训练场,马林见到了琼恩和他的那个哥哥。

    考虑到自己是过来带莉莉姆去玩的,而这三位莉莉姆的哥哥很显然也会在今天邀请他们的女伴去玩。

    马林准备再收一些力。

    他微笑了起来。

    完全没有注意到站在他面前的谢林汉姆家三兄弟满脸的汗水。

    ………………

    谢林汉姆家的主人看着自己的第三个孩子尖叫着飞出训练场,不由得笑了笑——不是苦笑,而是感叹于这位马林的实力。

    远比自己孩子说的还要过份,明明有着怪力,却能控制信出力的量,如果没有足够的训练时间,这样的战斗随时随地都会出现致人于死地的情况。

    不过虽然自己家的三个小孩子看起来惨烈,但是从他们明明挂在墙上却还能挣扎几下来看,这位马林是真的留手了。

    自己的小女儿莉莉姆开心的与母亲们道别,然后跟在马林的身后离开。

    “真是利害,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力量控制,他刚刚打凯根的时候我都以为我们的儿子要死定了?!?br />
    “是啊,凯根飞起来的时候,我都以为他死定了?!?br />
    “你们不觉得琼恩飞起来的时候特别有意思吗?!?br />
    “那我觉得还是麦尔有意思,不愧是与马林先生同一个教会的孩子,他至少能坚持三招?!?br />
    孩子的母亲们正在讨论今天这一幕,而谢林汉姆家的主人扭头看了自己的三个孩子,三位到现在还在墙头挂着,看到自己父亲看过来的视线,纷纷尴尬的笑了笑。

    呵呵,我让你们笑,连自己妹妹都无法守护的废物!你们的零花钱完蛋了!

    ………………

    走出谢林汉姆家,马林感觉今天打的不开心。

    真的,非常的畏首畏尾,不像是教会的午间训练,不需要太多的控制,只需要控制住不要第一时间把对手给锤死就行——锤的再惨,教会急救组成员在哪儿,只要不是当场锤死,基本上都能拉回来。

    而在刚刚的战斗中,马林不得不精细得控制着自己的出力,生怕一个不小心,把那三位哥哥中的哪一个给锤死了。

    总不能带时候把哭哭啼啼的小羊羔带走吧。

    不过马林很快就又开心起来了——不怕,丰收祭只剩下两天,下周开始就可以逮着各位开心的锤了,据说十月份还有教会间的年赛,到时候能够上场得都是各教会的天才,可以不控制自己的力量,开开心心的打上一架。

    太棒啦!

    想到这里,马林注意到小羊羔走到了他的身边,这个有卷角的小羊姑娘看着马林:“马林先生,今天你跟谁跳第一支舞呢?!?br />
    嗯,这的确是一个问题,不过也不用思考:“应该是你的法耶姐姐,毕竟是她教会我怎么跳舞的?!?br />
    小羊姑娘打量了玛雅一眼,然后笑着退入了姑娘们队列。

    这小羊姑娘的这句话让马林不得不开始考虑舞位的顺序,可还没有等他想出一个所以然,就看到姑娘们凑到一起,叽叽喳喳得说了一堆话,然后法耶给了马林一个回话:“舞的顺序不用你想了,我们姐妹已经安排好了?!?br />
    马林有些发呆——等一下,姑娘们,我还没有想什么呢,你们都已经把我安排得明明白白了吗。

    啊……也不错啊。

    马林觉得自己最近真的越来越舒心了。

    不用去管什么,姑娘们自己就能把事情办好。

    “那你们自己决定啊,我今天就要展现卡特堡第一舞王风彩啦?!毕氲秸饫?,马林开心之余,吹了一个牛。

    姑娘们笑的上气不接下气。

    节日的气氛带着马林与姑娘们接近广场而越发浓烈,在广场的入口,马林碰到了罗根还有他的米米安,这小子脸上的些青肿,看起来是打过架了,但是考虑米米安正给他上药,所以看起来应该是赢了。

    “啊,马林……我去!你身后怎么那么多姑娘!”罗根看着马林身后的姑娘们一脸的惊讶。

    马林扭头。

    玛雅,法耶,洁茜卡,莉莉姆。

    “不多,也才四个姑娘啊?!甭砹钟懈卸?。

    完全没有注意到罗根同学脸部极为可怕的扭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