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勒姆主教练 > 都市小说 > 商海谍影 > 125.第125章 换将激将用将

富勒姆降级: 125.第125章 换将激将用将

富勒姆主教练 www.gxyuca.com.cn     包小三和耿宝磊是被糊里糊涂带到医院的,即便被关着两人也省得出事了,保密局院子里不时地出入警车,一直能听到急促的警报声音,两人在窗户上领略到暴力机关的爪牙了,那进出的人可都是荷枪实弹,看着老吓人了,而且好像是集体动员了,连看他俩的都接到任务了,反锁着门匆匆就走,刚想睡下吧,又有人匆匆来了,带了两个警卫,是都寒梅,二话不说,带着两人就走,直奔医院来了。

    一路上时不时地看到警车通过,外行看得真叫一个热闹,到达市一院,都寒梅示意两人跟着,边走边强调着,不能乱跑,现在是非常时期;不要乱问,否则对你们不好。

    憋了这么久,包小三终于爆发了,气愤地道着:“不让乱说,不让乱跑……你把我们关着就行了,送医院干什么?”

    “还好,不是精神病医院?!惫⒈诳嘈Φ?,已经习惯逆来顺受了。

    “那好,两个选择,要不你们陪着仇笛……要不,再把你们关回去?!倍己凡豢推?。

    两人俱是一愣,脸上悲戚之色出来了,耿宝磊问着:“他受伤了?”

    都寒梅点点头。

    “缺胳膊短腿了没有?”包小三问。

    都寒梅摇摇头。

    “没落残疾?那落后遗症没有,比如嘴眼歪斜什么的?”耿宝磊又问。

    都寒梅被问住了,这不是哥们么,怎么净拣着往坏处打算,她纳闷地摇摇头道:“没事,轻伤?!?br />
    “哎呀,太失望了,关我们俩这么长时间,不给他整个生活不能自理,我们心理不平衡啊?!卑∪叩氐?,耿宝磊附合着:“就是啊,好歹也落个后遗症,省得老掂记着我们……时不时地就坑兄弟一把?!?br />
    都寒梅没理会这两货,三人匆匆上楼,到了急救室门口,那儿已经等了好多人了,董淳洁、徐沛红都在,和医院一位戴着眼镜的老头说着什么,好像是主治大夫,都寒梅凑上来,那大夫已经拿着CT片道着:“……中了两枪,一枪在肩胛部位,一枪在腰部,伤到了脾脏,引起大出血……幸亏他的身体素质比较好,否则撑不到回医院……各位领导放心,我们院的外科大夫正在全力抢救……”

    呜…哦…一声凄历的嚎声响起,把等待的人都吓了一跳,回头时,包小三已经是一把鼻涕一把泪,捂着脸蹲着哭上了,耿宝磊要拉包小三,一下子也悲从中来,双眼盈泪,热泪流得不能自制。

    “这是……病人家属?”大夫愣了下。

    “起来,你嚎什么?不知道这什么地方?”董淳洁正心烦意乱,不客气地吼了句。

    一吼坏事了,包小三抹了把鼻涕,起身恶狠狠地揪住董淳洁了,哭嚎着吼着:“……老董你个****的,我们把你当兄弟,你们把我们当炮灰啊……知道仇笛人仗义,你也不能让他去送死???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他马跟你没完……我……操……”

    董淳洁辨都没机会了,唾沫星子飞溅他一脸,说着还要上手,徐沛红赶紧来拉,叫着随行的警卫把两人控制住,老董抹了一把脸,气得哭笑不得地道着:“谁说仇笛受伤了?……你怎么不和他们说清楚?!?br />
    说都寒梅呢,都寒梅委曲地道着:“刚带来,还没来得及说啊?!?br />
    “少尼马哄我们,关了我们多少天,还没跟你们算账呢……”包小三看人多,叫嚣上了。

    “你们都放开,再特么犯浑,信不信马上把你铐起来?好好的受什么伤,把你们关着是?;つ忝恰吮;こ鸬?,里面个同志中了两枪,还不知道抢不抢救得过来……三楼,自己去看吧,你们俩看着他们三,敢跑以嫌疑人论处?!倍窘嗯?,怒吼着踹了包小三几脚,算是把包小三的气焰吓回去了。

