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勒姆主教练 > 修真小说 > 一剑倾国 > 227、焚绝学以毁道统

英超埃弗顿与富勒姆: 227、焚绝学以毁道统

富勒姆主教练 www.gxyuca.com.cn     玲珑天。

    张怀山在彻底确认五行大阵破灭时,秦素芳已经杀到了第五层。在他试图利用玲珑天残余的力量为五行院做点什么时,一千多个谍眼全部战死,没有一个在秦素芳手中走过第二招。到最后,他只剩下开启神光镜大阵守护他的数百个护法弟子,虽然他们要比谍眼强,可是他们一旦去迎敌,就会撤离大阵,他就会处于无防护的状态。

    从张怀山接手玲珑天的第一天起,他的师父就告诫过他,身为玲珑天的掌管者,他的使命是与之共存亡,反之,玲珑天不灭,他就不能死,否则玲珑天一旦落到敌手手上,后果不堪设想。

    秦素芳杀到第六层,到肉眼可见的敌人死绝,张怀山都还是不肯从神光镜里出来,她便只能等,因为她接到的命令,不是真的要破坏玲珑天,否则她将会以比现在更快十倍的速度杀人。

    张怀山心中发憷,长久以来被灌输的理念,使他提不起勇气出来跟对方厮杀,只得用高叫声壮胆:“秦素芳,你这一手无双拔剑术果然厉害,可是,我不出去,你就不能奈何我,只要我门中任何一个高手赶过来,你都将陷入死地,不要把道统看扁了,混账!”

    “师父,救救我!”

    张怀山话音方落,季轻候拿刀架着赵志敬走了上来。后者涕泪俱下地哀求,令闻者动容。季轻候想到以后就要跟这种人共事,脸颊不住地抽抽,但是很快收心敛神,避免被张怀山看出破绽。

    “乖徒儿!”张怀山看到赵志敬眼窝身陷,脸上紫青乌黑,显然遭了一顿胖揍,不禁颤声道,“谁对你下的手,简直简直残暴!”

    “张怀山,想要你徒弟的命,就叛出五行院,加入我们燕子坞,替我们掌管玲珑天,否则,我就让你徒弟人头落地!”

    李香君缓缓走出,对张怀山发出不容置疑的命令。

    “你休想!”张怀山目眦欲裂,此刻相比起胆怯,被人如此要挟,简直是在侮辱他。作为玲珑天的掌管者,他对五行院的忠诚毋庸置疑,哪怕把他亲生父母抓来,也不可能就范,何况只是一个徒弟。

    赵志敬向张怀山传音道:“师父,我有一个计谋,可教他们死无葬身之地”

    “哦?”张怀山道。

    赵志敬道:“师父且传徒儿变小咒语,我知道元师弟在哪里,并且正在施展神境御敌,只要我驾驭玲珑天去,到时有元师弟的神境为玲珑天补充能量,何愁杀不死他们?”

    张怀山心中一喜,心道这确实是个好主意。并且他也相信赵志敬骨子里对五行院的忠诚,是绝无法改变的,立时就信了八分,剩余二分,是他为人谨慎,正打算再行试探一番,确认徒弟没有背叛,再交付咒语,突听一个急切脚步声奔上来。

    “长老,长老快阻止他们,他们要夺玲珑天,首席正迎战燕朝阳,我等奉命阻拦,没成想失败了,求长老一定要拖延足够时间”那弟子披头散发看不清面容,说毕就倒在了血泊中。

    张怀山看到果然是木字院的服饰

    ,并且也知道了李香君欲要谋夺玲珑天,心中焦急,也顾不得试探,便将咒语传给了赵志敬。

    赵志敬试了试,果然发现玲珑天产生变化,确认为真,便笑嘻嘻地对李香君拱手道:“夫人,小人幸不辱命,把咒语从老东西那里骗来了?!?br />
    张怀山一愣,还以为徒弟要使计谋,却又见方才倒在血泊中的弟子迤迤然爬起来。

    “香君好计谋,玲珑天确实要缩小以后,才能被我们带走,才有谋夺的价值?!彼砹死矸Ⅶ?,显出清丽秀气的容颜,赫然是个端庄秀雅的女子。她向李香君眨了眨眼睛,“我的演技还行吧?”

    “二夫人装得太像了,无可挑剔?!崩钕憔ψ诺?。

    “你,你们”张怀山气得脸色通红,瞪大眼珠子盯着赵志敬,想不明白自己教养了二十多年的徒弟,怎么就叛变了。他双目通红,厉声叫道,“赵志敬,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赵志敬冷笑道:“不怕告诉你知道,我已经发了毒誓,誓死效忠夫人,效忠公子,对不住了老东西,你快点从乌龟壳里出来,然后乖乖把玲珑天的控制权交给我,就可以去死了?!?br />
    张怀山气得脑子轰隆作响,但是他并不蠢,知道赵志敬一定是中了邪术了,于是更下定了决心不出去,冷冷道:“只要我还在玲珑天的乾位上,你们谁都不能染指玲珑天!护法弟子听令,誓死守护玲珑天!”

