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勒姆主教练 > 都市小說 > 商海諜影 > 第99章 臨陣分道揚鑣

埃弗顿和富勒姆的关系: 第99章 臨陣分道揚鑣

富勒姆主教练 www.gxyuca.com.cn     地點:南疆,貝爾蘭千草原駐地某部。

    時間:6月4日凌晨五時。

    轟轟作響的引擎聲驚醒了邊防戰士的睡眠,沒有戰備警報,這里卻如臨大敵,崗哨增加了一倍,從昨晚開始就不斷有各式的車輛駛進駐地,敏感的戰士都知道這種情況,不是有大事發生了,就是要發生大事了。

    信號燈揮舞著,背著戰術背包,手持微沖的戰術隊,在直升機氣流的吹拂下,弓著腰,次弟攀上了直升機,信號指示著,兩機騰空在起,片刻后便成了兩個隱沒在夜色中的紅點。

    抵達目標座標:待確認。

    作戰命令:待確認。

    ………………………………

    ………………………………

    駐地部隊的樓層燈火通明,多出來的幾個通訊接收器,接駁到三層的一間活動室,十幾位男女正調試著衛星圖,他們都清楚,用這種熱成像的云圖在捕捉地面畫面,只有抓危險分子時候才用到,今天,肯定是有著非同尋常意義的一天。

    整個樓層靜默的可怕,三步一崗、五步一哨,駐地部隊全部拉到了外圍警戒,這個紀律的團隊,沒有牢騷、沒有怨言、更沒有疑問。坐在通訊間隔壁會議室的幾位,已經在這里枯等了一夜了,是接到了總部的命令,一個沒頭沒腦的命令,這些從來不出現在新聞中的大員便星夜兼程,駛到離他們轄區千里之外的邊疆之地。

    有大事發生,或者即將有大事發生,與會者的心里也是這個想法,他們之間相互認識,就即便不認識,也在保密電報上看到過彼此的簽發名字,分別來自陜、甘、晉、京、冀各地安全局,他們并不奇怪會發生多大事,奇怪的只有一樣:把各省的精英都匯到此地,得多強悍的對手,才能和這樣一個陣容相稱?

    不過誰也清楚,并不缺少這樣的對手,或是邪教、或是暴恐、或是境外潛伏、滲透勢力,這些人那個也不是吃素的,他們像附骨蛆一樣,無時無刻不在找機會啃噬安寧和平。在國安人的眼中,斗爭有著一層更深的意義,這條隱敝的戰線,不像軍人的正面戰場、也不像警察的執法現場,在這條戰線上,沒有活著的勇士,也沒有死去的英雄,有的只是血淋淋的輸贏。

    會議室里很安靜,一直保持著這樣的安靜,直到聽到隆隆的直升機起航,直到聽到一陣沉重的腳步響起,門刷聲開了,一位便裝、短發、普通夾克打扮的男子邁步進入,全體起立,跟著幾位通訊員魚貫而入,接駁電腦和投影,那位男子坐定示意著各位落坐,他平靜的臉上看不出一點表情。

    國安,第七處行動處長,陳傲。第七處是負責涉外事件的專業部門,他的到來,為此次的行動又添上了一層神秘色彩。

    解密,要從現在開始了。

    陳傲清了清嗓子道著:“……對不起,讓大家久等了,我也是幾個小時才得到的行動命令,之所以把大家組織到這里,是因為有可能情況要涉及到你們轄區的事務,目標是一群搞非法測繪的,可能大家要奇怪這么高規格。我也有點奇怪,因為這類違法行為,最輕可能只處以沒收測繪成果,最重的一例,目前有記載的,判處了七年徒刑……更嚴格地講,相比暴恐類、間諜類事件,讓我們對付這些人,還真有點大材小用了……別拘束,時間還早,咱們難得交流一回,借此機會,我們也好好相互學習一下?!?br />
    非法測繪?相比國安處理的事件,這個還真不算重量級的事件,與會九位輕松了幾分,陳處本人又這么和靄,讓會議的氣氛松了下來。