    一听仇笛没事,两人迫不及待地跟着都寒梅和警卫上三楼了。

    “特么滴,这到底怎么回事???”包小三算是给整糊涂了。

    “他受了点惊吓……神志有点不清,看见谁都哆嗦……和谁都不说话,自己把输液管子拔了,一直要跑,说有人杀他……没办法,才把你们叫,陪陪他……”都寒梅压低着声音,解释着仇笛可能是一下子受得刺激太大,结果涅,崩溃了。

    “不可能,他把别人整崩?;共畈欢??!卑∪恍帕?。

    “是啊,能让他崩溃的事真不多?!惫⒈诘?。

    对此,都寒梅默然无声的略过了,在飚车追逐和枪战下余生,那可不像看电影,估计经历过的,会是一辈子的噩梦,她还没搞清究竟发生了多少事,但知道的是,法医今天可能比医院还要忙碌。

    进了两人守卫的房间,都寒梅却怯步了,这个“线人”自从被救回来,神志就有点失常了,见人就喊别杀我,包小三和耿宝磊进去时,啊声尖叫,又传出来了仇笛惊恐的声音:别杀我……别杀我……

    片刻,都寒梅看着病房里,仇笛萎缩在角落里发抖,包小三和耿宝磊怒不可遏地奔出来了,耿宝磊气得脸色发青,吼着道:“好好的一个人被你们折腾成这样了,我要告你们去?!?br />
    “这事不给赔偿没完啊?!卑∪鹱?,一张市侩嘴脸。

    “赔偿了也不能完,他下半辈子怎么办呢?”耿宝磊吼着道。

    “对,有关部门得养老送终,讹也讹你们了?!卑∪伦诺?。

    饶是都寒梅见多识广,饶是警卫的心理素质过硬,还是被两人恶言秽语给气得话都说不上来了………

    ……………………………………

    ……………………………………

    行动组几乎全体行动起来了,守家的王卓不断接收着从不同地点发回来的图片、视频以及影印资料,即便他出身国安,仍然被今夜的事搞得心里难安。

    李小众发回的是宾馆段小堂现场法医鉴证报告,段小堂是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一颗子弹从后脑洞穿额头,相隔一层以下都住有旅客,就这么无声无息地死了,凶手不但是熟识的人,而且是个高手,沿路交通监控,连个可疑人员都没有提取到。

    三环路去的张龙城,他从现场一直跟到法医鉴证中心,等着拿鉴定报告,在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里,两车追逐驶出四十多公里,最低速度都达到了120麦以上,那辆JEEP越野是撞上了隔离失控翻车起火的,尸体已经被烧焦了,最终确定的死因却是枪击……弹头被提取,显示到王卓的电脑时,他一眼就认出来了,是国安的制式佩枪,九二式手枪射出的9MM弹头,一枪爆头。

    好像不对,高速行进中,朝后开枪,正中目标?他疑问刚起,接收到那辆奥迪的勘查报告时,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车身弹痕累累,几乎成了一堆零件,右侧的沿车门到前后框,全部扭曲变形,从十米的路面飞下滩涂,要是没有水流和沙地缓冲,怕是早散成一堆了。

    他揣度着当时情况是何等的惨烈,越想越惊讶于人的求生本能,这么激烈,中了两枪的费明居然挺到了救护车到,同样是这么惨烈,那位线人,居然只蹭破了点皮。

    “操的……这要没吓傻才不正常呢?”

