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勒姆主教练 > 言情小說 > 屠魔工業 > 第五十六章 倒霉的海盜(下)

富勒姆队: 第五十六章 倒霉的海盜(下)

富勒姆主教练 www.gxyuca.com.cn     一船海盜有八十幾人,在海盜里應該算個規模比較大的隊伍。

    把海盜抓起來,船也成了戰利品,船長把自家的客船丟給二副,自己帶著大副和幾個水手、護衛跟著沈文劍在海盜船上折騰。

    “大師,嘿嘿,我想先在這里招募幾個人做水手,您看”

    船長想要一點海盜當水手,方便把海盜船開走。

    沈文劍點頭:“等到晚餐之后,我需要先把他們分類,以免海盜頭變成水手?!?br />
    船長:“是是是?!?br />
    分類的方式也很簡單,海盜船的下層甲板上就有用于綁人的柱子風浪時綁自己用的。青柳把他們幾個一組圍著柱子綁著,手指有一定活動空間,也沒有封住聲帶。

    這種情況下,肯定會有海盜想要逃跑,也會有人發聲交流,沈文劍幾個就在甲板上用法術或神念盯著,把他們的人物關系以及個人特點都記錄下來。

    抓到海盜之后,殷玲的工作換成抓魚,她動作很快,小半個小時,已經在船頭堆了數十條十到二十公斤的大魚。

    客船的補給是有計劃的,就算大家省一點也沒辦法提供八十幾張嘴的需求,海盜船上食物很少,如果沒有漁獲,接下來他們一天能有一碗粥就不錯了。

    “海盜頭目應該有懸賞吧?”沈文劍問大副,這時船長已經坐小船回客船催促晚餐去了。

    “是的,禿鷲團的人可以直接在馬蒂港領取懸賞?!?br />
    沈文劍一聽,貌似不是所有海盜都能在馬蒂港領懸賞,里面還有別的名堂。

    “嗯?這么說他們是別處來的?”

    “大師,這種事情我可不敢說?!?br />
    沈文劍拿出三個金幣遞過去:“放心,我嘴很嚴的?!?br />
    嘴嚴不嚴誰很難判斷,金幣卻是實打實的,大副遲疑的看向留在船上的兩個水手,伸手把金幣籠到袖子里。

    “是桑德島,桑德島是深洋航線上的重要樞紐,馬蒂港擴建之后走深洋航線的船越來越少,我們這條航線的海盜也是在那之后變得更多了?!?br />
    坐過好幾船之后,沈文劍補充了不少龍元世界的航海知識。

    前往西大陸的主要航線有三條,從北至南,分別是舊航路、深洋航線和新航路。

    名字就透露出不少端倪。

    舊航路是古大陸直通西大陸的航線,這條航線有三分之一處在淺海區,在跨入深海區時有集結港方便臨時組建大規模的船隊應付海怪和海盜。

    深洋航線則是一條從古大陸與南國大陸之間穿出來到西大陸的航線,兩個大陸東側的直達貿易走這條航線最近。

    新航路距離深洋航線近的地方有一千多公里,不是一條近路,但這條航線上有很多島子可提供避難和臨時補給,而且水深較淺,海怪活動少。如果把海水排空,新航線下面應該是一條超級山脈。

    帆船時代,深洋航線是比較受歡迎的航線,原因不僅僅是距離短,氣流也很穩定,能保證船速。

    蒸汽輪機船時代,新航線的重要度變得更高了。蒸汽輪機船出航不看季風,裝了貨或人就能跑,等待集結大船隊變成一件非常傷錢的事,小船隊航行,顯然走新航線更為安全。

    桑德島在女王給的世界地圖上就有標注,足見它在深洋航線上的地位,這個島是個矗立在深海區的大島,與三個大陸的距離都差不多,自身條件與地理位置非常優秀。

    遠洋航線上的島嶼,大多數都是幾個遠洋商會定制規矩,其他做奇怪生意的組織過來,也不能破壞港區的規矩。桑德島卻有著另一套系統,它幾乎成了一個小國家,早前憑借自身優越且重要的地位,還要向??坎垢拇懷樗?。

    可想而知,面對大規模新型港口的繁榮,桑德島肯定是要做些什么的。

    大副稱桑德島與很多海盜占據的小島都有船只往來,即使不是直接指揮肯定也有利益輸送。新航路這邊被海盜弄得很煩,有幾個目光短淺的商會似乎也有支持海盜,以為借此能把外地來的驅趕走,但這些海盜也要“恰飯”的。

    和大副談了一下桑德島和海盜的事,沈文劍大體了解了情況,旁邊冷云在他耳邊說了一句,他點點頭,結束和大副的談話。

    “下面有點事,有可能會死幾個人,希望你們不要介意?!?br />
    之前說抓住之后平分,如果再死人,等于雙方財產都有損失,因此他讓對方別介意。

    大副當然什么都不敢說。

    沈文劍轉身往下層甲板走,劍匣里的飛刃和飛劍都飛出來護在身前。

    “你這樣會死很多誒,我來吧?!崩湓聘諍竺嫠?。

    “后面還有最少四天多的航程,總不能每天來處理兩次吧,一次就讓他們乖乖的,等其中一部分人變成水手也會更安全些?!?br />
    沒說幾句,已經來到下層甲板的門前。

    沈文劍嘴角扯了扯,手一揮,二十幾道白光穿門進去,立刻里面就響起幾聲慘叫。

    隨后破了一堆洞的門才倒下,有三個家伙每人身上穿了三把飛刃,被吊在半空,還沒死透。

    其他海盜還有幾個已經解除捆綁的,一臉驚恐的被緩慢逼近的飛刃逼迫的一步步后退。

    “我不想說第二遍,我只需要你們其中幾個人的人頭就可以拿到錢,留著你們是因為你們還有一點額外的價值,乖乖的不要給我添麻煩,否則唯一的下場就是死?!鄙蛭慕1咚當咦?,身邊還懸著六把飛劍在轉,非常具有視覺效果,“對了,你們中也許有人腦子不太好,認為死了也沒什么,看清楚點?!?br />
    沈文劍伸手抓過身邊懸著的一把飛劍,對著一個被三刀六洞掛在半空的海盜點了一下。

    一團白白的霧從那人身后冒出來,勉強有一點人形。

    抬起空著的手吸過白霧,變成球形,再看向海盜們,已經有不少閉上眼睛念念有詞,在祈禱些什么。

    “在這里,你們有沒有機會去見你們的神靈,由我決定!

    你們唯一的機會就是召喚至少兩個賢者過來把我干掉,做不到的話,記住我剛才說的,不要給我添麻煩?!彼底?,直接把手上的白霧捏爆了。

    對于海盜來說,殘暴比講道理好用許多,沈文劍干出這些事,已經有松綁的海盜自覺的站回原位把手往繩套里鉆。

    沈文劍眼神移向“表現良好”的海盜頭,他裝作低下的頭有個小小的哆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