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勒姆主教练 > 修真小說 > 武神皇庭 > 第一百三十章 密探本色

富勒姆主教: 第一百三十章 密探本色

富勒姆主教练 www.gxyuca.com.cn     因為,他隱隱的感覺到羅平昌身后還有故事。

    他需要自己強大起來,今后才能幫到他。

    所以,這種互相利用的利益結合體,再加上葉滄海的人格魅力,羅平昌徹底的服了。

    其實,葉滄海不知道的就是,羅平昌的震撼遠遠比葉滄海對他實力的褒獎大得多。

    光是最近主子傳給他的弓身彈影和蝕月三殺這兩套武功來講,羅平昌能感覺到,它們的等級估計早達到了地級上品,甚至極品都有可能。

    這兩套武功太適合羅平昌了,攻擊迅速,出手致命,簡直是搞暗殺,搞伏擊,打悶棍的不二法寶。

    看著羅平昌的身影隱沒在黑暗之中,葉滄海在尋思著,還得為羅平昌找一套真正的輕身功夫才行。

    對于一個暗藏的殺手來講,飛檐走壁太重要了。不然,速度不快怎么能跟上敵人的腳步。

    葉滄海甚至想到了日本的忍術!

    忍者是相當可怕的,他們完全不能用常人去推斷,從你意想不到的角度突然發起攻擊或者潛伏著,往往能收到奇效,甚至擊殺高過自己好幾重的強者。

    不曉得中大獎系統里面是否有這套武學,葉滄海很是期待。

    只不過,下一步就是晉級先天。

    這是一個大境界,定必不容易。

    畢竟,就是在海神國這個武功昌盛的國度里,先天強者也不是多得滿地爬的地步。

    像來東陽城也有一段時間了,葉滄海見過的先天武者還不到一只巴掌數。甚至,把摘星關都加進去了。

    光論東陽城,目前好像還沒發現一個。

    這說明,晉級先天的難度有多高?

    估計,萬之十左右,一萬個武者之中也僅有可憐的十個左右的先天強者脫穎而出。

    屬于那種鳳毛麟角之輩,天才中的天才,精英中的王者。

    “這么急著把我招來是不是有好酒喝了?”二個時辰過后,宇文化戟的笑聲傳來了。

    “少來!”葉滄海翻了個白眼。

    “沒酒喝有屁快放,老子才沒閑功夫跟你瞎扯?!庇釵幕砩媳淞?。

    “杭征西這個人你知道不?”葉滄海問道。

    “當然,虎關守關的千戶?!庇釵幕檔?。

    “此人是孟飄雪的人?!幣恫綴K檔?。

    “你確定?”宇文化戟皺了下眉頭。

    “當然!”葉滄海點頭道,“不過,先前在落雨坊向我挑釁,結果被我打了個半死。只不過錢宗明等人在場,不然,我一刀砍死他?!?br />
    “錢宗明是不是跟他一伙的?”宇文化戟道。

    “不像?!幣恫綴4鸕?。

    “那就好?!庇釵幕閃絲諂?。

    “你好像很緊張錢宗明似的?”葉滄海倒是有些意外。

    “錢宗明在省里面,如果連他都是一伙的,那豈不說明孟飄雪的手已經伸進省里了?這下子越弄越大,不好收拾啊?!庇釵幕渙秤裘?。

    “錢宗明不是,但是,也不能保證省里沒有別的官員是他們的同伙?!幣恫綴5?。

    “麻煩!”宇文化戟擰了一下鼻子,看了看葉滄海,道,“你小子別跟我講杭征西這個人,是不是想讓我出面擺平你打架的事?