    他心里如是默念着,对比着现场,对于“线人”被吓成那个样子倒可以接受了,别说亲历者,就他这样工作在幕后,一幕一幕看过,都忍不住心生寒意,背后发麻。

    几乎是在一个瞬间,段小堂,杨勇、李安贵以及无名枪手全部殒命,所有的线索自此中断,费明和线人的逃生仅仅是个侥幸。他突然省悟道,这好像是一个精心策划的雷霆一击,一击而胜,再无线索,即便有线人的一点点疏漏也瑕不掩玉,把能掌握的情况干干净净的扫清了。

    想到这儿,他后背发麻的感觉更甚,那来自于比现场更恐惧的直觉………

    ………………………………………

    ………………………………………

    戴兰君得到了命令是到机场,迎接局里来人,22时航班准时降落,她是和机场公安直接驶到弦梯下的,来人是陈傲,阴着脸,瞪了戴兰君一眼,直驱医院。

    费明是陈处手里的一张王牌,是陈处从部队硬挖回来的,闲时教练、战时出征,鲜有失手,而这一次身中两枪,怕是让陈处得急红眼了。

    车边走,他边看行动组加密PDA实时传输的情况通报,三处同时失火,都是毫无防备,好在费明拼死才留了半条命,可对方烧焦的尸体同样提供不出更多的信息,现在的行动是配合省厅,把已经掌握的段小堂犯罪证据拉了个清单,在四处抓他的喽罗。

    这样的行动只能是聊胜于无了,陈傲越看脸上的黑线越重,扔下PDA时,长长的叹了口气。

    “对不起,陈处,我们失手了?!贝骼季嵘?。

    “没料到啊,对方的下手快准狠到这种程度……罕见啊。费明怎么样了?”陈傲叹了句。

    “我来的时候还在抢救,身中两枪。应该是?;は呷酥星沟??!贝骼季?。

    “胡闹啊,花多大代价才能培养这么一位战术精英,让老董这么用……啧,费明这小伙啊,就是个直肠子,不会拐弯啊?!背掳镣煜У氐?。

    话听得戴兰君觉得很不舒服,线人的价值在领导眼中,和这位精英相差甚远,正想到此处,陈傲出声问着:“线人怎么样?怎么会在事发之前,是他判断出段小堂要被灭口?难道你们行动组,对此没有一点预见?”

    “刚放下电话,就出事了,出事的时候,抓捕小组已经到半路了,到现在我们都没搞清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贝骼季?。

    “线人……他知道什么?”陈傲怒声问。

    “吓坏了,精神有点失常了……出现恐惧症候,根本没法和别人交流?!贝骼季?。

    咂……陈傲只剩下抚额头吧唧嘴了。

    车驶近医院的时候,接到了消息,抢救过来了,好消息夹着坏消息,在重症监护室,还要进行脾脏切除手术。心急火燎的两人匆匆赶到医院,董淳洁带着两人直上重症监护,刚下手术台的费明一脸惨白,脸几乎被呼吸器扣住了一大半,真枪实弹拼打的外勤人员,不管生死,都是糊里糊涂的,那怕就活着,顶多能回述追逐的经过而已。

    “那位呢?”陈傲问。

    “精神有点失控,没法交流,刚打了针安定,睡下了?!倍窘嗟?。

    “带我看看去?!背掳恋?。

    董淳洁前行带路,下了三楼,病房守得很紧,不过进门一看床边坐着俩,陈傲皱眉时,董淳洁赶紧解释着,这就是和他一起去过南疆的三位,对于这积极怠工的三位,陈傲可是头回见到真人,包小三可不觉得是真人,他伸手拦道着:“人都这样了,你们还准备逼他?”

    “连我们都认不出来了?!惫⒈诔鹗拥难酃庳嗔搜?。

    这下子可把陈傲给尴尬到当地了,董淳洁和两人解释了句,陈傲却是摆手道着,让两人都出来,站到了门口,陈傲似乎有点难堪地看了董淳洁一眼,拐着弯道着:“老董,咱们共事不少年头了,对于你我一向很尊重,那怕是出了这种事……希望你,正确对待?!?br />
    董淳洁抬抬眼皮看着他,严肃地道着:“我会的,局里什么安排?”

