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勒姆主教练 > 修真小说 > 平天策 > 第一千六十五章 他的处境

富勒姆足球俱乐部9号: 第一千六十五章 他的处境

富勒姆主教练 www.gxyuca.com.cn     林望北和跟随他的数名旧部出海之后在某个商船补充淡水和修缮船只的小岛国登岸,又租用了一艘商船,前面数日才登上这艘和丰号的大鱼船。

    吴阿三虽然在和丰号以及崂山港口都是赫赫有名的人物,但对于林望北等人的真实身份,却是丝毫不知,但修行者他自然见过,按照林望北等人这些时日在海上的情形,他便自然以为林望北等人是某家商号的供奉。

    按照他的经验,这种怪异的事情,最好便是让林望北等人处理。

    林望北注视着那名随着鱼流被冲到孙得鳟身前的年轻人,然后对着吴阿三等人说道:“他是修行者,修行者的生命力会比寻常人强大,所以他即便溺水很久也没有死?!?br />
    听着他这样的话语,船上的所有人便顿时安静下来。

    这些船工不怕和活人有关的事情,只怕那些根本无法用道理解释的怪异事情。

    修行者对于他们而言,只是意味着神秘和强大,并不意味着无法理解。

    这名修行者既然是活人,那对于他们就没有那么可怕,他们就会想要救这人。

    数名船工很快将那名浑身焦黑的修行者从鱼堆之中拖了出来,开始了他们的救治。

    林望北沉默的看着这些船工极为熟练的拍打那名年轻人的后背,令那名年轻人不断吐出呛入肺腑之中的海水,同时保暖用的被褥也直接包裹在了这名满是鱼腥味的年轻人的身上。

    这名年轻人的身体上到处都是灼烧的痕迹和细小的裂口,但在这个过程里,这些船工发现他似乎并没有什么其余的致命伤,在他们看来,这名年轻人可能是溺水的时间太久,所以陷入了深沉的昏迷之中,若是无法让他保住体温和正常的呼吸,哪怕这名年轻人的心脉还在跳动,那这名年轻人也可能永远无法醒来。

    只是林望北和他身旁的数名旧部并非如此想法。

    他用最简单的话语安定了这些船工,但对于他和他身侧的这些修行者而言,这名修行者很不寻常。

    早在这人刚刚随着鱼流冲出来时,他们就已经感知到了这人的存在,而且当感受着这人的气息时,林望北便确定这是一名年轻人。

    这名年轻修行者的年纪最多便和林意差不多。

    然而这名年轻人的身体里,除了那种年轻的气息之外,还不断的散发着一种很玄奥甚至有些神圣的气息。

    这种气息,只可能存在比他们的真元修为更强大,甚至是至少要强出一个境界的修行者的体内。

    若按他们的认知,这名年轻人的修为恐怕已经超过了神念巅峰,已经真正的踏入了入圣境。

    只是如此年轻便能真正踏入入圣境,这却又彻底颠覆了他们所有人的认知。

    林望北知道林意很强大,按照他之前在建康得知的讯息,恐怕林意的力量也已经彻底超越了神念境,但他十分清楚,林意修的并非是正统的真元功法。

    而在所有他接触过的宗门和所有他读过的典籍记载里,都似乎从未有人能够在这样年轻便修正统的真元功法而达到这样的修为。

    太过超乎常理,对于他们这些修行者而言,也意味着恐惧。

    现在这些船工在救治这名修行者,只是对于他们而言,这便也有些赌性。

    因为他们并不知道这名年轻人的身份。

    救治这名年轻人,就和很弱小的农夫在救治一头猛虎一样,谁也不知道这头猛虎醒来之后会如何做。

    而更令他们感到可怕的是,若是这名年轻的修行者和他们所想的一样强大,那又是因为什么原因会溺于海中,以至于被渔网打捞上来?

    “要不要先制住他?”

