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富勒姆足球俱乐部: 第229章 新世界

富勒姆主教练 www.gxyuca.com.cn     法相一出,無與倫比,血光根本扛不住,在火焰中大面積的消失。

    火舞天人帶著火鳥再一次飛上了天空,她咬牙切齒的說道:“張云昊,有本事再將我從天上打下來???”

    “大媽,我成全你!”

    張云昊冷哼一聲,血之右手和小烏鴉全面啟動,所有的力量都注入陣法里,同時,秘境內的血色怪物大片大片的化成血光飛入陣眼之中。

    陣法瘋狂的運轉著,四個陣眼的位置甚至出現青龍,玄武,血虎,朱雀的光影,整個秘境都在震動,讓人感覺驚駭莫名。

    “大媽?”

    火舞天人差點沒被張云昊氣死,正想出手滅掉張云昊,就在這時,天上落下來的血光猛的彭脹數倍,而且那血光濃郁的仿佛固體一般。

    這么恐怖的血光,即使是火舞天人都擋不住,一點一點的被往下壓!

    “張云昊!”

    火舞天人已經被壓到地面兩次了,絕不允許有第三次,她竭盡全力催谷天人法相,甚至連天兵都祭出來了,火鳥仰天長嘯,死死的頂著血光,并沒有再下降,但也沒有再升起。

    雙方頓時僵持住了!

    沒錯,僵持!

    周圍眾人目瞪口呆,在他們想來,女天人一旦進來,肯定是摧枯拉朽的滅殺張云昊,沒有半點懸念,畢竟那可是天人。

    但沒人想的到,張云昊能與火舞天人僵持!

    妙雪都忍不住贊道:“這張云昊果然是逆天啊?!?br />
    妙雪的這句話讓火舞天人老臉掛不住,厲聲道:“張云昊,你的陣法能堅持多久?等陣法停下,就是你的死期,我要將你碎尸萬段!”

    張云昊面容閃過一絲苦澀,火舞天人說的沒錯,他的陣法維持不了多久——當血色怪物全部死掉,陣法威力就會大幅下降,到時,他死定了。

    “終究還是不行,本體,老子要掛了,想幾句悲壯的詩吧,比如人生自古誰無死,又或者我自橫刀向天笑什么的?!?br />
    分身張云昊感嘆道,本體張云昊頓時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到了這時,他已是束手無策,這一次,要輸了!

    “你就安心的去吧,我會血洗七大勢力為你報仇?!?br />
    張云昊雖然萬分不甘,卻也只能接受這個殘酷的現實——敗了,真的敗了!

    就在這時,張云昊腦海里突然響起系統的聲音:“是否開啟任務?”

    張云昊頓時一喜,急忙問道:“系統,這個任務能不能讓我解決火舞天人?”

    “能!”

    武仙傳承系統的回答是極其肯定的!

    “好,立刻開啟!”

    張云昊哈哈大笑,立刻閃身竄進旁邊的屋子,真是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火舞天人,你等著,老子很快回來!

    ……

    劍絕老人,當世雙神六絕之一,天下頂尖高手!

    劍絕老人本在南山隱居,受寧寧公主之邀出山對抗魔門,拯救蒼生,誰知在路上被魔門追殺,重傷瀕死,臨終前將所有功力傳給剛收的關門弟子,然后遺憾去世。

    “這完全就是個傳功老爺爺??!”

    張云昊吸收完劍絕老人的記憶,不由吐槽道,這一次的身份還真是怪異!

    和上幾次不同,這位劍絕老人死前并沒有怨恨,只有遺憾,無法突破宗師的遺憾——雙神六絕,其中的雙神都是宗師,而六絕則是先天境界里的最強者。

    “我會彌補你的遺憾,突破宗師?!?br />
    張云昊默默說道,他的境界早已足夠,只是基礎不牢,只要給他時間,一定能突破宗師。

    這時,面前彈出了光幕。

    任務背景:楚國奸臣當道,令國勢日益衰弱,魔門支持的魔國趁勢而起,攻城略地,短短時間便打下一半江山,天下風雨飄搖,楚國岌岌可危,蒼生蒙難。

    任務目標:突破到宗師境,殺死魔國宗師,拯救天下蒼生!

    任務獎勵:開啟推演系統。

    望著這個任務,張云昊感覺有點怪異:“上個世界當魔君,這個世界卻變成大俠,還真是怪異,不過也沒差,反正都要拯救世界?!?br />
    比起這些,張云昊更關心另外一件事:“系統,我要怎么打敗火舞天人?”

