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勒姆主教练 > > 最強贅婿 > 508:死皮賴臉

曼城与富勒姆预测: 508:死皮賴臉

富勒姆主教练 www.gxyuca.com.cn     “好閨女,爸錯了還不行嗎,爸以后再也不這樣了行不,下來,趕緊先下來。你看你穿的那么單薄,小心著涼了啊?!比魏我晃桓蓋自諍⒆用媲?,總是會失去身上所加持的那些萬丈光芒,他們沒有任何特殊的身份,只是一位父親。

    冷敏鄭都快磨破嘴皮子了,奈何冷顏始終端端地坐著,絲毫沒有下車的意思,“你錯在哪了?”

    “我……我錯在不該跟你對著干,不該替你擅自做主,不該再吧你當小孩子看待,更不該強行讓你跟不喜歡的人在一起?!崩涿糝K檔惱廡┛砦坷溲盞幕?,卻是無形中給了項也很大的壓力。

    是冷家將他強行安排到了京都,也是冷家給了他現在的一切,很可能,下一秒冷敏鄭的一句話,他現在所有的一切,也都要失去。

    這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他心甘情愿來到京都,可卻很可能要灰溜溜地離開。

    沒有人會顧慮他的感受,冷顏不會,冷敏鄭更不會。

    在冷顏眼中,從未將他當過哪個被認可的人,而在冷敏鄭眼中,他只是一個被看中的人,沒有什么多少情分的。

    龐飛不由得為項也擔心起來,那家伙的臉上雖然還一直笑嘻嘻的,可那眼神中,卻已然透露著掩飾不住的失落和無奈。

    而冷家父女,卻絲毫沒有意識到這一點。

    龐飛不忍心看著項也這么辛苦地偽裝自己,也不想冷顏回來之后冷家將項也歸于一種尷尬的境地。

    他默默地又跟著冷敏鄭和冷顏進了冷家大門,希望一會能幫項也多說兩句好話。

    畢竟,是自己給冷敏鄭介紹了項也,才讓他身處現在這樣難看的境地的。

    大廳,冷敏鄭被冷顏逼著,當著她的面要跟項也把話說清楚。

    冷敏鄭多少有點不好意思,畢竟這種事實在是太讓人下不了臺階了,到底還是顧念項也的面子,冷敏鄭采用的是一種比較委婉的方式請項也離開冷家。

    “沒關系,我就當出來旅游一趟了,有吃有喝還有的學習,多好?!畢鉅駁故且恢斃ξ?,看上去脾氣好極了。

    冷敏鄭暗暗松了一口氣,卻也心懷愧疚,“要是你退役之后找不到好的工作,伯父還是很歡迎你來我的公司的,我給你最好的職位,最豐厚的待遇?!?br />
    項也婉言拒絕,“伯父的好意心領了,不過就不用了,項也自家也是做生意的,怕是以后退役了,父母就得讓我回去子承父業了?!?br />
    從始至終,項也都是用笑呵呵的語氣說的,半分沒有生氣的樣子。

    越是這樣,越是讓冷敏鄭覺得愧疚和可惜,這么好的一個準女婿,說沒就沒了。

    但這婚事的關鍵就在于冷顏那,她要覺得不好,誰也沒辦法不是。

    從進入大廳到現在,冷顏始終冷漠地坐著,也看不出什么喜怒哀樂,甚至連一絲絲愧疚也沒有,那這樣的話,項也的希望也就很是渺茫了。

    不過,項也卻是在跟冷敏鄭說完之后,主動來到冷顏跟前,說了一句讓在場眾人都很震驚的話,“冷姑娘的個性讓我很是喜歡,我決定了,從現在起,我一定要把你追到手!”

    龐飛愣住了!

    冷敏鄭也愣住了!

    大家都以為冷顏以死相逼的決定會讓項也很是尷尬和難看,會讓他灰溜溜離開京都,以后再也不想來這里了,可誰也沒有想到,項也的笑,其實都不是裝的,而是,他壓根就沒將這些壓力放在心上。

    并且,以前從不敢跟冷顏表白的他,竟然在今日,以這種霸氣的方式,想冷顏告白了?

    冷敏鄭高興極了,真想給項也雙手打call,一直為項也擔心的龐飛也算是可以松一口氣了。

    冷顏卻是皺著眉頭,臉色很不好看,“你沒病吧,我都趕你走了你還這樣?”

    “你趕我走,只是不滿家父不經你的允許和同意就擅自替你做主,甚至跳過了你,直接為我安排鋪路。這我可以理解,如果是我的父母這樣給我安排婚事,我肯定也不會高興的。所以,我剛才毫不猶豫地就同意了伯父的要求,離開貴公司,從冷家搬出去。沒有了那些東西的加持,我就是我,我喜歡一個人追求一個人的權利還是有的吧,華夏國可沒有任何的規矩規定一個男人不能追求一個女人啊?!?br />
    好一套詭辯,精彩!