    一名部将在他的身旁轻声问道。

    林望北没有马上回答,他沉吟了一个呼吸的时间,摇了摇头。

    没有谁会无缘无故杀人。

    这名年轻人是人,并非真正的猛虎。

    他不可能断然直接杀死这名或许有威胁的年轻人。

    这名年轻人的修为极高,即便在他此时没有醒来时,能够用些手段制住他,但他醒来之后,他们的手段是否有效,还未可知。

    最为关键的是,在他现在的感知里,这名年轻人的气息十分平稳,这名年轻人此时还未醒来,似乎只是这名年轻人自己的选择。

    这名年轻人似乎自己控制了自己的生机,甚至切断了他体内的一些真元流动。

    如果此时这名年轻人的状况是自己的选择,那他们试图制住这名年轻人,便或许会被对方认为是很大的恶意,或许反而会遭受对方的还击。

    ……

    沈念醒了过来。

    当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繁星点点的夜晚。

    他嗅到了浓厚的鱼腥味,又听到了大浪拍击在船甲板上的声音,他便顷刻反应过来,自己此时是在船上,而不是在海中。

    在接下来的一刹那,他的呼吸微顿,被痛楚刺激的有些麻木的感知又瞬间复活了一般,他感知到了数名修行者的气息。

    他紧张起来。

    这些修行者的气息并不弱小,按理而言不会出现在这样的渔船上。

    而且他以他此时的状况,他无法出手,甚至也不敢出手。

    “在这海上,我们不会是你的敌人,因为我

    们根本连你是谁不知道?!?br />
    就在此时,一个温和的声音传入了他的耳廓。

    “我们也不知道在你身上发生了什么,你只是恰好被这条渔船的网拖了上来?!?br />
    林望北看着这名醒来的年轻人,他看着这名年轻人充满警惕的眼神,便知道此时最适合用简单直接的话语,“航行在海上,我们只求平安无事?!?br />
    “在你的身上发生了什么…”沈念听着这句话语,他看着林望北平和的眼神,突然整个身体都忍不住颤抖起来。

    他这才真正回想起发生了什么。

    他这时的脑海里才被超越身上伤势的痛苦所充斥。

    他浑身发抖着,张开了口,几乎痛苦的哭出声来。

    那名似乎一直禁锢着他的自由的僧人已经死了。

    他曾经潜意识里认为对方是自己最大的力量,让自己痛苦和不安以至于无法专心修行的敌人,然而当真正的敌人到来时,他才豁然醒觉,自己的父亲和这名僧人是对的。

    他从生来就是这个世界的王,那能够真正到达他面前的敌人,自然也是无比可怕的,这个世上最可怕的魔王。

    他怎么都无法想象魔宗竟然会强大到那种程度。

    就连自己需要借助风暴才能暂时压制一瞬的那名僧人,竟然以死来激发所有潜能,都无法阻止魔宗。

    他也无法想象,魔宗在杀死了那名僧人之后,竟然还能发出那样的一击。

    他几乎耗尽了体内所有的真元,才能够从魔宗那样的一击之中逃脱。

    而在那之后,又发生了什么?

    他现在又能如何做?

    他发抖了很久,终于没有哭喊出声音,但他开始真正的清醒过来,意识到之后发生了什么。

    他确信魔宗便是追寻着那些人和他身上的气机联系,才在浩瀚海域之中将他找了出来。

    所以在逃出魔宗的追杀之后,他自行切断了和世间那些人的气机联系,他甚至暂时封闭了自己的气海,他不敢让魔宗有任何感应他和天地之间气机联系的机会。

    只是如此做了那些在世间等待着他真正成王的那些人,恐怕以为他死了。

    那会发生什么?

    他不知道。

    但他现在清楚的知道,自己断绝了和那些人的联系,封闭了气海,他所修的功法再强大,他也根本无法得到真元的补充。

    他应该继续修行,变得强大,能够超越魔宗此时的力量,但若是继续修行,恐怕又会被魔宗追上来。

    这便是他现在的处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