    陳傲示意著放圖,他身前身后的屏幕上,顯示著數件繳獲的各類測繪設備,就聽他侃侃道著:“背景我簡要介紹一下,在國土安全保衛上,我們在世界同行里排名是靠后的,今天是關起門來說話啊,不要說地方上的,就我們在首都,起初都沒有認識到非法測繪對于國土安全的重大隱患,和平和安逸,對于大多數人都是一劑毒藥啊,等我們意識到的時候,這個情況已經到相當嚴重的地步……這是我們境外的情報人員刺探到的消息,在歐美日等境外多地,都有這種非法測繪成果的交易,一個省級的民用設施、地形、地質的測繪,售價一萬美元左右,如果有軍事國防設施數據的話,那可能這個價格要增長十倍不止……我們近年面臨的情況是,境外的勢力他們開始采取一切可能的方式向我國滲透,經濟的騰飛和我們工作壓力,是個正比的數據,大量商業往來、會務、體育賽事、娛樂、文化學術交流,都可能成為他們滲透的媒介……我統計了一下,近五年來,我們通過通訊傳輸截獲的非法測繪數據,涉及到二百多宗,而我們能抓到的非法測繪人員,一共39例,大部分抓不到,或者費時費力太久,即便抓到的,大部分都是被人收買的炮灰……”

    沒錯,這種事,花錢就能辦到,而花錢能收買的人更多,相比于內地,落后的中西部這種?;ひ饈陡?,正好給了境外那些人游刃有余的空間。

    陳傲停留了片刻,機要員摘要介紹了幾樁交易事件,最突出的幾樁讓在座的倒吸了一口涼氣,西北不完全油井設施測繪,售價35萬美元;某地大型火力電廠的建址、座標、資源配置、人員構成等等詳細測繪、泄密數據,售價7萬美元;還有大量的涉及西北軍事、工業基地、西南軍港的數據,是國安保密處從涉外各類民用通訊傳輸的截獲的不完全數據,但足夠證明,非法測繪地下活動的猖厥。

    介紹完了,陳傲掃視著正襟危坐,如坐針氈的各位,他思忖了片刻道著:“……都別緊張,這次不是問責,破壞一件東西,要比固守容易得多,我們這一行,主攻的大部分時候占優勢,因為滲透、刺探、破壞這些活動可以無所不用其及,而守的一方,要顧及的事就太多了,別說料敵于先機,能夠亡羊補牢就不錯了………下面,回到本次行動上?!?br />
    他示意著機要員播放,不過畫面出來時,卻讓在座的心驀地抽緊了,畫面,是一組尸檢的照片。

    “這起行動最早要追溯五年前,我就從這起刑事案件開始……五年前,八月十日,在京津高速路上發生了一起謀殺案,遇害人劉一民,死在自己的車里,地方警力在現場勘察的時候,發現了他的佩槍……不用懷疑,這是我們的一個優秀偵察員,他在死前向上級的最后一匯報,是和一位兜售非法測繪成果的掮客接頭交易,結果被識破……他是在毫無防備的情況被勒死的,這個手法暴露了對方可能的出身,應該是境外間諜的手筆……而且在劉一民同志尸檢的結果里,有少量無法測定成份的化學藥劑,含莨*酸成份,也是間諜慣用的逼供藥物,可以在致人輕度昏迷、致幻的情況下,逼問信息?!?br />
    “根據劉一民同志生前的調查,他是通過京城的商務調查公司,扮成外籍人員接觸到了一個叫‘影子’的掮客,對方是怎么識破他的身份的,我們至今尚不知道,不排除我們內部泄密的原因……同時也證明,這個人,根本不是什么掮客,很可能是一個境外潛伏在我國的一個間諜……可能不是一個人,是個組織……”

    “五年來,我們沒有中止過調查,不斷地在加大對非法測繪類違法犯罪的打擊力度,但結果并不如人意,治標不治本是肯定的,可能連治標的效果也達不到,經濟發展、整個社會風氣逐利氛圍的嚴重,讓這些間諜的活動如魚得水,他們甚至根本不用露面,可以通過收買那些退伍、退役、私家偵探、商業調查、各類保安人員,輕松地達到他們的目的……他們是無孔不入,而我們,是疲于奔命……”

    陳傲連續說著,情緒稍有激動,最后一幀畫面,定格在一個大大的x上,就見他清清嗓子解釋道:

