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勒姆主教练 > 玄幻小說 > 民國草根 > 第三百五十三章 脫險

英超富勒姆对曼城: 第三百五十三章 脫險

富勒姆主教练 www.gxyuca.com.cn     他想要給對方更多一些的幫助,彌補自己對于對方事業的無能為力。

    可是邵年時做的這一切,在對面的俞先生等一眾人的眼中,已經是極為誠懇的事情了。

    任何幫助對于一直都在孤軍奮戰的革命黨人來說,是彌足珍貴的。

    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本就是俞先生他們行事的宗旨。

    也正當雙方人都對彼此有著極大的好感度,并達成了初步的合作與資助的意向的時候,卻見到本應該寂靜無聲的街道上響起來了一陣隱綽的喧鬧之音。

    “這又是怎么了?”

    咣當印刷廠辦公室的大門被門外負責放風的小郭給推了開來,他將手往街道外一直對眾人說到:“不好了,三鑫公司的人來了!”

    正在邵年時納悶這個三鑫公司到底是個什么企業的時候,卻見場內所有的人都略顯驚疑的站了起來:“什么?他們想要做什么?不是說好了明天談條件的嘛?”

    邵年時與臧克加附帶著孫先生不是本地的人,他們不明所以的退到屋子一側,盡量不去給屋內的人添麻煩。

    也多虧一位跟在俞先生身邊的學生好心的提醒了邵年時這幾人:“小心點,三鑫公司是青幫的人開的?!?br />
    只一句話,邵年時這些外來的人就全都明白了。

    可是他們這些個工人又是怎么惹到青幫的呢?

    就在邵年時感到奇怪的時候,卻見到那些個穿著黑色短打,袖子都挽到手腕以上的打手們,連招呼都不打一個就硬闖了進來。

    這印刷廠的門面不大,后院擺放機器的地方倒也算是寬敞。

    可是這屋內的人都在辦公室內堆著,就沒給這些個青幫的人留下什么進人的地方。

    現如今那大部分的三鑫公司的人都站在門外,只領頭的小頭目與兩個身材最強壯的打手,一左一右的將門口給占領了。

    “是誰這里領頭的人???我聽說你們這個什么工會領頭的人叫做俞秀松的,是哪一個???”

    俞先生沒有任何的退卻,只身往前一步回到:“是我!”

    對面那男人眼中一亮,高聲的就喊了一聲:“好!找的就是你俞秀松?!?br />
    “聽說你要帶著碼頭上的工人,還有好幾家航運公司的扛工,搞什么罷工運動?”

    “我說,你們膽子挺大的啊,不知道這上海的碼頭是誰的地盤???”

    “這全上海的人都知道,這里是青幫的地盤,怎么?就算不是上海人,你也應該知道青幫是干什么的吧?”

    “你說你帶著那些個工人在我大哥的地盤上搞事情,弄得那些個給我們交贊助費的朋友們怨聲載道的。都找到我老大那里了?!?br />
    “人家把我們青幫當兄弟,交錢那就是信任我們能幫他們解決問題?!?br />
    “現如今,人家錢也交了,也沒殺人放火,你們這群個吃飽了沒事兒干的,憑什么角和別人的生意?!?br />
    “你看看你們這群小赤佬到底干了些什么?”

    “這才三天,碼頭上積了多少的貨物?多少艘貨船因為你們出不了港,那些個在港口之外的貨船又有多少連港都進不來就給原路拉回去的?”

    “你說說你們,簡直比我們青幫還霍霍人?!?br />
    “你讓我們這個繁華無比的碼頭變成了啥樣了!你耽誤了大上海的繁榮昌盛,你知不知道?”

    “就你們這些個成天著就想著救國的人,實際上才是最拖累國家的人?!?br />
    “你瞧瞧你們,大晚上的也不睡覺,肯定是在湊在一起沒憋什么好屁吧?”

    說到這里的這個小頭目就將腳邊的凳子一踢,趁著大家都愣神的時候,就往俞秀松的所在沖去。

    看那個樣子想要趁其不備將其人身掌握在手中,或是威逼或是利誘的讓對方許了他們的要求。

    可是就在這小頭目的手馬上就要抓到俞先生的領子的時候,卻見到站在墻壁一側的邵年時突然就大喝了一聲:“壯士!且慢??!”

    “等到俺離開了你們再動手!”

    “俺可是跟這些人沒關系的,俺只是過來跟他們商談印刷的生意的!”

