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勒姆降级了吗: 1359 不速之客

富勒姆主教练 www.gxyuca.com.cn     不過陳默也不懼怕,即使他們找到自己又怎么樣,那就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如果沒有人提供線索的話,僅僅是靠著他們去找,恐怕是找不到陳默的,因為那個破舊的廠房里面并沒有什么監控,當然了,在那些路口的附近,應該是會發現一些端倪的,但是等找到那個的話,應該都不知道到什么時候了。

    所以這件事情對于陳默來說,并不是什么大事,陳默覺得自己現在的當務之急就是要找到秦世松。

    找到了秦世松,才能問出來自己姥姥姥爺的下落,如果他們還活著,那簡直就是太好了,自己也要必須前往救助他們。

    想著這些事情,陳默覺得自己再也睡不著了,索性就坐起來修煉一下,然后再起床。

    “咚咚咚”

    就在陳默修煉的時候,聽到了門外有一陣敲門聲,確切的說,應該是砸門的聲音,聲音非常的大,仿佛是要把那扇門給砸破一樣。

    陳默皺了皺眉,是誰這么大早上的就來敲自己家門,而且這么大聲,讓陳默的心里感覺到非常的不爽。

    就在陳默想著要不要起床去看看的時候,陳默聽到了腳步聲。

    看來自己的父母應該是在家的,他們現在應該是去開門了。

    于是陳默便沒有起身,而是繼續的打坐修煉著。

    “你來干什么?”

    打開門后的胡淑華,看到前來的人的時候,臉色變得非常的難看。

    這種表情很明顯,胡淑華是非常的討厭這個人的,至少是不愿意見到他的。

    “呦,怎么了?不歡迎我來呀?我是想著剛好到建日縣這里有事情,順便來看一看你,還以為你這些年過得有多好呢,沒想到就住在這個破爛的小房子里面,你現在是不是后悔當初自己的選擇呀?”

    來的人一邊說著話,一邊撥弄著自己手腕上的手表,那款手表看上去價值不菲。

    甚至只是這一款手表,就比陳默家的這幢房子還要貴重。

    “這個就不需要你管了,我現在過得很幸福,如果你沒什么事情的話,就不要進來了,我們這里也不歡迎你?!?br />
    胡淑華沒好氣的對著來的人說道。

    “別呀,怎么也是老朋友,陳天城呢,陳天城在哪里?這么久沒見了,怎么也得出來見見聊聊天呢”

    即使胡淑華下了逐客令,來的人也非常的臉皮厚,趁著胡淑華想要關門的間隙,嗖的一下,從空隙里鉆進了陳默的家里。

    進去之后,一邊環視著陳默家的環境,一邊說道,那表情非常的復雜,嘲笑的意味十足。

    “誰呀淑華?”

    聽到了外面的動靜,陳天城從房間里走了出來。

    本來今天沒有太多的事情,陳天城是準備睡一個懶覺的,但是沒想到大早上就有人要來打擾自己,自然內心里火氣是有一些的。

    而且從他模模糊糊聽到的內容來判斷,來的這個人,胡淑華應該是不歡迎的,也就是說并不是自己家里比較親近的人,這就更讓他的心里不高興了。

    一邊走著,陳天城一邊揉了揉自己比較惺忪的雙眼,隨后看到了來的人是誰之后,陳天城瞬間睜大了眼睛。

    “秦世松!”

    陳天城又看了一遍,確認了之后,嘴中喊出了一個名字。

    來的人就是陳默心心念念,想要找到的,也就是陳天城的情敵秦世松。

    秦世松留著一個寸頭,頭發看上去烏黑發亮,應該是上過了油的。

    一雙眼睛雖然不大,但是看上去卻異常的精明,一看就是很有心計的人。

    他穿著一身西裝,看上去應該是定制的奢侈品,而且一看就知道價格不菲。

    腳上蹬著一雙贈光瓦亮的皮鞋,看上去好仿佛是擦了很多的鞋油一般,非常的亮,甚至都能照出人的臉似的。

    脖子里帶著一個很粗的金色項鏈,手上除了手腕處的那一塊非常貴重的手表之外,還帶了一個很寬大的金戒指。

    這一切都在凸顯著他自己身份尊貴,又或者是他有多土豪。

    此刻的秦世松,還在眼睛環視著陳默的家里的一切,時而露出了一副鄙夷的表情,仿佛這些東西在他看來,是有多么的不堪入眼一般。

    秦世松的心里,現在正在忍不住的偷著笑,他覺得自己跟陳天城站在一起一對比,胡淑華一定會悔的腸子都要青了。

    當初胡淑華的父母并不同意自己跟胡淑華在一塊,是因為他們覺得自己并不太靠譜。

    當然了,秦世松并不見得對胡淑華是有多真愛,當時也不過是看著胡家能幫上自己一把而已。

    即便是如此,現在看到胡淑華過得這么寒酸貧窮,秦世松的心理還是非常的高興的。

    甚至心里似乎有了一種大仇得報的快感。

    “天城啊,這么多年不見,你倒是憔悴了不少啊,看來這日子過得確實有些清苦呀,唉,你們這房子簡直是太小了,這樣吧,你要是需要的話,可以跟我說一下,我送你一套也無妨”

    聽到陳天城的話,秦世松轉過頭來打量了一下陳天城,隨后臉上露出了一副皮笑肉不笑的神情,對著陳天城說道。

    那語氣,仿佛他是一個過來扶貧的人一般。

    “你們這沙發,唉,也真的是太舊了,這桌子這電視天城啊,不是我說你,這么大個人了,這么多年了,怎么還是什么都沒混出來,再不濟你也還有陳家呀,看來你在陳家的地位,也不怎么樣???”

    瞅了陳天城一眼之后,秦世松將眼睛繼續的轉向了陳天城家里的那些家具上面,接著說道。

    陳天城自然知道,秦世松這番話,并不是真的想要幫助自己,而是想要借次機會,嘲笑一下自己而已。

    不過對于秦世松這種小人,陳天城是不會在意他說的話的,也不會著了他的道了。

    “秦世松,你別欺人太甚,我們家不歡迎你,你趕緊走,再不走我就打電話報警,說你私闖民宅了”

    還沒等陳天城說什么,一旁胡淑華看上去一臉怒氣,對著秦世松說道。

    一邊說著,她一邊想要過來,拽秦世松的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