    “鑒于這種情況,總部把五年前實施的這個計劃定名為‘x’計劃,之所以這樣冠名,是因為它最初沒有引起重視,最初制定計劃的時候,我們一無所知,不知道對方是誰,不知道對方的組織構成,不知道對方的目的何在,一切都在未知之中,知道是,我們一位優勢的偵察員,受過嚴格訓練的偵察員,在沒拔槍的機會下被人滅口,即便現在從我的角度看來,這好像也是一個出于復仇心態,頭腦發熱制定的計劃,事實上這個計劃在實施途中,也幾次被叫?!?br />
    他說著,介紹著這個絕密級的計劃,不過越聽越讓從事秘密工作的人覺得不可思異,計劃的實施步驟是,以國安的身份從民間機構甚至社會閑雜人員中招驀人員,在非法測繪多發的地區,采取一切可能手段查找這些人員的信息。招驀的對象,也正是被稱為高危人群的那些對象:商業調查類人員、私家偵探類、退伍退役類、在保密單位就職過一類,這樣的行動在專業人員看來,那有什么秘密可言,簡直就把自已放到風口浪尖上了。

    介紹的過程中,明顯地看到了與會人員臉上的不自然,陳傲難得地笑了笑道著:“我也覺得這個計劃匪夷所思,大家猜猜結果怎么樣?王局,您先來,您可是老國安出身……”

    一點將,一位年屆四旬的男子,沉吟了片刻道著:“陳處長,這是違反組織原則的事,就即便有效果,也不排除可能泄密的因素,這種行動我們地方可不敢組織?!?br />
    “是啊,所以被中途叫停了……其他人呢?還有什么看法?!背擄戀?。

    “叫停是正確的?!庇忠晃慌卜⒒傲?,她嚴肅地道:“不可控的因素太多,如果在境外,可以選擇一切有效的方式達到目的,但在境內就要考慮了,如果出現紕漏,很可能危及我們的組織自身啊?!?br />
    “對,招驀的也恰恰是可能被收買的高危人群,但不同的是,收買純屬為達到目的,而招驀,不可能不通過甄別,把人招進隊伍來吧,嚴密的監視有時候都不奏效,何況像他們這樣遠程作業?”又一位老同志道。

    弱點,可能來源于你最大的優勢。

    陳傲心里泛起這樣一句話,正襟危坐、嚴肅表情、按部就班、細心慎微,這都是優點,但在千變萬化的斗諜實踐,可能要成為最大的缺點了。

    靜默了片刻,陳傲沒有說話,示意著機要介紹,這位年輕人照本宣科念出來了一組讓在座聳然動容的數字:

    “x計劃實施五年,先后招驀退役軍警類人員27人、商務調查及私家偵探類16人、有保密工作實踐的人員21人,局里授權的一共3次,其余5次均未授權………最近的一次是上個月,五月份,未授權?!?br />
    滿屏都是各式照片,老的少的、男的女的都有,各自標注著背景出身,六十多人,八次,把在座的國安人員嚇住了。

    難道是抓捕叛逃人員?眾人心里泛起這樣一個疑慮,而且覺得可能性無限加大了。

    “介紹一下,領頭的?!背擄撩嫖薇砬櫚?。

    “董淳潔,四十八歲,**年,商務信息情報處,處長……**年就任總局反非法測繪行動組長,**年被調任經濟信息情報分析處,處級分析員……”

    一列詳細的介紹,可能?;M餿嘶鉤?,在內行眼里,這是一個日薄西山職務走向,從處長到處級分析員,幾乎相當于貴妃進冷宮,太監入洞房了,名兒再好,也是有名無實了。對了,調任的時間,正是劉一民出事的時間,應該是負了領導責任。而且個人資料上還附了一條作為國安無法坐視的信息,他的妻子在國外,他已經是名副其實的“裸官”。

    “大家有什么想法?”陳傲道,看看時間,像是還長,根本不著急。

    “為什么對這樣的人,姑息這么長時間呢?”

    “他這是在違法犯罪,萬一危及我們正常工作安全怎么辦?”

    “難道是總局默許?”

    “太冒險了?!?br />
    “……………”

    一眾人等,開始嚴肅不起來了,或大聲發言,或竊竊私語,毫無意外都是聲討,誰都會揣摩上級意圖,看來今天的目標就是他了。

    “難道有結果了,他們找到非法測繪的人員了?”那位女國安,逆向思維到這一步了,好奇地問,假設是默許,出了成績,情理上倒是可以網開一面。

    “還真找到了,他們此時正準備出發,要去抓捕盯了幾千里的非法測繪人員……為難的是,這個計劃仍然在未知之中,可能斬獲很大,可能一無所獲,仍然是個x,所以,我需要集中大家的智慧來指揮這一次行動,因為它現在對我來講,仍然是個大大的x!”陳傲道。

    他示意著,機要在換著屏幕,現出了三個嫌疑人的圖像。

    這峰回路轉的,讓聲討消失了,都像陳傲一樣顯得很難堪地看著屏幕,對呀,如果真找到了,還找準了,是條大魚,還是幾只蝦米,那該怎么辦涅?

