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勒姆主教练 > > 御前心理師 > 第七十六章 鋒芒

富勒姆对维拉: 第七十六章 鋒芒

富勒姆主教练 www.gxyuca.com.cn     直到走近時,柏奕才看清,柏靈身上的外衣有幾處裂痕,擼起的衣袖下,隱約可見一片紅腫。

    “柏靈……?”

    柏靈迅速將兩只袖子放了下來,她向著柏奕擺了擺手,示意自己沒事。

    然后,她慢慢走到宜寧郡主身前。

    宜寧也居高臨下地望著眼前的庶民。

    是的,看柏靈的衣服就知道了,除了腳上那一雙官靴,這人渾身上下就沒有一件值錢的東西。

    而官靴,是平民們最喜歡湊錢買的東西——它耐用、美觀,穿起來官府也不查,走南闖北蹬著它能顯得自己特別有來頭。

    宜寧在玄青觀時,就經??醇切└雎磽艫納倘?,腳上蹬一雙官靴。

    就像今日的柏靈一樣。

    四目相對,一片寂靜。

    周圍只?;鳶訝忌盞倪侔?。

    “你敢動我的人?”宜寧的聲音帶著威脅,“你知道我是誰嗎?!?br />
    柏靈瞥了一眼近旁的兩位道人——她們的劍現在還落在地上,手也軟綿無力地垂落著。

    她們、還有更多隨宜寧郡主而來的道人,此刻都用含著怒意的眼光盯著自己。

    柏靈輕笑了一聲,她平靜地抬頭,“我真的要提醒郡主一句,如果殿下再敢在營地前胡來,小心……被亂刀斬于馬下?!?br />
    此言一出,道人們的聲音頓時沸騰起來。

    站在柏靈身后的韋十四亦將雙刀橫于身前,作出隨時防御的姿態。

    繡春刀的寒光映照在宜寧眼中,她一聲冷嘲,“誰給你的膽子,竟然這么和我說話?”

    柏靈回過頭。

    “鄭大人?!?br />
    “誒?!敝C芰ε芰斯?,“柏司藥什么吩咐?”

    “您來給郡主殿下說一說,是誰給我的膽子?!?br />
    鄭密擦了擦頭上的冷汗。

    他看看柏靈,又看看宜寧,嘴里不住地道,“哎呀,哎呀……這鬧的?!?br />
    宜寧的眼睛微微瞇起。

    鄭密口中的“柏司藥”她也聽在耳中——那么眼前的這個少女,應該就是今日名震京畿的承乾宮司藥柏靈了。

    鄭密再次陪著笑臉,“柏司藥,您看看,您這又是何苦呢,依本官看,宜寧郡主呢也是因為擔心小郡主的安?!?br />
    宜寧不可置信地看向鄭密,“你在替我向她求情嗎,鄭密?”

    鄭密無奈地嘆了一聲,“郡主殿下,真的算我求求您了,您也少說兩句吧!

    “今晚朝廷有重擔落在柏司藥的肩上,流民營地的數千官兵,到明日午時三刻前都聽從柏司藥的調遣!您何苦這個時候跑來往刀口上撞?

    “真要是里頭的兵全沖出來……郡主啊,您帶的這點兒人能頂個什么事兒?”

    不止宜寧,連站在柏靈身后的柏奕也怔了一下。

    柏奕回過頭,看了看在營地中巡邏和待命的士兵們。

    雖然只是草草望了一眼,但柏奕已經在這里頭看出了三撥人——京兆尹的官兵,申集川的隨行部隊,以及……

    建熙帝的半個左衛營。

    柏奕的臉色驟然轉青。

    他的心臟再次開始狂跳——柏靈這是……又給自己找了什么麻煩?

    宜寧郡主的臉色也霎時變得不好看。

    她此刻終于明白,剛才柏靈那句將自己“亂刀斬于馬下”并非狂言妄語——她從傍晚時帶人來城南搜尋宜康下落,想進此處營地的時候就屢屢受挫。

    看來,也是這位司藥的手段。

    “郡主!”一旁的道人連忙上前扶住了宜寧的手臂。

    宜寧定了定神,再次看向柏靈,目光中已多了幾分忌憚。

    “我們帶宜康……回去?!幣四ぶ韉蛻愿賴?,“等明日過了,再——”

    “宜寧郡主想走?”柏靈冷聲道,“您還是請留步吧。傍晚的時候您就帶人以要尋找失蹤的宜康郡主為由,要求進流民營地搜尋,我擋下了;

    “這會兒宜康郡主回來了,您又憑著今早柏奕和拂塵道人在京兆尹衙門的沖突,直接斷言是柏奕串通的流民……”

    柏靈看向宜寧郡主,眼中流露嘲諷,“誰知道宜寧郡主你是不是在賊喊抓賊呢?還是……先留下來受審吧!”

    宜寧郡主的臉扭曲了幾分——她是有封號的貴女,如果沒有天子的親令就連大理寺的傳訊都可以不應不理,現在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女孩子竟然……

    她竟然……

    宜寧勃然大怒,發出了一聲駭人的喝斥——“大膽!”

    柏靈抬起下頜,輕聲下令。

    “抓人?!?br />
    身著鐵胄的士兵魚貫而出,將宜寧郡主與她身邊的道人全部圍了個水泄不通。

    有道人拔劍以對,柏靈發出了一聲嘲諷的低笑,輕聲補了一句,“有敢反抗者,按通敵造反論處,格殺勿論?!?br />
    士兵們以整齊劃一的拔刀聲為回應,所有人嚴陣以待。

    這一幕,連柏奕都看得有些兩眼發直。

    柏靈究竟是在什么時候變得如此鋒利……他竟是全然未察。

    宜寧的身體輕輕顫抖,此刻她終于回過神來,對著身后的同伴們連聲說道,“快……快把劍都放下……不要正面沖突!”

    “柏司藥!”擔架上的宜康忽然喊了一聲。

    柏靈垂眸,看了看眼前這個漂亮的小姑娘,“怎么了?”

    “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和鄭大人說,”宜康輕聲道,“是關于今晚在城南廢舊塔樓的,如果鄭大人現在沒有別的事……”

    “好啊,我也正要和宜康郡主說這件事呢?!卑亓櫚懔說閫?,她看了看東面塔樓的方向,“不出意外的話,鄭大人的手下現在應該已經把那群人一網打盡了?!?br />
    “誒?”宜康愣了一下。

    “你剛被他們抓住的時候,柏奕就拜托了幾個流浪兒過來報信?!卑亓榍嶸饈?,“鄭大人當時就派兵過去了,不過看起來沒有趕上,所以最后還是用了柏奕的土法救人?!?br />
    “不晚,不晚?!幣絲盜⊥?,“反正我沒事?!?br />
    “郡主的腿沒事嗎?”柏靈問道。

    “沒事,我自己知道的,沒有傷到骨頭?!幣絲登崆崦嗣捧?,“這點傷不算什么——”

    “還是先讓軍中的正骨大夫看看吧,”柏靈看向鄭密,“鄭大人,帶宜康郡主進去給軍醫看看吧,筆錄的事情也交給您了?!?br />
    “好?!敝C艿閫?。

    “等等!”臉色難看的宜寧郡主忽然插言,“讓我也一道……一道去聽聽吧?”

    柏靈笑了一聲。

    這笑聲是如此刺耳,扎得宜寧郡主滿臉通紅。

    “可以,宜寧郡主最好是能原原本本了解一下今晚發生的事?!卑亓榘浩鶩?,“但你只能聽,不能講話,倘若你多說了一句,立刻拖出來杖責二十……能接受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