    “誓死守护玲珑天!”

    李香君蹙了蹙眉,对秦素芳道:“可有办法破了神光镜?不用留他性命,我们有赵志敬?!?br />
    秦素芳闻言点螓,按剑前行,几步便来到神光镜前,微瞑目,檀口一吐一吸。

    “无双,燕!”

    肉眼不能见,剑一瞬间拔出收回共七次。虚空便呈出七道纵横交错的裂痕。裂痕破碎,凌乱,破碎,凌乱,神光镜所在的一整片虚空开始崩坏。

    砰!

    宛然镜碎般的响声中,虚空破碎,神光镜一同破碎。

    “护法护法!”张怀山大惊失色。数百护法弟子猛然向秦素芳扑去。秦素芳又前行数步,数百颗人头就落了地。张怀山在惊恐中,仍然不见秦素芳拔剑的动作,脖子一痛,魂归星海,残留此世最后一个念头:这是拔剑术?

    玲珑天成了一片血海,那按剑而立的纤细影子,随之飘摇摆荡。

    李香君拍了拍手,上百个原本属于木字院的人,鱼贯出现,他们的修为最高者不过灌顶,但全都被夺魄,彻底成了燕子坞的狗。李香君指着他们对赵志敬道:“这些人以后就是玲珑天的班底,也就是你的手下,你们同修一派绝学,功法相通,足以暂时驾驭玲珑天了?!?br />
    “是,多谢夫人为小人着想!”赵志敬兴奋地道。

    李香君又将那个乾坤袋丢给季轻候,“赵挺受伤,偷梁换柱的事,就由你主持,除了绝学?!?br />
    “喏?!奔厩岷蛴ο?,然后略有疑问道,“绝学不留吗?”

    李香君无情地道:“如果只是寻常的争杀,得一道统绝学,自然是好事??晌逍性翰煌?,它存在一天,公子心中的仇恨就无法消除。所以绝不能给五行院留下半点复苏的机会?!?br />
    “明白了!”季轻候道。

    半个时辰后,真视之眼投放的水镜再次出现在五行院的上空,这让许多五行院的弟子精神略一振奋但接下来发生的场景,却成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让他们心如死灰。

    水镜里,一批又一批的人从玲珑天出来,每个都扛着一大箱的书籍竹简,它们被统统运到了一处广场上。绝学无极养生经从锻体法门凭虚养晦直至凝元法门无极养元的整套孤本,被放在最醒目的位置。

    数百万的书册堆满了整个广场。

    季轻候领着成千举火把的手下,肃穆站在广场外,等最后一箱倒出来,并浇上火油,他望向玲珑天,得到李香君首肯的信号,当即高声喊道:“阎浮历七零零年元月,五行院伙同几个道统,网罗莫须有罪名,构陷我家公子燕离为魔族卧底,先杀小剑峰主在前,又杀长州王在后,今燕子坞灭五行院以复仇,焚绝学为证!”随即一声令下,掷出火把。

    火油一点即燃,迅速传播,广场就变成了一片火海。

    上千年的珍藏,不单是绝学,还有许许多多宗师大宗师的修行心得,那些任何一册流落江湖,都会引发哄抢的秘籍,全部在此被焚成碎灰。

    灰烬四处飘散,落在受尽灾难的土地上,落在残垣断壁,残林断木,残肢断臂,落在血泊中,凄凉如同野外无人祭拜的孤魂野鬼。

    正应了燕离那一句:先毁你道统!

    绝学的孤本被焚,已是巨大损失,而那些秘籍,就是道统的底蕴,是提炼了无数糟粕、吐故纳新而遗留下来的精华,一旦失去,道统与普通门派,也就没什么区别了而况现如今,连雷霆山都处于半毁状态,那些幸存的弟子,心里如何不崩溃?

    轰!

    燕离的身子狠狠砸在一块岩石上,发出巨大的动静。本来凭他肉身之力,哪怕魔躯,也是受不住这股震荡的,不砸死也要震死。只是体表的死怨之力,比钢铁还要坚硬,结果反而是岩石脆弱如豆腐般破碎。

    这块岩石还不是普通岩石,是雷霆山著名的景点,名叫日光岩。由于地理位置奇妙,每日朝阳升起,投下来的第一束光,总是落在日光岩上,故而得名。晨初第一光,往往令人有意想不到的领悟,引得许多修行者慕名而来。

    日光岩的破碎,才使几近于疯魔状的苏晋被柳塘叫醒过来。

    “师尊,燕子坞在烧咱们的秘籍,玲珑天被他们抢去了,你快醒醒,别跟燕离纠缠了,快去抢回玲珑天??!”柳塘眼看着水镜里的情景,发疯似的对苏晋狂喊。他苦于只是新聚的魂体,法术神通都不能施展。

    眼看灰烬随风飘来,柳塘悔恨与痛苦交织,又是绝望,又是凄狂:“五行院,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