    說這番話的時候,邵年時沒有說官話,而是將他村子中的土話給吼了出來的。

    這山東話本就以豪邁粗獷文明與全國,讓邵年時驟然這么一吼,如同霹靂驚雷一般的,嚇得一屋子的人都跟著一哆嗦。

    自然那位本就想要動手的小頭目也沒有例外。

    他渾身一顫,大概是覺得作為青幫的頭目會有如此的表現實在是不太合格,故而在打完了寒顫之后,就有些羞惱的對著邵年時的所在用更大的聲音嚎了過去。

    “你個鄉巴佬,大爺我這邊說話呢,你這里插個什么話的啦!”

    “是哪里來的橫愣子,竟是一點規矩都不講的啦!”

    “那個你,有什么意見也給我憋著啦,沒看見青幫正在辦事嘛?”

    邵年時一點也不帶怕的,他長得多高啊,對面這位領頭的,怕是剛才到他的胸口吧。

    長得又瘦又小的,他一只手應該就可以將其拎起來的吧?

    這么多年在鄉間長大,邵年時那把子力氣還真不是吹的。

    于是邵年時分開了周圍的人,主動的站到了俞先生的前方,將同樣不算高大的俞先生給遮了一個嚴嚴實實,轉過身來,居高臨下的低頭往著前面的青幫小頭目回吼到:“干啥,你青幫多嚇人??!”

    “像是俺們這些正經的生意人才不敢惹乎黑道上的嘞!”

    “俺岳父說了,看到黑道上的土匪,胡子,響馬啥的辦事兒,就要趕緊跑,跑的越遠越好!”

    “省的倒過頭來,他們把事兒辦完了,再把目擊的俺們給宰了!”

    “俺不管你跟這位俞先生有啥不對付的,俺們要離開!”

    “等俺們離開了,你愿意咋樣就咋樣,俺們可是管不著!”

    “真是倒霉,不就來了一趟上海嗎,咋就碰上這事兒了?!?br />
    “不都說上海人是有錢人的天堂嗎?俺們家那么有錢,咋還能碰上這事兒呢?”

    “俺不管,你趕緊放俺的人走!你若是不放,你信不信,俺們家的人能找你的老大去訴苦?!?br />
    “俺告訴你,雖然俺們是外地的,但是俺們可也給青幫的人交過錢了!”

    “天津衛的堂口大哥白爺,青城的張家兄弟倆,聊城的錢糧幫,濟城的史老板,俺們家跟他們都有交情?!?br />
    “俺還記得上海的?;し尋趁羌一故前湊漳杲壞哪?!”

    “交給了那個啥扛把子,對叫做黃金榮的扛把子大哥嘞!”

    邵年時只說了這個名號,那原本個子就不高的小頭目立刻就瑟縮了一下。

    我的個乖乖啊,這前面這個土老帽,嘴巴里說的都是個啥啊。

    前面說的幾個有他聽說過的,也有他沒聽說過的,但是黃金榮這個名號,只要是上海的幫會,他就沒有人不知道??!

    面前這個鄉巴佬認識黃老大?不會是騙人的吧?

    小頭目十分的懷疑,但是的他的聲音里已經帶上了幾分的虛,此時只能強撐著架子不倒的朝著邵年時質疑到:“你,你這樣的鄉巴佬怎么可能認識我們的老大!”

    “你要是有這么厲害,你倒是報出來個名號給大家瞧瞧呀!”

    這邵年時也不虛,聲音吼的嗡嗡作響:“你可聽好了,你個井底的蛤蟆?!?br />
    “俺可是初家商會當家人,魯商領軍人物初老爺的女婿?!?br />
    “雪花面粉廠江浙分廠知道不?那就是俺自己的產業!”

    “俺今兒個才來的上海,家里的管事的說了,要是想要印刷單子,就找碼頭上的這家?!?br />
    “他們家不但便宜,還能幫著客戶免費寫稿子嘞?!?br />
    “說是啥報社自己的印刷廠?!?br />
    “俺這才帶著幾個兄弟過來瞅瞅,俺就想著趕緊把事兒辦完了,俺們還要回酒店呢!”

    “若是你們不信,你可以去查??!”

    “不是說啥青幫是上海灘上的這個嘛?你隨便找個小弟去打聽打聽唄?!?br />
    “我可告訴你哈,俺岳父臨走前可是跟俺說了,他若是想要聯系黃金榮也是要得的,讓我在上海也不用多怕事兒!”