    “即时起,解除你的行动组长职务,今天返京?!背掳恋?。

    “是,我服从命令?!倍窘嘌纤嗟?,敬了个礼,戴兰君想说什么,欲言又止,体制和婊子是一样无情的,没有人会念你的旧好,这种重大失误,总得有人负责。

    “陈局安排带上他们三个,妥善处理后事?!背掳林钢覆》坷锏募溉?。

    “我知道了,谢谢?!倍窘嗄芽暗氐懒司?。

    “小戴,跟我回行动组……这儿的警卫撤了吧,二十三点二十分,有人来接你们,注意安全?!背掳燎倚星业雷?,戴兰君几次回头,默然无声地和警卫跟在陈傲身后走了。

    董淳洁像一下子苍老了几岁,颓然靠着墙,坐到了地上,过往的护士好奇而怜悯的看着他,以为是丧亲的家属,有人过来要搀他,被他摆摆手制止了。

    他脑子里很乱,理不清头绪,也许让他颓然的并不是职务被解除,而是多年的苦心经营,到最终仍然付诸东流,也是发誓要抓到的凶手,到现在仍然影踪,在这场看不见的较量中,他输了,而且输得再没有翻盘的机会。

    一腔热血,只剩下两眼浑浊的老泪,已经作古的刘一民,送进重症监护的费明,还有人事不省的仇笛,他不知道还需要多大的牺牲,才能换回一个朗朗乾坤。

    他唏嘘着,抹了把,不经意回头,却发现门开了一道缝,露着两个脑袋,他掩饰地侧头,消灭着脸上的悲伤。

    “怎么了,董主任?”耿宝磊同情地问。

    “这还用说,被组织无情抛弃,***了呗?!卑∪?。

    “你别往人家伤口上撤盐不行???”耿宝磊斥了他一句。

    “你看他值得安慰吗?牛B的时候,尾巴往天上翘,就把咱俩关着,活该?!卑∪业奖ǜ椿崃?,兴灾乐祸地道。

    老董啊声舒了口气道着:“说得好,我真特么活该……哎,活人你看多难啊,你们真不该救我?!?br />
    “董哥,你别这样啊,大把的好生活你还没享受呢,这不脱身了正好,回京咱们吃嘛嘛香、喝嘛嘛爽、有妞有酒,发什么愁啊?!惫⒈谌白?,包小三接上了:“倒也是哈,关了俺们好几天,可省钱了……呵呵?!?br />
    “你们……哎,不可救药?!崩隙蛔允さ氐懒司?,不理会这俩货了,说着仇笛道着:“一会儿跟我回京,别再捣蛋了啊,你们放心……我一定找最好的医院,救最好的医生……大不了我倾家荡产,一定给仇笛治得好好的……哎……我一辈子不欠谁人情啊,可这趟欠下的,我一辈子都还不完啊……”

    说到动情处,老董又是唏嘘不已,不断地擤着鼻涕,抹着老泪,这时候,两人一人一边搀着老董坐起来了,包小三要说什么时,被耿宝磊眼神拦住了,他问着老董道着:“董哥,您有多少家产???”

    “什么意思?”董淳洁懵了。

    “我算算,您倾家荡产够不够?!惫⒈诘?,一听这话,包小三来劲了,凑上来道着:“董哥,甭倾家荡产了,多少分给我们兄弟点就成了?!?br />
    “有你们什么事?你们前半截混吃混喝,后半截管吃管住……我在你们身上赔大发了?!倍窘嗥叩氐?。

    “仇笛啊,他都这样了,你指不定得花多少钱也治不好呢……我给您出个主意,管多管少,凑个整数,一次给了,免了麻缠他以后讹你?!卑∪鲎赔戎饕獾?。

    “???这样也行?你这是打我脸呢?!崩隙芽暗氐?。

    “什么打脸,给你省钱呢?!卑∪?。

    “去去,滚一边去?!崩隙男髀伊?,以最直接的方式和包小三说话了,两人嬉皮笑脸的,不一会儿老董觉得不对劲了,刚要问,来接的人已经到了,直接到了病房门口,两个持枪警卫抬着活动床,三人紧随着,匆匆下楼,期间董淳洁几次抚抚仇笛划伤的脸,忍不住又是唏嘘有声。

