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勒姆主教练 > 穿越小說 > 醫統江山 > 第一百零六章 【何去何從】(下)為新晉盟主齊達內的老公加更!

富勒姆boamorte: 第一百零六章 【何去何從】(下)為新晉盟主齊達內的老公加更!

富勒姆主教练 www.gxyuca.com.cn     李鴻翰和霍格聽到胡小天的這番話也覺得新奇有趣,其實每個人的心中都有登上九五之尊的野望,他們兩人都是胸懷宏圖大志之人,胡小天的這番話正合他們的胃口,不錯,只要老百姓能夠過上好日子,誰當皇帝又有什么關系?

    李鴻翰端起酒杯道:“好,沖著這句話,咱們喝上一杯?!?br />
    胡小天又喝了一杯,他對自己目前的地位認識得很清楚,老爹只要在大康失勢,自己就變成了一個可有可無的人物,李鴻翰之所以現在沒有殺掉自己,或許是想用自己為質牽制遠在京城的老爹,或許他們李家還存著一絲的道義之念,在外人面前做做樣子。自己不比霍格,霍格畢竟是沙迦國王子,人家背后有一個王國作為支撐,自己什么都沒有。今晚的事情表明,西川李家和沙迦國之間已經達成了聯盟,這樣就免除了腹背受敵的?;?。

    霍格道:“我從沙迦前來西川的路上,曾經遭遇多次刺殺,若非李兄派人沿途?;?,只怕我根本無法安全抵達這里。李兄,我敬您一杯?!?br />
    李鴻翰道:“沙迦和西川乃是兄弟之邦,你來西川,你的安危自當我們負責,我已查清,發動刺殺的是天機局的人,以后但凡他們敢在西川露面,我必然將之一網打盡?!閉夥八檔謎抖そ靨?,霸氣側漏。

    胡小天有些奇怪,不是說五仙教想要在中途襲擊使團嗎?之前那沙迦特使摩挲利還親口說過五仙教曾經殺死了他們七名成員,聯想起途中幾起襲擊中沙加使團毫發無損的事實,胡小天恍然大悟,五仙教十有八九和沙迦使團勾結,搞不好他們就是李家派去專程?;ど沖仁雇諾?。耳旁忽然回想起夕顏曾經對他說過的那句話胡小天,我勸你還是多點心眼的好。不要到最后被被人賣了,還要幫人數錢。

    其實夕顏在無意有意之間已經流露出一些提示給自己,只是自己一直都沒有往心里去,當時只是認定了夕顏不懷好意,卻沒有想到事情的復雜遠遠超出了自己的想像。夕顏也說過真正想殺周王的是秦雨瞳,從現在的情況來看應該不是這樣。但是秦雨瞳出身玄天館,她跟隨自己一路護送周王龍燁方來到燮州應該還有不為人知的目的。只是她抵達燮州之后馬上匆匆離去,難道她已經得到了京城的消息。

    想到這種可能,胡小天心中很是不爽,倘若秦雨瞳對這場叛亂已有覺察,那么她沒有漏一絲口風給自己是不是太不厚道,怎么說也是一起從青云出來的,為什么要把自己一個人扔在這里?臨別時留給自己一張人皮面具當禮物,現在看來這份禮物果然滿懷深意。根本是留給自己一條逃跑的后路啊。

    霍格和李鴻翰談笑風生,素來健談的胡小天反倒沉默了許多,李鴻翰看出他情緒不高,關切道:“小天,你好像有些不開心啊?!?br />
    胡小天道:“不是不開心,只是想起京城發生了這么大的變故,不知我爹現在情況怎樣了?!?br />
    李鴻翰道:“胡叔叔深謀遠慮,見慣風浪。這次的事情應該不會影響到他?!?br />
    胡小天心中暗嘆,改朝換代傷不到我老爹??上衷謔悄忝搶羆以旆?,我是怕被你們李家連累。

    李鴻翰又低聲道:“其實之前我已經派人去京城通風報訊,胡叔叔早就有所準備?!?br />
    胡小天點了點頭道:“多謝李大哥想得如此周到?!鼻靶┤兆雍煨劾辭嘣瓶賜約旱氖焙蚧茍源艘晃匏?,否則肯定會透露風聲給自己。胡小天幾乎能夠斷定李鴻翰所說的一定是謊話,割據為王可不是小事,李家即便和胡家有姻親關系。也不敢提前告知,人心隔肚皮,尤其是政治上的事情,胡不為和李天衡當初的聯姻目的就是互利互惠,而現在李天衡決定自立。胡不為未必肯和他繼續站在同一立場上。

    雖然僅僅是一天的時間,胡不為兩鬢的頭發已經斑白。他默默坐在臥室內,一旁妻子徐鳳儀眼圈紅紅地坐在床上,雙目靜靜盯著燭火,兩人都是一言不發。

    最終還是胡不為打破了沉默,嘆了口氣道:“鳳儀,你若是感到心中難過,就哭出聲來,或許還能好過一些?!?br />
    徐鳳儀搖了搖頭:“我現在哭還有用嗎?”

