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勒姆主教练 > 言情小说 > 直播快穿之打脸成神 > 第1768章 警察与小偷(10)

布莱克本v富勒姆: 第1768章 警察与小偷(10)

富勒姆主教练 www.gxyuca.com.cn     方白脸上骤然变色,心中好不骇然:警察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他来的时候明明没有人跟踪,除非他看了一眼江小凡,这个女人会不会为了摆脱他而报警抓他?

    脑中念头闪过,方白一只手已经如电一般迅即探出,拉过江小凡,另一只手探到腰际掏出腰间藏的枪抵在了江小凡的太阳穴。

    与此同时,埋伏在暗处的警察也齐唰唰现身。

    方白赫然发现,原本他已经被警察包围了:警察果然早就埋伏在这里。

    “谁都不许动,不然我就毙了她!”方白说着手上的枪用力一顶,顶的江小凡脑袋都跟着一歪。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江小凡看着警察领头的童年惊问。

    其实她心中更惊诧于方白,以前方白说过怎么爱她怎么爱她,无论为她做什么都心甘情愿,现在可好,拿枪抵着她的太阳穴,呵!

    但她在童年面前,不敢表现出和方白的关系。虽然她已经在猜想,可能童年已经知道她和方白一早就认识,但她仍旧抱着侥幸心理。

    童年冷声道:“方白,放了江小凡,乖乖地交代出你的同伙,你犯下的罪或许可以从轻处理?!?br />
    方白冷笑道:“从轻处理?我被那个女人害得连男人都做不成了,从轻不从轻还有什么意义吗?”

    他被阉的事在黑白两道上已经传遍,童年他们也听说了方白在国外惹到了某位大咖,导致变成了太监。但,黑白两道上并没有几个人知道发布高额悬赏,找人切了方白的人是谁。

    所以,他的话让童年等一众警察很有些茫然。不过欲知详情如何,还得抓住方白后再听他详细分解。

    童年道:“方白,就算你不是男人了,但你还是个”

    话未说完就听嘣的一声枪响,方白应声倒地,太阳穴中枪,倒地时就没了气息,双眼圆睁。

    众警察迅速往枪响的地方看去,发现那里是小区花坛,花坛里有几个没有任何鞋底印子的脚印。

    “吴局,你这么着急麻慌地跟在一帮警察手下后面赶过来,就是想帮他们解决眼前这样的困局??!”叶新绿开着车无巧不巧地停在了吴局面前,吴局顺势就上了车。她说完就看了一眼吴局鞋套上的泥。

    “不愧是破过几千起大案的高级刑警,这办起案来果然细心?!币缎侣逃值?。

    吴局铁青着脸喝道:“还不赶紧开车?!?br />
    叶新绿这启动了车子。

    吴局:“你倒是胆子不竟然开着车来?!?br />
    叶新绿:“哪有,我是打车来的?!?br />
    吴局讶然道:“这车是哪来的?”

    叶新绿:“方白的呀!”

    吴局神色一僵,哼道:“你是早就想到我会来了吧!”顿了顿,又道:“你还真是厉害呀,嘴上说不再追究方白,却让童年来追缉方白?!?br />
    叶新绿:“你想多了,我就是跟童年随便聊了两句,偶然说起了方白回国的事,没想到他竟然设计成功抓到了方白。吴局,你的手下每一个都是精兵强将,没一个能让人小觑?!?br />
    迷迷妹:“总感觉主播说这话是在夸她自己?!?br />
    昨夜星辰:“同感?!?br />
    吴局:“你怎么知道我会来?”

    叶新绿:“吴局你突然发现手下全体出动,都去包围方白了,还能有时间通知其他手下去解决掉方白,免得他把你出卖了吗?

    此情此景,也只有你亲自出手才来得及。我是念在大家同是总统直辖,不忍心看到你这个总统府的精英人员就此折在这里,所以好心来帮你一把。

    咱们就把车停这儿吧!方白就是把车停在了这里,走过去找江小凡的??蠢此詹爬吹氖焙蚧苟越》脖ё藕苊篮玫那楦?,做好了自己即使被抓也尽量不让人警察找到江小凡头上的打算。

    可惜呀!啧啧啧”她说着连连摇头。

    吴局斜着眼睛看着她:“你的戏可不可以不要这么多?”

    叶新绿已经停了车子,道:“鞋套就脱这儿吧,还有,从江小凡家到这里一路上的摄像头我都做过处理,会在你我来时到现在的这段时间里出现片刻的故障,无法摄录下任何影像。这种处理还有三分钟就要结束,咱们得抓紧时间了?!?br />
    吴局依言脱下鞋套,和叶新绿一起匆匆离开。此时天色已晚,江小凡住的地方又较偏僻,这个时间已经没什么人和车流。

    二人迅速穿过了两条街,在一个相对热闹的路口打了辆车回警局了。

    等到了吴局办公室,两人又开始了密谈。

    吴局愠怒道:“你分明是一切都安排好了?!?br />
    叶新绿:“哪有,你想多了,我真的是临时抱佛脚,出手相助的?!?br />
    吴局:“出手相助?照你们这么说我还得感谢你了?”

    叶新绿:“不用,你太客气了?!?br />
    吴局吼:“你就没听出我说的是反话?!”顿了顿,“我就知道,当初不该听你的把方白给召回国来。我当时就觉得怪怪的,你既然已经达成了目的,又为什么非得跑来告诉我你的仇已经报了,就算方白回国你也不会再追究他,现在可算是想明白了?!?br />
    叶新绿:“好,你想明白就想明白。那我问你,你和方白到底是什么关系?真的是兄弟情深吗?你干嘛非得要保他?”

    “我哪有保他?”吴局又吼了起来,“我就是觉得被你这么耍来耍去的很恼火?!?br />
    叶新绿笑嘻嘻地道:“吴哥,你真的想多了,我什么时候耍你了?”

    吴局插着腰在窗口站了一会儿,望着窗外夜空中的月亮,多少让他心头的怒气消散了一些,指着叶新绿愠怒道:“你说你这个女人怎么可以这么无耻?”

    叶新绿:“瞧您这话说的,我怎么就无耻了?”

    吴局:“你都已经打定主意踢了童年,还利用童年去收拾方白和江小凡?!”

    叶新绿:“这叫解铃还需系铃人。要不是为了和童年在一起,江小凡哪会和方白诉说自己爱不可得的痛苦?方白又哪会设计害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