    我跟你說,那是不可能的。

    一般事我都不會插手,因為,我還不想暴露了。

    所以,今后注意點,出了什么事你自己想辦法擺平。

    我跟你說,密探都是這樣的。

    每個密探都擁有獨當一面的能力,不然,你就不是一個合格的密探?!?br />
    “我沒想求你出手,只是跟你通氣一下。也許,虎關還不止杭征西一個?!幣恫綴R×艘⊥?。

    “那就好,不過,你小子麻煩大了?!庇釵幕蝗灰渙車男以綻只?。

    “我知道你會跟我說杭家的事?!幣恫綴7爍靄籽鄣?。

    “神了,你小子還真會算。

    算啦,幫不上你給你提供一點線索還是必須的。

    杭家可不簡單,海州府尹就姓杭,叫杭成剛,還是杭征西的堂叔。

    還有杭洛,海州省都指揮府同知大人,還有”宇文化戟說道。

    “我好像捅了一個不小的馬蜂窩?!幣恫綴?嘈α誦?。

    “絕對一個馬蜂窩,而且,窩可不小,一個正三品,一個從三品,還有四五品的幾個。

    杭家在海州是大族,經商的人,做官的有,武將有,文官也不缺。

    目前來講,你還是應該去找個靠山。

    不然,麻煩大了?!庇釵幕?。

    “你不幫我就算了,到時,萬不得已老子把密探給撩出來擋,料必杭家也會有所忌憚吧?”葉滄海干笑了一聲。

    “你小子,說好不許亂用的。你這一弄出來,不是暴露了?還有,你就一塊鐵令而已,像杭成剛杭洛之流未必會怕了你,反倒會招來殺身之禍?!庇釵幕?。

    “把你的銅令借我一用?”葉滄海問道。

    “那能借嗎?”宇文化戟翻了個白眼。

    “我這可是報效國家,杭征西加入了叛黨集團,我是為國殺賊。你們就袖手旁觀,令人心寒啊?!幣恫綴K檔?。

    “說什么都沒用,一個密探,如果沒有獨擋一面的能力,要你這樣的廢物何用?被殺就被殺了,眼不見心不煩?!庇釵幕孟亂瘓浠?,身子一晃溜了。

    “你個天殺的!把老子帶進去又不管”葉滄海忍不住罵娘了。

    “一入侯門深似海,一入密堂下地獄,小子,好好想想?!閉饈怯釵幕詈笠瘓浠?,突然嘭地一聲飛來一個麻袋,葉滄海趕緊閃。

    “怕什么,送你一件禮物。這家伙鬼鬼崇崇的跟著你,你居然沒發現,做為密探,有些不合格?!?br />
    “呃呃,他是誰???”葉滄海趕緊問道。

    “我哪曉得,自己審一下?!?br />
    葉滄海擰著麻袋下了地下密室,這密室也不曉得宇文化戟哪里搞來的,位于一個平房下邊,倒是非常的隱秘。

    打開麻袋,一個血糊糊的人冒了出來。

    那家伙尖嘴猴腮的像只猴子,身材瘦小,長著一對老鼠眼。

    不過,葉滄海鼻子抽了抽,突然大喜。

    因為,此人身上居然留得有殺死鄭通的兇手味兒。

    不過,可以肯定,他并不是殺人者,只是同伙而已,這可是個重大線索。

    到時,順藤摸瓜,兇手豈不馬上就浮出來了。

    為了防止兇手自殺,葉滄海把尖嘴猴腮剝光了,里里外外檢查了好幾遍。

    敲下了他三顆毒牙,又從大腿處削去了一點毒皮才放心的戳醒了他。

    “閣下,爽快點,你是誰?”葉滄海問道。

    “落你手上了還有什么可說的,不過,你用的什么法門把我弄昏的?”尖嘴猴腮一臉不服氣的問道。

    “這個重要嗎?”葉滄海問道。

    “當然,至少,死我也要死個明白?!奔庾旌鍶?。

    “呵呵,不是我干的,我沒那能力一下子干昏你?!幣恫綴Pα誦?。

    “果然如此,就憑你,怎么可能干昏我。嗎得,真是倒霉!”尖嘴猴腮罵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