    龐飛在心中暗暗為項也豎起大拇指。

    冷顏的臉越發的陰沉了,“可是我都說了,我不喜歡你,你就別在我身上浪費時間白費力氣了?!?br />
    項也卻說,“我知道啊,但如果這么輕易地就放棄的話,那只能說明我對你的愛太不堅定了。正好,就借著這次機會向你證明一下,我對你的愛是多么的堅固和牢靠?!?br />
    “啪啪啪啪……”冷敏鄭高興地拍起手來,“說的好,說的太好了!”

    換來的,是冷顏大大的一個白眼。

    冷顏不死心,繼續說,“沒用的,我不喜歡你就是不喜歡你,就算你做什么都是沒用的?!?br />
    項也一副無所謂的樣子聳了聳肩,“那我也說了,你喜不喜歡我那是你的事情,但我追不追求你那就是我的權利了?!?br />
    “啪啪啪啪……”冷敏鄭再次激動地拍起手來。

    冷顏被氣的臉都變了顏色,氣哼哼地拍著桌子,“那你隨便吧?!?br />
    言外之意就是,你愛怎樣便怎樣,和我無關。

    說完,冷顏氣呼呼轉身離開。

    大廳里的低氣壓一下子變得輕松起來,冷敏鄭激動地抓著項也的胳膊,連連夸贊,“好,你這樣真是太好了,我跟你說啊,你一定要堅持下去,伯父在背后做你堅強的后盾,不過我也只能做你堅強的后盾了,其他的我可就做不了了?!?br />
    項也笑著說,“伯父就算什么也不做也沒關系,我項也既然決定要做的事情,就沒那么輕易放棄的……”

    話還沒說完,卻見去而復返的冷顏又回來了,手里竟然拿著一根十分粗壯的棍子,氣勢駭人!

    將棍子舞的“嘩嘩”作響,冷顏二話不說就輪著棍子朝項也砸了下來。

    二人當場纏斗起來,論實力的話,其實是項也更勝一籌的,但問題就在于項也不敢真對冷顏怎么樣,而冷顏卻對項也是處處下狠手,這就導致了項也只有吃虧挨揍的份。

    屁股上、腿上、胳膊上,挨了好幾下,疼的他齜牙咧嘴的。

    “不是要追我嗎?來??!你糾纏我一次,我就打你一次,只要你不怕挨打?!?br />
    冷顏這是找到了牽制項也的法門。

    項也揉著發疼的胳膊,五官扭曲,“你這也太狠了吧,君子動口不動手!”

    “我不是君子,我是女子!別跟我講那些沒用的大道理!一句話,是追,還是不追了?”

    項也昂首挺胸,器宇軒昂,“追,為什么不追!這點困難就想難道我,你未免也太小瞧我的意志力了?!?br />
    冷顏也不跟他廢話,直接提著棍子又上來了。

    項也嚇的干勁撒腿就跑,“喂,咱們能不能講文明一點,你可以拒絕我可以侮辱我,但別動手行不行。咱們華夏國可是禮儀之邦,你這么野蠻一點也不像大家閨秀的。就你這樣的,我不追你誰還敢要你啊……”

    項也這是找死呢,居然還敢說這種話?

    果然,只見冷顏本就冷冰冰的臉上又多了一絲怒色,簡直就像一只發怒的老虎一般,“你這是在找死!”

    “口誤,口誤……別打了,別追了,我錯了還不行嗎?誒,我都說我錯了,你怎么還打啊,你別以為我不敢還手啊,逼急了我是真敢還手的,我……”

    那邊,二人你追我趕的,甚是熱鬧。

    這邊,冷敏鄭和龐飛二人卻像是看熱鬧一般看的喜滋滋的。

    特別是冷敏鄭,越發覺得項也就是能守護冷顏一輩子的那個人!

    “龐飛,你這個兄弟靠譜,實在是靠譜??!就他了!我冷家的女婿,就認準項也了?!崩涿糝8鋅潘?。

    龐飛笑而不語,一場?;詈笞N?,就已經是好事了。

    至于項也和冷顏能否喜結連理,那就要看他們有沒有那個緣分了。

    不管怎么說,自己心里這口懸著的氣,也總算是可以咽回去了。

    在被冷顏好一頓收拾之后,項也終于繳械投降,“好好好,我不追了,我今天不追了還不行嗎?龐哥,咱趕緊走,再呆下去,我真就要被那母老虎給吃了?!?br />
    冷顏越發氣惱的不行,“你再敢叫我一句母老虎試試,看我不把你大寫板塊?!?br />
    “我信,我都信,所以我現在趕緊要逃離這里了。等我回去養精蓄銳一番,明天再來找你一較高下?!彼底嘔?,人已經躥了出去。

    龐飛趕緊跟冷敏鄭告辭,也跟了出去。

    想笑又不敢笑,實在是項也現在的樣子太狼狽了,平日里他總是一副文質彬彬斯斯文文的樣子,現在卻弄的像個被人搶劫了一般的柔弱大學生一般,發型都成雞窩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