    来的是辆救护车,上了车里,车即发动驶离,不过董淳洁一下惊愕了,车里没坐护士,却坐着便衣的陈局,他赶忙站起来敬礼,一不小心,给撞了下脑袋。

    “呵呵,你别紧张……我亲自来接你,这面子够大了吧?”陈局笑着道。

    “这……对不起,陈局,我又干得一塌糊涂了?!倍窘嗖缓靡馑嫉氐?。

    “确实一塌糊涂,不过并不妨碍我对你的信任,你的干这行的资质确实不够,当内奸就更不合格了?!背戮值?。

    “有内奸?”董淳洁吓了一跳。

    耿宝磊和包小三也惊愕了,一是惊愕这种场景,二是惊愕连这么神秘的组织都有内奸。

    “问问他?!背戮痔肥疽馓稍诖采系某鸬?,这一说,包小三和耿宝磊噤声了。

    “他……有点失常了……”董淳洁狐疑更甚。

    呼……地一声,仇笛毫无征兆地坐起,眼睛直直地看着董淳洁,把董淳洁结结实实吓了一大跳,他瞬间明白过来,指着仇笛气愤地道:“你……你装的?”

    “我怕死,不装不行啊?!背鸬岩财叩氐?。

    “你才知道啊,他演过电影,从鬼子到山匪,好几个角色呢?!惫⒈谛ψ诺?。

    “补充一下,都是不露脸的那种?!卑∪市Φ?。

    仇笛不再抖索了,不过也没有说话,他看着陈局,审视着,像疑问未解。

    “你可以相信我?!背戮值?。

    “费明告诉我,这种时候,谁也不要相信?!背鸬芽诹?,很严肃,听得董淳洁怵然心惊。

    “但除了一号……只有一号能听懂他最后的暗语,鸽子带信,后院长草了,灯光要被灭……”陈局和霭地道。

    “其实,你也怀疑这个行动组,对吗?”仇笛疑惑地问。

    “我只相信两种人,一种是牺牲在这个岗位上的人,另一种是,和这种岗位完全无干的人,其他人,都值得怀疑?!背戮治⑿ψ诺?。

    “那他呢?”仇笛问,示意的方向,却是董淳洁。

    “说谁呢?你看我哪儿长得像内奸?”董淳洁不悦了。

    “他是个例外,我刚才都说了,他干什么都一塌糊涂,当内奸资质不合格……来吧,都坐下来,我们会连夜回京,会连夜给你去掉身上的AUX射频信号……然后我们悄悄溜回来,玩一场间谍游戏怎么样?仇笛,你不会很介意吧?”陈局笑着征询着。

    “我欠费哥一个大人情,现在跑了,会让他笑话的?!背鸬训?。

    “自古草莽多龙蛇啊,庙堂之上,难有这种血性啊?!背戮挚醋懦鸬?,一派欣赏的眼光。

    “那我们涅?别告诉我太多啊,省得又关小黑屋?!卑∪璧氐?。

    “危险不?这吓人呢,瞅瞅他这样,关小黑屋倒是个不错的选择?!惫⒈诘?。

    “哈哈……没把你们算在内,你们也属于资质不够的?!背戮忠痪浒蚜饺怂档糜裘屏?,他拍拍仇笛的肩膀道着:“最危险的事已经过去了,他们底子已经洗干净了,接下来就是怎么隐藏或者潜逃了,我需要你的脑子和眼光,而不需要你去拼命,斗谍有很多方式的,刀兵相见是最拙劣的一种?!?br />
    “我不太确定,那一个才是目标;而且,什么事总得讲个规则,我可不能破坏规则?!背鸬训?。

    “所以,我说来玩一场间谍的游戏?!背戮中ψ诺溃骸澳勘?,是清除所有目标;至于规则……没有规则怎么样?你应该最喜欢这一种啊,为了一个女人,把人家一位老板打得满地找牙;你那个当过兵打过仗的爹,你从他身上没少学啊……我看你不像守规则的人?。??”

    仇笛羞赧地笑笑,默认了,包小三和耿宝磊面面相觑,两人有点想不通发生了什么事,这家伙,都开始心甘情愿地当官府鹰犬了,是忍,孰不可忍,两人正要异议,老董附合上来了,免费航班加免费酒店,再加上额度不菲的奖励,你就啥也不干,也能落下钱,之前你落下的还少么?别说不照顾你们啊………三言两语,把意志本不坚定的包小三和耿宝磊,直接给忽悠得不吭声了。

    车直驶机场,带着那个如附骨之蛆的射频信号,直上云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