    系統回答道:“等你突破宗師,自然知道該如何打敗她?!?br />
    “突破宗師就知道?”

    張云昊訝然,隨即點了點頭,既然有方向,那就好辦了,他一定會突破宗師,然后回去力挽狂瀾——火舞天人,還有七大勢力,這一次的事他絕不會就這樣算了!

    “先檢查下家當,有點亂?!?br />
    張云昊開始清點儲物空間里的東西,有幾把偽天兵,其中包括偽天兵級暗器流星小箭——他找圓環大宗師換來的。

    除此之外,還有密密麻麻的各種物資,都是搶來的,堆積如山,至于血之右手,四象玉佩,還有小烏鴉這些都留在分身那邊,沒有帶進來。

    不過,這也足夠了,畢竟張云昊還有那么多的功德和業力,加上偽天兵武器和各種物資,絕不是問題,而且千面魔臉和血元寶珠都在呢。

    “好,現在看看這位老爺爺什么情況!”

    劍絕老人是隱居,所以只有一個茅草廬,不過,好東西還是不少的。

    一把地級長劍,一堆武功秘笈,其中還包括劍絕老人的成名劍法——無雙快劍術!

    “快劍?不錯,正好我要修煉流星劍法,可以相互應證?!?br />
    張云昊十分滿意,他打算在這個世界練成天級武功,這樣實力肯定會大幅提升。

    當初周家家主可是以一敵三,其中兩個還是圣地出來的大宗師!

    不過,有件事張云昊十分不滿意——長相!

    一個隱居的高手老爺爺,自然是鶴發童顏,而張云昊連二十歲都不到,讓他當個老者,也太為難他了吧?

    “索性就用原來模樣,如果其他人問起來,就說練了門特殊武功,反正實力在那,沒什么好擔心的,呃,白發要留下?!?br />
    一念至此,張云昊便用千面魔臉變回了原來的模樣。

    接下來,張云昊便在這草廬里一邊修煉,一邊等待‘主線任務’——寧寧公主來訪!

    七天之后,南山的林子里,一行人正艱難的撥開雜草往上走。

    “張夫人的師父怎么住在這么偏僻的地方,不怕悶嗎?”

    一個看起來十分親和的英俊青年一邊幫身后的尊貴女子撥開雜草,一邊抱怨道。

    滿臉胡須的將軍沒好氣的道:“小陵,張夫人的師父可是高人,高人當然要住在山上?!?br />
    被稱作小陵的青年嘟囔道:“可是這山也太高了吧?老爺子不會變成野人了吧?”

    一個白面書生不悅的喝道:“閉嘴,要是得罪了劍絕前輩,你死一萬次都不夠贖罪?!?br />
    “我只是隨便說說,嘿,張夫人是好人,她師父肯定也是,不會怪我的?!?br />
    小陵嬉皮笑臉的道,眾人聞言不由笑了起來,事實上,對這個熱情開朗的青年,他們都很喜歡,不會和他多計較。

    這時,小陵見到那尊貴女子一直皺著眉頭,安慰道:“公主,你不用擔心,劍絕前輩肯定會出山一起對抗魔門?!?br />
    這尊貴女子,正是前來尋找劍絕老人的寧寧公主。

    “希望如此吧,魔門高手太多,朝廷快撐不住了?!?br />
    寧寧公主苦笑著搖了搖頭,接著堅定的道:“無論如何,這一次一定要請劍絕前輩出山?!?br />
    小陵嘻嘻笑道:“放心,老爺子一定會出山的,我們可是帶來了張夫人的親筆信?!?br />
    “嗯?!?br />
    寧寧公主點頭,接著道:“大家加快腳步,爭取在日落之前找到劍絕前輩?!?br />
    “是,公主!”

    眾人聞言紛紛加快腳步,他們都有武功在身,這山路難不倒他們。

    一轉眼,時間到了黃昏,寧寧公主一行人順著河流的聲音找到了一條長河,正打算補充一下河水,就在這時,探路的小陵發現前面有人,把大家都叫了過去。

    “咦,怎么會有人在這里釣魚?而且還是個白發少年?”

    眾人愕然的望著河邊的白發少年,怎么看怎么感覺怪異!

    寧寧公主發現了問題,低聲道:“他的衣服非常干凈,這是怎么回事?”

    眾人仔細一看,果然,那白發少年可謂是一塵不染,但這怎么可能,這里可是深山??!

    小陵吞了口口水:“該不會是碰到山里的妖精了吧?”