    胡不為抿了抿嘴唇,哭解決不了問題,此次朝中的風云變幻來得實在太過突然,他雖然有所覺察,但是終究還是無能為力。

    徐鳳儀咬牙切齒道:“倘若不是你權力熏心,又怎會和李家扯上關系?我們好端端的兒子偏偏要和李家那個癱瘓的女兒訂親,只是訂親倒還算了,你竟然趁著我回金陵期間,將兒子送到西川去,胡不為啊胡不為,枉你精明一世,老來竟是如此的糊涂,是你一手將兒子推入了火坑之中?!?br />
    胡不為垂下頭去,低聲道:“我讓他去西川,是擔心朝廷的變動影響到咱們胡家,若是咱們老胡家遇到了麻煩,至少還能夠保全這根獨苗?!?br />
    “你以為李天衡會善待他?過去李天衡之所以愿意和咱們結親那是因為你是大康戶部尚書,手握大康財權。現在大皇子繼承皇位,太子被殺,一朝天子一朝臣,你未來會怎樣還不知道,想當初皇上廢黜大皇子的時候,你跟著沒少說話,如今大皇子得勢,未必肯放過你。此次李家公然謀反,表面上正義凜然,打著清君側立正統的旗號,可實際上大皇子才是正統,李天衡割據西川,據西川之險,短期之內自然無憂。他若自立為王,咱們胡家對他還有什么利用的價值,我可憐的孩兒啊……”徐鳳儀說到這里,心中一酸,不禁潸然淚下。

    胡不為對妻子說得這番道理早已明白,他自問機關算盡,可惜人算不如天算,終究還是沒有料到李天衡謀反。之前將兒子送到西川,無非是想給胡家留條后路,現在看來,無異于等于親手將兒子送入虎口。李天衡的為人他非常清楚,此人堅忍果決,做事雷厲風行,一旦決定的事情很難輕易更改,割據自立顯然不是突然的決定,此前李天衡肯定經過深思熟慮,而且做足了準備。

    想起李天衡此前送給自己的那幅對聯,南橋頭二渡如梭,橫織江中錦繡。西岸尾一塔似筆,直寫天上文章。這對聯如今看來真是滿懷深意。江中應該指得是大康,二渡莫非指的是太子龍燁慶和大皇子龍燁霖,上聯指的是這兩位皇子在江中來回奔忙,可是真正可寫天下文章的卻是西岸尾的寶塔。如今才知道西岸值得是西川,寶塔是他李天衡。胡不為心中暗嘆,李天衡胸懷異志,早有反意,自己為何如今方才悟到。

    其實這對聯的下聯只是胡小天無心所對,當時并沒有那么多的想法。經過胡不為現在的解讀就有了預言的意義,這就和古人寫了錯別字,到現代全都變成了通假字一樣,過分解讀的緣故。

    胡不為現在的局面有些進退兩難,新皇即位,正是臣子爭相效忠的時候,今日傳來李天衡擁兵自立的消息,自己應該做得就是馬上公開斷絕和李天衡的關系,可現在他兒子還在李天衡的治下,不免有所顧忌,若是觸怒了李天衡,以他的性情很可能會遷怒于自己的兒子。

    徐鳳儀看到丈夫始終沉默不語,不由得有些焦躁:“你倒是說話??!咱們胡家只有這一根獨苗,他要是有了什么三長兩短,你讓我可怎么活??!”她抽噎了一聲,抹干眼淚道:“我今晚就去西川,不管付出怎樣的代價,我都要將小天平平安安地帶回來?!彼腿徽酒鶘砝?。

    胡不為一把抓住她的手腕道:“鳳儀,不要胡鬧!”

    徐鳳儀摔開他的手掌怒道:“我胡鬧?不是你將兒子送到了西川,我會胡鬧?你不敢去,我去!你現在就給我寫一封休書,我徐鳳儀一人做事一人當,無論出了什么事情都和你們胡家無關?!倍郵悄鍇椎男耐啡?,徐鳳儀想到兒子在西川時刻都有性命之憂,更是如坐針氈,恨不能脅生雙翅,立馬就飛到兒子身邊。

    胡不為道:“鳳儀,小天也是我兒子,我心里一樣焦急,一樣擔心,可是擔心又有何用?我已經讓胡天雄率人即刻前往西川,爭取將小天救出,即便是救出他,京城他也是不能來了。我曾經的罪過大皇子,他登基之后,肯定會重用過去的那班近臣,我看周睿淵十有八九會成為當朝宰相。若是他當了宰相,我定然撈不到好處?!畢肫鸕背踔茴Tū槐嶂?,自己曾經狠狠參了他一本,雖然出發點是因為當初周家悔婚,當時他以為周睿淵會就此銷聲匿跡,再無出頭之日,卻想不到風水輪流轉,被廢的大皇子龍燁霖居然成功登臨皇位。所以說做人還是留三分余地的好,胡不為已經為自己昔日的所為懊惱不已了。

    本章更新獻給新盟主齊達內的老公,感謝飄紅,感謝支持,感謝所有默默支持章魚的兄弟姐妹!再吼一聲月票!(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