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勒姆主教练 > 言情小说 > 屠魔工业 > 第五十六章 倒霉的海盗(下)

沃特福德富勒姆足球: 第五十六章 倒霉的海盗(下)

富勒姆主教练 www.gxyuca.com.cn     一船海盗有八十几人,在海盗里应该算个规模比较大的队伍。

    把海盗抓起来,船也成了战利品,船长把自家的客船丢给二副,自己带着大副和几个水手、护卫跟着沈文剑在海盗船上折腾。

    “大师,嘿嘿,我想先在这里招募几个人做水手,您看”

    船长想要一点海盗当水手,方便把海盗船开走。

    沈文剑点头:“等到晚餐之后,我需要先把他们分类,以免海盗头变成水手?!?br />
    船长:“是是是?!?br />
    分类的方式也很简单,海盗船的下层甲板上就有用于绑人的柱子风浪时绑自己用的。青柳把他们几个一组围着柱子绑着,手指有一定活动空间,也没有封住声带。

    这种情况下,肯定会有海盗想要逃跑,也会有人发声交流,沈文剑几个就在甲板上用法术或神念盯着,把他们的人物关系以及个人特点都记录下来。

    抓到海盗之后,殷玲的工作换成抓鱼,她动作很快,小半个小时,已经在船头堆了数十条十到二十公斤的大鱼。

    客船的补给是有计划的,就算大家省一点也没办法提供八十几张嘴的需求,海盗船上食物很少,如果没有渔获,接下来他们一天能有一碗粥就不错了。

    “海盗头目应该有悬赏吧?”沈文剑问大副,这时船长已经坐小船回客船催促晚餐去了。

    “是的,秃鹫团的人可以直接在马蒂港领取悬赏?!?br />
    沈文剑一听,貌似不是所有海盗都能在马蒂港领悬赏,里面还有别的名堂。

    “嗯?这么说他们是别处来的?”

    “大师,这种事情我可不敢说?!?br />
    沈文剑拿出三个金币递过去:“放心,我嘴很严的?!?br />
    嘴严不严谁很难判断,金币却是实打实的,大副迟疑的看向留在船上的两个水手,伸手把金币笼到袖子里。

    “是桑德岛,桑德岛是深洋航线上的重要枢纽,马蒂港扩建之后走深洋航线的船越来越少,我们这条航线的海盗也是在那之后变得更多了?!?br />
    坐过好几船之后,沈文剑补充了不少龙元世界的航海知识。

    前往西大陆的主要航线有三条,从北至南,分别是旧航路、深洋航线和新航路。

    名字就透露出不少端倪。

    旧航路是古大陆直通西大陆的航线,这条航线有三分之一处在浅海区,在跨入深海区时有集结港方便临时组建大规模的船队应付海怪和海盗。

    深洋航线则是一条从古大陆与南国大陆之间穿出来到西大陆的航线,两个大陆东侧的直达贸易走这条航线最近。

    新航路距离深洋航线近的地方有一千多公里,不是一条近路,但这条航线上有很多岛子可提供避难和临时补给,而且水深较浅,海怪活动少。如果把海水排空,新航线下面应该是一条超级山脉。

    帆船时代,深洋航线是比较受欢迎的航线,原因不仅仅是距离短,气流也很稳定,能保证船速。

    蒸汽轮机船时代,新航线的重要度变得更高了。蒸汽轮机船出航不看季风,装了货或人就能跑,等待集结大船队变成一件非常伤钱的事,小船队航行,显然走新航线更为安全。

    桑德岛在女王给的世界地图上就有标注,足见它在深洋航线上的地位,这个岛是个矗立在深海区的大岛,与三个大陆的距离都差不多,自身条件与地理位置非常优秀。

    远洋航线上的岛屿,大多数都是几个远洋商会定制规矩,其他做奇怪生意的组织过来,也不能破坏港区的规矩。桑德岛却有着另一套系统,它几乎成了一个小国家,早前凭借自身优越且重要的地位,还要向??坎垢拇怀樗?。

    可想而知,面对大规模新型港口的繁荣,桑德岛肯定是要做些什么的。

    大副称桑德岛与很多海盗占据的小岛都有船只往来,即使不是直接指挥肯定也有利益输送。新航路这边被海盗弄得很烦,有几个目光短浅的商会似乎也有支持海盗,以为借此能把外地来的驱赶走,但这些海盗也要“恰饭”的。

    和大副谈了一下桑德岛和海盗的事,沈文剑大体了解了情况,旁边冷云在他耳边说了一句,他点点头,结束和大副的谈话。

    “下面有点事,有可能会死几个人,希望你们不要介意?!?br />
    之前说抓住之后平分,如果再死人,等于双方财产都有损失,因此他让对方别介意。

    大副当然什么都不敢说。

    沈文剑转身往下层甲板走,剑匣里的飞刃和飞剑都飞出来护在身前。

    “你这样会死很多诶,我来吧?!崩湓聘诤竺嫠?。

    “后面还有最少四天多的航程,总不能每天来处理两次吧,一次就让他们乖乖的,等其中一部分人变成水手也会更安全些?!?br />
    没说几句,已经来到下层甲板的门前。

    沈文剑嘴角扯了扯,手一挥,二十几道白光穿门进去,立刻里面就响起几声惨叫。

    随后破了一堆洞的门才倒下,有三个家伙每人身上穿了三把飞刃,被吊在半空,还没死透。

    其他海盗还有几个已经解除捆绑的,一脸惊恐的被缓慢逼近的飞刃逼迫的一步步后退。

    “我不想说第二遍,我只需要你们其中几个人的人头就可以拿到钱,留着你们是因为你们还有一点额外的价值,乖乖的不要给我添麻烦,否则唯一的下场就是死?!鄙蛭慕1咚当咦?,身边还悬着六把飞剑在转,非常具有视觉效果,“对了,你们中也许有人脑子不太好,认为死了也没什么,看清楚点?!?br />
    沈文剑伸手抓过身边悬着的一把飞剑,对着一个被三刀六洞挂在半空的海盗点了一下。

    一团白白的雾从那人身后冒出来,勉强有一点人形。

    抬起空着的手吸过白雾,变成球形,再看向海盗们,已经有不少闭上眼睛念念有词,在祈祷些什么。

    “在这里,你们有没有机会去见你们的神灵,由我决定!

    你们唯一的机会就是召唤至少两个贤者过来把我干掉,做不到的话,记住我刚才说的,不要给我添麻烦?!彼底?,直接把手上的白雾捏爆了。

    对于海盗来说,残暴比讲道理好用许多,沈文剑干出这些事,已经有松绑的海盗自觉的站回原位把手往绳套里钻。

    沈文剑眼神移向“表现良好”的海盗头,他装作低下的头有个小小的哆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