    一時間,全場靜默,只能聽到機要在朗聲介紹著幾位鎖定的嫌疑人………

    ……………………………………

    ……………………………………

    沙堡、石山、清冷的月光、成了一個黑影,顯得有點猙獰的灌木。不遠處一堆火,柴火燒得畢畢剝剝的聲音,在這個安靜的地方聽得格外真切。

    準備走了,老董很嚴肅,自從見面就見過他這么嚴肅,喝完了最后一口飲料,他掏著身上,三張卡,招手叫著那三位,一人手里給塞了一張,語氣很凝重地道著:“……到分手時候了啊,我都有點舍不得你們,卡密碼是你們各自身份證的后六位,我這輛車給你們,開著直回京城……接下來的事,我不能讓你們卷進來了,萬一有個差池,我可擔不起責任啊……三兒,回去別坑小學生了啊,找個正當生意干?!?br />
    “哎,董哥……您不是說很簡單么?我們跟你一起去啊?!卑∪媲榱髀?,絕對不是假的,都知道難受了。

    老董一撫他腦袋笑道著:“傻小子,一參與行動,事后得審查你幾次,你以為容易啊,再說你們又沒摸過武器,幫不上忙,還添亂了……有海峰和老鰍就足夠了。小耿啊,回去我找你啊,酒店我還真能說上話……”

    耿寶磊笑了笑,也有點舍不得,老董看向仇笛時,仇笛嘴歪了歪,詭異地笑了笑,老董一瞪眼問:“你笑什么?笑我只會吃,不會當領導對吧?”

    這一說,老鰍和王海峰也笑了,董淳潔笑著說著:“當領導就是領著別人去干,這點我還是會的,有這兩位在,我心是塌實的……仇笛啊,你一路調皮搗蛋,這樣是不行的啊,太個性了,太聰明了,到單位沒人能容下你?!?br />
    “您等等……您這教誨是什么意思?是不是堵我的口,省得我將來找您辦工作啥地?”仇笛回瞪著。

    “喲呀……看我說準了吧,太聰明了,連潛臺詞都聽懂了?!崩隙鲆恍?,渾身肉顫,氣得仇笛干瞪眼了,他像將軍一樣挨個拍過肩膀一揮手道:“兄弟們,回頭見啊……開車小心點啊,甭把我車刮了蹭了……小戴,東西呢?!?br />
    戴蘭君正搬著別克車上的東西,耿寶磊跑上去幫忙,箱子一放,兩件避彈衣,老董拿著,給了戴蘭君一件,另一位遞給老鰍,兩人說了不用,那三個非法測繪的,在軍人眼里還真不夠看,制服他們是分分鐘的事,何況又是偷襲,不過拗不過老董,老董硬給王海峰穿上了,另一個銀色的箱子一打開,兩只烏黑的手槍,包小三興奮地就想去摸,被戴蘭君一把打掉咸手了。

    她喀喀嚓嚓拉拉槍,檢查了一下彈夾,塞進了腋下的槍套里,另一支,她拿著,眼光征詢老董,老董明顯還是個吃貨,指指寧知秋道著:“老鰍,你來吧……我沒開過槍?!?br />
    噗哧,耿寶磊噗笑了,老董不屑地道著:“笑什么笑,我打進單位開始就是領導,玩槍多危險?!?br />
    眾人都笑著,老董帶的是不危險的東西,皮帶上,鞋上、口袋里,腕上,幾處信號源,他拍拍得意地道著:“幾位放心啊,我已經聯絡到總局了,只要我們揪住人,從蘭貝草原駐地的支援,三十分鐘就能到達……海峰、老鰍,你們倆放心,我一定想辦法把你們帶回京城,給你們一個好出身……準備出發?!?br />
    他拍拍肚子,拎拎已經臟兮兮的西服,躊躕滿志道,老鰍和王海峰一左一右隨著,車輪、油箱、行駛圖,一件一件仔細檢查。戴蘭君收拾好裝備,箱子扔到車后時,一轉身功夫,背后卻立了個人,是仇笛,她瞥了眼,拐著走,仇笛左跨一步,又攔住她了。

