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勒姆主教练 > 玄幻小说 > 马林之诗 > 第八节:家的温暖

阿森纳VS富勒姆直播: 第八节:家的温暖

富勒姆主教练 www.gxyuca.com.cn     说实话,马林到现在脑子都是乱的。

    从转生到这个世界也就一个月的时间,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如今还成为了大主教的学徒。

    盖亚特怎么办,虽然他只是便宜老父,但毕竟是将自己捡回家的父亲,有些人连人都不会做更不要说做一个父亲,马林感觉自己真的是需要感谢盖亚特,所以,这一声父亲叫的也是问心无愧。

    毕竟,自己曾经也只是一条无家的野犬,做为一个孤儿从小活在孤儿院中,如果不是小学时那位老夫人的人生指导,不知道要走多少歪路,所以,马林对于老师抱有敬意,更对扮演着父亲这一角色的盖亚特心存尊敬。

    所以,他最终还是决定回自己家,每天凌晨去主教所在的圣堂报道。

    也许这需要马林付出更多的精力与时间,但他真的不想做一个忘恩之人……当然,还有一部份的原因是他不想让玛雅把她的尾巴给咬秃了。

    那么漂亮的银白带黑色圆环的大尾巴,本来就应该永远的那么漂亮下去,要是秃了,马林觉得自己的罪过就大了。

    柯林先生对此有些异议,但是在谢林道尔阁下的同意下,他的意见就并不那么重要了。

    所以,当马林穿着教会的灰色学徒装与玛雅一到回到自己在卡尔法大道418号的家时,推开门的女儿与儿子看到自己的老父正坐在沙发上抽烟,整个封闭的房间里全是缭绕的烟雾。

    这个中年人瘪着嘴,似乎在生着闷气,但是当他抬起头看到本不应该出现的人出现在眼前时,还是皱起了眉头:“你逃回来了?”

    “不,我和谢林道尔阁下说好了,我是走读学徒?!甭砹肿叩酱氨咄瓶盎Р逑?,然后打开了窗。

    “为什么?!崩细冈谒砗?,以不解而又疑惑的口气问道。

    “教会圣堂的客间的床比家里的软,吃食也比家里的好味,但毕竟不是家?!甭砹峙ね房醋耪飧鲋心耆擞肼暄判α似鹄矗骸拔乙丫肮咚庞材景宓拇?,更习惯了玛雅烤的肉?!?br />
    小豹子姑娘扑了过来,差一点把马林带出窗户。

    盖亚特瘪了瘪嘴,他将手里的烟头塞进烟灰缸,然后站了起来:“我去市场买些食物,你们不要出去玩,等我回来?!?br />
    “嗯?!甭砹趾吐暄乓炜谕幕卮?,然后一起走到门边,目送他下了楼梯,这才关上门。

    玛雅开心的尾巴都翘到天上去了。

    小豹子姑娘跑向了厨房,开始准备晚上所需要的食材。

    马林将学徒装的衣领束绳扯开,解开扣子,脱下学徒装,将它挂到了衣架上。

    将枪扣解开,然后将这个束胸式的枪套挂到衣架的另一个挂钩上。

    从枪套里抽出这把小巧的转轮枪,马林推开弹巢,四发.22口径的渗银弹已经就位。

    下一次要是再碰到那种切割女,只需要一枪就能够将其解决了——当然要打脑袋,打躯壳和四肢还是没办法一击毙命的。

    一般来说,转轮枪使用许可证是公会颁发的,但教会也可以直接给其成员颁发,只需要双方互相承认对方的证件有效,就不会出现各种莫名其妙的问题。

    所以现在的马林也是有枪一族了,只不过在经过完整的训练之前,马林还是没办法公开使用武器——之前的突击训练是想让马林学会怎么使用转轮枪并且不会伤到自己和别人。

    他们不会知道,马林就算是没有用过转轮枪,也至少是使用转轮枪的云玩家,各种游戏与影视作品中并不一定全都是真正的转轮枪操作,但至少军队的生涯教会了马林怎么才不会用它伤到自己与别人。

    首先,别在撞针拉开的情况下把枪口指向别人,无论巢中有没有子弹。

    这样做不会让别人紧张,也不会让自己紧张。

    剩下的就是怎么才能打得准,而不是指望着对面接得好。

    将子弹取出,将枪放回枪套,马林将子弹丢进子弹袋,然后将子弹袋丢到了自己的床上。

    枪弹分离是第二步,虽然这是一种给自己添麻烦的行动,但也是保证安全的举动,马林懂枪,盖亚特会玩枪,玛雅不会啊,这小豹子姑娘的好奇心别说一只马林,只要能挑动到她的好奇心,十二只都能杀给你看。

    而问题是马林只有一条命,而神明想来也不会给马林第二次从头再来的机会。

    所以,还是小心一些为好。

    脱下靴子,将靴边的匕首塞进枕头下,马林换上了居家的托鞋,然后是睡袍,卡特堡的春天并不温暖,到了夜里,气温会让马林感觉到冷,需要毯子与炉火来保温。

    来到炉前,马林用火钳挑好了薪柴并点燃。

    “马林,来帮个忙?!?br />
    厨房里传来的呼唤声让马林走了过去,然后从玛雅手里接过一盘土豆与小刀。

    嗯,又到了快乐的削皮时间。

    西下的太阳将最后的暖意通过窗户送入厨房,马林一边削皮,一边看着玛雅用小刀处理着一条大鱼。

    意外的,玛雅很会使用这种小刀,她能够轻松的处理鱼与小兽,将它们解剖并分门别类的处理好。

    这也许也是一种天份,马林在想,这小豹子姑娘如果有亲和的术式,会是怎么类别的呢。

    “玛雅,你做过术式亲和吗?!甭砹治实?。

    “没有?!甭暄呕卮鸬姆煽?。

    “为什么不做一次呢?!甭砹肿芳恿宋侍?。

    “因为潘斯奥猫人并不擅长术式使用,我们之中会出现天生擅长术式的人,但无法自己去学习术式?!甭暄诺恼飧鼋馐腿寐砹掷懔艘幌?,然后立即想到了这种差别的另一种说法——如果说马林像一个法师,那么潘斯奥猫人的这种术式天成,就像是术士一样。

    “那你有天生擅长的术式吗?”马林再问。

    “没有,玛雅……好像是比较笨的那一类猫人呢?!彼档秸飧?,玛雅的心情似乎有些变化,她瘪了瘪嘴,但最终还是对着马林笑了起来:“不过有马林就好了,马林哥哥一定会?;ぢ暄诺?,对吗?!?br />
    马林点了点头,同时一把抓住这小豹子姑娘的尾巴。

    玛雅一下子瞪圆了眼睛。

    马林笑着将尾巴从她的嘴边移开。

    “再咬,真的会秃的?!?br />
    在这一刻,马林语重心长的做出了解释。

    玛雅眨了眨眼:“我不咬?!?,然后将尾巴从马林手里抽走。

    不知道为什么,马林总感觉玛雅的脸有些红,单身四十年的社畜思考了一下,决定将这归咎于太阳所散布的最后一丝热量上。

    但无论如何,这样的小豹子姑娘挺可爱的。

    ……赞美太阳。

    半步炼狱说

    正在处理签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