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勒姆vs埃弗顿赛果: 第4274章 逃脱

富勒姆主教练 www.gxyuca.com.cn     灭顶的?;性谛《衲У耐菲ふǹ?,让他的发根都竖起来了,整个人发麻又恐惧。

    面临死亡,没有人能够非常淡定,在这样的压力下,小恶魔感觉自己仿佛身处泥潭之中,连行动都变得缓慢了。

    他往旁边看了一眼,看到宁舒正在擦自己脸上的血,也许是在血色的影响下,她看起来气色居然不错的样子。

    小恶魔心堵得不行,这样都不行,心态都崩了呀,特么的,这样都不死吗。

    宁舒察觉到小恶魔的眼神,顿时朝他露出了一个挑衅的笑容,这个时候都还敢分心,你很勇哦!

    小恶魔一气,连出招的章法都乱了起来,更是被伐天压着打,有点支撑不住了,他面色惨白,颧骨的地方带着病态的酡红,一激动,整张脸都红了。

    一道鞭影打在小恶魔的身上,直接划破了他的衣服,留下了一道血痕,噼里啪啦的跟放鞭炮一样,小恶魔的身上出现了好多的血痕。

    宁舒挑眉看着这种伐天挥舞鞭子,小恶魔浑身凌乱美,还有一种凌虐之美。

    怎么总觉得这画面有些奇怪,伐天是不是玩得很高兴呢。

    但是被打的小恶魔就非常不高兴,非常疼,疼入骨髓,而且鞭子上还有什么力量随着伤口侵入了身体之中。

    带着一股股阴冷的气息,让人非常不舒服,难道他在鞭子上抹了毒药么?

    现在的情况是打不过啊,难受!

    小恶魔点开了一个黑洞,迅速跳进了黑洞逃之夭夭了。

    宁舒和伐天对于小恶魔的逃跑都没有放在心上,跟小恶魔打的时候,伐天都没有用全力。

    小恶魔不是他们主要敌人,而是旁边虎视眈眈的李温。

    除开李温,周围还有很多人在窥视,也不知是敌是友,他们现在的情况非常不好。

    这出戏变得不是那么精彩了,怎么能打着打着就逃跑呢,还不如之前的战斗,至少有人尊重战斗,至死方休。

    不死一两个人都显得战斗都是儿戏。

    伐天对宁舒说道:“他跑了,我没有杀了他?!?br />
    宁舒:“你现在还觉得我跟他之间有情谊?”

    以前有点浅薄的关系,能往人的身上扎刀子,还有什么情谊。

    老实说,看到小恶魔利用黑洞逃跑了,宁舒心里特别不爽,特别不爽。

    轮回世界也是她幸幸苦苦建造出来的,可惜为他人做嫁妆了,耗费进去的资源不少。

    心情不爽的宁舒决定将轮回世界抢回来,跟绝世武功海洋之中的生灵位面连接,还能供很多的灵魂往生。

    至于守护者,一个守护者消失了湮灭了,还会诞生时守护者。

    如果轮回世界都灭亡了,跟轮回世界相连的守护者肯定会跟着一起灭亡,但如果轮回世界没有了守护者,没有多大的影响,最多就是耗费力量诞生守护者。

    到现在,绝世武功的轮回世界都还没有诞生守护者。

    不知道诞生出来的守护者是什么样子的。

    李温站了起来,“好看,赏?!?br />
    宁舒矜持地说道:“谢谢皇兄,赏什么?”

    李温拿出了一个盒子,这个盒子通体白色,是玉石一般的材质,直接扔了过来,伐天用鞭子卷住了盒子,并没有直接接,就怕盒子里是什么危险物品。

    鞭子缠绕住了盒子,看没什么动静,伐天拿过盒子,心里很警惕,小心打开了盒子,是一枚泥搓的泥丸子,散发着一股苦涩的味道。

    伐天沉默了一瞬,把盒子递到了宁舒面前,宁舒看着泥丸子也陷入了沉默之中。

    宁舒咳嗽了一声,“皇兄,这是什么?”

    “你也是在小世界里穿梭的人,你难道不认识吗?”李温表情很淡漠,心里指不定在生气。

    宁舒满头问号,“难道是巧克力豆?”

    那我真是谢谢你赏我一颗巧克力豆。

    李温面无表情地说道:“丹药,用虚空的东西炼制的?!?br />
    宁舒心里啧啧了一声,跟泥搓的,丑得很。

    李温:“赏你,你吃吧?!?br />
    宁舒才不会吃,把盖子一合,“等一段时间再吃?!?br />
    李温:“这丹药对你的伤可是有好处的?!?br />
    宁舒才不会相信李温这个狗东西,她宁愿痛着。

    说不定把她当成小白鼠给他试药的,这种东西一看就不好吃,有没有毒另说。

    她为什么要吃这么危险的东西。

    没有理由??!

    宁舒:“你来这边有什么事情?”

    “这边发生了事情,我过来看看,看到了一出好戏?!崩钗虏痪腥ツ睦?,去哪里都行,既然这边有热闹看,当然要来看看呀。

    只不过刚好是宁舒的热闹。

    宁舒:“那你走好?!比绻钗乱值幕?,他们这边没有胜算。

    她和伐天都受伤了,比人多,虽然有神石一族,但李温那边的人数不少。

    李温这是想做渔翁么?

    如果李温非要打,那能怎么办呢,只能满足李温的想法,那就打呗。

    宁舒现在总算明白虚空生灵都不太动弹了,那时因为动弹的代价太大了,一旦拿出命去博,博赢了也会被别人简陋。

    打架的代价太大了,宁舒觉得这次如果能够活下来,她也不会打架了,没事吃美食喝奶茶看电影都比打架好。

    她现在浑身痛得打摆子,还要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跟李温打架。

    李温毫不掩饰自己的好奇,“按理说你该死的,你怎么没死?”

    受了那么严重的伤,致命伤都不致死吗。

    有些东西不是守护者根本不知道,宁舒其实也不知道,位面诞生地给给予一定的能量,把守护者的命给吊着。

    李温更是无从知晓,毕竟他本身并不是守护者。

    守护者有自己要尽的责任,但好处也是有的。

    宁舒:“关你屁事,你管我死不死,你就是想看到我死?!?br />
    他就是这么不安好心。

    李温并没有否认的话,仿佛科学家遇到了不解的题,想要研究研究,现在李温的眼神就像要把宁舒给解剖,兴趣盎然。

    宁舒在他的眼中大约就是小白鼠一样的存在。

    宁舒:???

    这种情况比李温要跟他们打架还要糟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