    “想干什么?”戴蘭君叉手而立,腋下露著槍把,頭發隨意卷著束在腦后,即便香風美體成了汗味襲人,也掩不住英姿颯爽,對著仇笛色迷迷的眼光,她一點也不回避,笑著逗著仇笛道:“是覺得自己猜錯結果了?還是舍不得姐離開???哭個鼻子姐瞧瞧?!?br />
    或許真有這種成份,仇笛沒想到,最后的一刻,董淳潔干脆利索的打發人走,以他和人相處,處處留個心眼方式,不坑你一把都對不起那五萬塊錢呢。意外了,也許真的看錯人了。

    仇笛看著戴蘭君,笑笑,指指遠處,別克車旁邊,兩人走到車邊,戴蘭君像不適應地看了眼眾人,她好奇地看著仇笛道著:“你想一起去?”

    “不想?!背鸕巖∫⊥?。

    “就想,也不會帶你去?!貝骼季碳ち慫瘓?。好奇地問著:“那你想說什么?有什么話快說啊,這一別,肯定是永別,以后恐怕見不著了?!?br />
    “嘿嘿……有心總會見到的,我一直有句話想告訴你,不知道你信不信?”仇笛輕聲道,像做賊一樣,看看是否有人偷聽。

    “你從來都沒信過我?我就信,你都會認為是假的?!貝骼季?,依然笑著,那笑里,多了份無奈的滋味。

    “真假我來分辨……我要告訴你,如果我說,我之所以來,是因為你,你信么?”仇笛道,在他的yy中,還是亞奧酒店的那副景像,相攜的婷婷玉立、相視的吹氣如蘭,讓他心那么的蕩漾……然后思忖好久,才有了這趟犯賤之旅,不管敵視也好,爭吵也罷、欺瞞也過去了,現在分別之時,他真有點戀戀不舍了。

    戴蘭君慢慢地笑了,她分辨得出,這是真話,一個男人傾慕的眼神不會做假,她笑著故意道著:“不信?!?br />
    仇笛笑了,一揚手,兩人在路上猜拳動作,戴蘭君也揚著手,一二三,剪子對布,仇笛又輸了。

    “其實你一直相信我,現在還是?!背鸕訓?,眼光里蓄上的柔情。

    “可你一直是試探我,現在也是?!貝骼季?,眼光里仍然是戲謔。

    “你好像說過,你很喜歡我?”仇笛問,很嚴肅。

    “好像有,你不會當真了吧?”戴蘭君驚訝道,很玩笑。

    “難得有人這么說,我怎么可能不當真呢,我告訴你一個秘密,但是有代價……代價就是,我得測試一下,你說的是真是假?!背鸕研ψ糯丈俠?,神神秘秘道。

    “測試?怎么測試?你能測試我說的真假?告訴你啊,國安可都經過反測謊訓練,我說瞎話的時候,心率不會有任何異常?!貝骼季ψ虐兩康氐?。

    “我有民間的特別方式,能夠測出你說喜歡我,是不是真的,想試試嗎?”仇笛嚴肅地道。

    “想啊,不過你估計要失望的?!貝骼季灰暈恍Φ?。

    兩人每每挑恤,都走得很近,臉對臉,眼對眼,每回仇笛不好意思地被嚇走,總讓戴蘭君覺得很好玩,這一次也是,兩人像斗雞眼一樣,相互不服氣地看著,卻不料仇笛說完就變了,毫無征兆地一把摟住戴蘭君,狠狠地、啃肉干一般,吻上去了,戴蘭君猝不及防被襲了個正著,只覺得兩條胳膊像纜繩一樣勒住他,溫熱的唇舌侵略著她……她一瞬間懵了,跟著緊張、激憤……下意識抬腿膝撞,卻因為太近被別住了,然后她發狠了,使勁吸著仇笛的嘴唇,狠狠一咬,仇笛啊聲吃痛放開,然后啪……一個清脆的耳光扇上去了。

    尼馬b,測試結果出來了,喜歡是假的!

    仇笛悻然捂著臉,嘴里咸咸的味道,心里如是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