    說完,邵年時一個叉腰又往前擠了一步,將對面這個本就瘦小的男人,咣當,給擠了一個趔趄。

    讓這個小頭目蹭蹭蹭,后退了一步,有些氣惱,卻因為邵年時給出來的回答太過于驚人,竟是連對吼的勇氣都沒有了,只敢小聲叨叨了一句:“鄉巴佬,有背景了不起啊,跟個鄉野人一樣,再有錢又能怎樣?”

    只是這一句是用的上海本地的方言,語速又極為的快速。

    這讓從北方過來的幾個兄弟,沒有人能聽明白他到底說了什么。

    可就在他將這句話禿嚕出來了之后,那是立馬來了一個變臉,再也不復剛開始破門時的囂張,反倒是掛上一副虛假的笑容。

    “哦,原來是外地來的兄弟啊,那還真是失敬了?!?br />
    “你說你們來找哪家的印刷廠不好呢,怎么就找到這家了呢?”

    “也多虧今天碰見我了,我這個人好說話,這樣,我派一個兄弟?;ぜ肝煥習?,咱們先撤,離了這片碼頭,我們幾個再辦正事兒?”

    邵年時深以為然,他點點頭回到:“好!俺們也不耽誤你正事兒,俺們現在就走!”

    說完了他朝著墻邊上貼著的臧克加與孫福元招招手,喊到:“你們兩個,還愣著干哈,這是他們上海人自己的事兒,咱們趕緊走??!”

    說完邵年時就特別豪邁的朝著這位青幫的小頭目拱拱手,一甩袖子,擠開門口堵門的人群,就往這街道的外圍走去。

    而那臧克加果不愧是邵年時最默契的同學,在聽了邵年時如此招呼了之后,立馬就拉上他的孫先生跟在邵年時的身后迅速的離開。

    原本這事兒做的還很是麻利的。

    但是架不住這大上海的路燈實在是太亮了。

    邵年時這三個人又是從人群之中明晃晃的穿過去的,自然就被青幫的這群小弟給看了一個正著。

    其中一個負責在這一片盯梢的小兄弟,正是初出茅廬,義氣上頭的年紀,他眼神好使,記性又不差,眼瞧著邵年時過去了卻發現跟在他身后的這兩個人很是眼熟。

    秉承著認真負責的態度,他也不能糊弄自己的大哥啊。

    于是這個站在人群的邊緣處的小兄弟,在邵年時一行人馬上就要脫離了的時候朝著內里大吼了一聲:“大哥!那個鄉巴佬騙你呢!”

    “他身后邊跟的,可是經常進出印刷廠的熟人呢!”

    “他們是不是山東人我不知道!”

    “可是從工人要鬧事兒的時候,我就見著他們兩個經常在這里進出了!”

    這一聲吆喝可是了不得了。

    那小頭目想要渾水摸魚的將這幾個人給放出去呢,他手下反倒是將他這條路給堵住了。

    他也不能說人家認真負責就是不好啊,作為老大還能怎么辦?

    硬著頭皮上吧!

    “艸!竟然敢騙大爺!抽出幾個兄弟,還愣著干嘛!追上去給他們好瞧??!”

    也就在這小頭目咬牙發狠的時候,反應的特別迅速的邵年時早就一回身,將兩邊堵著的人給扒拉了開來,那是一手拽著一個的,就往稍微大一些的街道跑去啊。

    不管怎么樣,先離開這個最危險的區域再說。

    待到跟在身后的人追不上的的時候,他們也就安全了。

    這邵年時的大長腿甩開來跑的的確是快啊。

    但是架不住,身后的兩位從小真就是求學認知的方式培養長大的。

    除了戰國時代的那種小命難保的社會,這書生的武力值高的有些離譜之外。

    反之哪個年代的書生,也基本上可以成為文弱的代名詞了。

    邵年時拽著的這二位,速度開始倒是不滿,但是持久性真的有待提高。

    再加上邵年時這個地地道道的外鄉人對于上海弄堂的不適應。

    讓他不過才跑了兩個巷口就要被人追上的趨勢。

    “先生你們加把勁兒??!”

    “不行了年時,你們兩個年輕,你們快跑,我這歲數了他們就算是追上我,也不好意思難為我這個老人家的吧?”

    “那怎么行!孫先生,我絕對不可能拋棄朋友的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