    胡須將軍沒好氣的翻了個白眼,道:“哪來的妖精?我們先看看?!?br />
    “嗯,先看看?!?br />
    眾人點頭,就在這時,那白發少年突然拿起旁邊的酒壇喝起酒來,一邊喝還一邊吟詩!

    天下風云出我輩,一入江湖歲月催,

    皇圖霸業談笑中,不勝人生一場醉。

    提??縉锘庸磧?,白骨如山鳥驚飛。

    塵事如潮人如水,只嘆江湖幾人回。

    “這詩……”

    眾人聽到這詩都是皺眉,詩是好詩,也很豪氣,但根本不適合一個少年——比較適合劍絕老人這樣的隱居高手。

    小陵又道:“肯定是妖精,說不定他已經幾百歲了?!?br />
    眾人無語,這時,那白發少年的手臂突然一動,魚竿被高高挑起,一只大魚正在魚線下用力翻騰。

    “不錯,今晚有口福了?!?br />
    白發少年滿意一笑,手一抖,大魚自動飛進旁邊的魚簍里,而這時,眾人才發現那少年的魚竿沒有魚鉤,也沒有魚餌。

    “這肯定是妖精了,否則怎么可能這樣釣魚?”

    小陵面色發白的說道,這一次,其他人也有點發毛了。

    就在這時,一顆石子突然從白發少年處疾射而來,啪的一聲打在小陵頭上,小陵頓時哎呦慘叫著蹲在地上。

    寧寧公主他們面色一變,紛紛握住武器,這時,那白發少年站了起來,沒好氣的道:“小子,老夫可不是什么妖精!”

    “原來是會說人話的妖精?!?br />
    小陵捂著腦袋說道,不過剛說完,他就想到什么,急忙跳到一旁,讓白發少年啼笑皆非。

    “這小子親和力果然強,難怪能當主角?!?br />
    白發少年,也就是張云昊望著小陵,眼里閃過一道深邃——這青年就是他未來的關門弟子,傳授畢生功力的那個,全名叫魏陵。

    同時,這小子還很得寧寧公主青睞,完美的主角版本,當然,后面發生了什么,張云昊并不清楚,畢竟劍絕老人掛的很早。

    寧寧公主對張云昊也有點發毛,不想多事,行禮道歉道:“這位……少俠,我們只是路過,如有得罪,請見諒?!?br />
    張云昊笑道:“不用客氣,天快黑了,這山里野獸很多,你們不介意的話,可以跟我回草廬,一起喝碗魚湯?!?br />
    “這……”

    寧寧公主自然不肯跟陌生人走,她想了想,坦白道:“少俠請見諒,我們要去尋找一位前輩,無法多留?!?br />
    張云昊老氣橫秋的道:“前輩?老夫我在這山上生活了十年,可沒見過什么前輩?!?br />
    “生活十年,老夫?”

    眾人越發驚愕,小陵忍不住嘟囔道:“還說不是妖精?”

    寧寧公主忍不住問道:“少俠,這里真的沒其他人了嗎?我們是來找劍絕前輩的,你見過他嗎?”

    張云昊一臉笑容:“劍絕老人?我不就是?”

    “???”

    眾人目瞪口呆,那白面書生忍不住道:“少俠,請不要開玩笑,劍訣前輩如今已是花甲之年,而你……”

    “沒聽說過返老還童嗎?”

    張云昊微微一笑,手在臉上一抹,恢復劍絕老人的模樣:“如果是這樣的呢?”

    “老人?”

    眾人十分驚愕,寧寧公主急忙從背上拿出一個卷軸,打開,上面的畫像與張云昊幾乎一模一樣——只是沒有白胡子。

    寧寧公主不可思議的道:“你真是劍絕前輩?”

    “一個糟老頭子,有誰會假冒?”

    張云昊哈哈大笑,接著手指一動,寧寧公主他們的衣服全部出現一道裂痕。

    “無雙快劍術!你真是劍絕前輩!”

    寧寧公主驚喜不已,然后立刻拜倒在地:“劍絕前輩,我是楚國公主寧寧,希望你能出山對抗魔門,拯救蒼生!”

    “公主?”

    張云昊裝著訝然的樣子,一揮手,寧寧公主身不由已的站了起來,她還想說什么,張云昊擺了擺手,道:“去寒舍再說吧,看來,我十年沒出山,天下變化很大?!?br />
    “是,劍絕前輩?!?br />
    眾人沒有異議,跟著劍絕老人朝草廬的方向而去。

    話說回來,眾人還是感覺十分怪異,畢竟怎么看張云昊都是個少年,小陵更是擠眉弄眼的讓公主小心——說不定這就是妖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