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勒姆主教练 > 玄幻小說 > 太上章 > 050、烹小鮮

富勒姆拉涅利下课t5LINE: 050、烹小鮮

富勒姆主教练 www.gxyuca.com.cn     得了這筆財貨,太落當然開心,對小九道:“公子,我有件事和您商量?!?br />
    太落自作主張,將城廓里的客館給租了出去,這些年也攢了點錢,他想再購置一些田產以擴充別院所屬的田莊。畢竟別院田莊是很多年前購置的,負責耕作的三戶農家如今人丁漸多,眼看就要再多分出兩家了,便顯得土地有些少了,難免供養不足。

    田莊事務向來都是太落打理,理論上雖需向主人請示,但實際上田莊主人年紀太小,太落也問不著。但如今見小九很不簡單也很有主意的樣子,便不敢什么事都自作主張了,這才找小九商量。

    太落想買一片水田種稻谷。其實這一代原本是不適合種植稻谷的,但大禹治水引大河改道,伯益大人也將稻谷種子帶到了河泛之地,并教會當地民眾育苗、插秧等耕作之法。當時這一帶的氣候比后世溫暖濕潤,所以是可以種水稻的。

    種稻要有水源,太落想買的田地原本是洪水泛濫沖淤而成,也是治水成功后新出現的沃野,正因此,呂澤部這些年來才更顯繁盛。那樣的土地比較貴,而且越好的地便越貴,太落與小九商量,買什么樣的、要多大?原先錢還不太夠,如今新得了一批財貨,倒是能湊湊了。

    小九說道:“我早就知道您老在蓄財貨,應是想購置田產。但買那樣的好田熟地,卻未必能有多大,將來仍舊不夠用。莫不如買一大片山野荒地,那很便宜,我們可自己慢慢開墾,將來就算田莊中人丁再多幾倍,也是夠用的?!?br />
    太落的老臉不禁微微一紅,他這幾年私蓄財貨,本以為小九不知呢。沒想到公子小小年紀,心里卻是清楚的,只是沒有點破,如今聽他主動提起才說了出來。只要不是誤會他私自克扣日常奉養用度就好,太落定了定神又問道:“山地貧瘠,種不得稻谷,還需花氣力開墾,恐得不償失呀?!?br />
    小九:“誰說種不得稻谷?我早就看好了一片地方,如今足以買下,多余的錢可把周邊的山地都買下來,將那一片地圈在其中?!?br />
    小九不僅早知太落的打算,而且也有自己的想法,平日玩耍時,已暗中考察過周邊一帶的田地、山野,待到太落今日與他商量,便給出了建議。這令太落很意外,心中暗贊這位小主人還真是有主意!

    公子小九既然已有選好的地方,身為臣仆的太落當然要去實地看看,次日他就和小九一起去了。此地離田莊稍有點遠,地勢也比較高,是一片荒山野林。但是在山坡上,有一片天然形成的坳地,下大雨時還會蓄滿剛剛漫過腳脖子的水,平日就是一片茂盛的草地,夾雜生長著一些灌木。

    小九指著這片坳地道:“這里可以開辟為水田,將來如果全部開出來,至少能有三十多畝呢。但我們也不必著急,慢慢來便是?!蹦妒且桓雒婊攘康ノ?,在不同時期、不同地點都有差異,上古時大抵是指“一夫所居”的范圍。

    太落:“開成山田倒可以,種些菽豆、薯芋之類。但若開水田種稻,無水可澆灌啊?!?br />
    小九勾了勾小手:“你隨我來?!?br />
    他們又往山上走去,穿過密林繞過一道山坡,便到了罕有人至的地方,兩山之間有泉流溪澗。這是一條河流的源頭,流往山下匯入如今新開辟的大河。小九一指上方道:“從那里開一條溝渠,沿著這坡走一道弧線,就可以將水引過去了。我算了算,差不多需要三百丈的距離?!?br />
    太落驚訝道:“公子,您是怎么想到的?”

    小九:“我來到此地,常聽人說起天子大禹當年治水之事,新開了三千里大河水道,因而有呂澤部今日之繁盛。那么我們也可以這樣做呀,判斷地勢高下,確實可以開三百丈溝渠,將水引到山坡那邊?!?br />
    有些事情說出來倒也簡單,只是沒人去想而已。治水成功后,眾人所開墾的田地都是洪水沖淤形成的沃土,誰會注意到荒山野林。這條山溝里確實有水源,但是兩岸的山勢根本不太可能開墾田地,小九看中的地方,是在向左繞過這條山溝的另一側山坡上。

    就這么一點點距離,往往就是別人看不到的,沿山坡往下修一條弧形的引水渠便可解決灌溉問題,其實就是依照地勢挖條溝而已。這條溝渠走的路線,小九都已經想好了,太落在心里估量了一下,農閑時把農戶都叫上,倒是能把這條溝渠很快開出來。

    他們又沿著溝渠的路線走回到剛才那片坳地上,小九用手遙指畫圈道:“這里在呂澤部的領地中,但無私主,花不了幾個錢就能把它全買下來,包括周圍的緩坡和剛才溝渠經過的山林……”

    太落看著小九,不禁眼神一亮。這孩子站在那里,小身板挺得筆直,指著一片荒山野林在說話,樣子竟有幾分指點江山的氣魄!仿佛一位將軍在指揮軍陣、或者一位國君在處置國事。

    一個孩子指著荒山野林說話,竟有這樣的語氣和架式,未免滑稽搞笑,可是他的神情卻很嚴肅認真,甚至是躊躇滿志。而太落一點都笑不出來,他見過寶明國的上任國君,也就是小九的祖父,那位真正的國君可未給他過這種感覺。

    太落又提醒道:“公子,這里的地勢有點高,離我們的田莊也有點遠,恐往來耕作不便啊?!?br />
    小九答道:“你不是說那三家農戶人丁已漸多,眼下就要再分出兩家,就讓那兩家農戶搬到這里吧,連合適的宅基我都選好了……除了開辟水田,周圍的坡地仍可以種植菽豆、薯芋之類,還可以養些家禽牲畜……假以時日,比我們現有的田莊規模更大,出產也更多……”

    太落看著小九的樣子又有點恍惚了,很難形容心中的感慨。在小九之前,寶明國是派六公子來的。六公子在時比小九的年紀大好幾歲,但人完全不一樣,小小年紀給人的感覺就已經是在混吃等死了。

    這也難怪,六公子那么小的時候就被送到遠離家鄉、舉目無親的地方,雖然也算是衣食無憂,但日子并不是太好過,也稱不上富貴榮華,感覺就像是被這個世界給忽略甚至是遺忘了,終日郁郁寡歡。

    太落無子,他就是把六公子當自己的孩子照顧的,可是無論教什么,六公子都提不起精神,文不成、武不就,甚至不太愿意出門。六公子當然也不會操心任何別院事務,許是和年紀尚小有關,少無朝氣、體質又弱,幾年后便病亡了。

    沒有照顧好六公子,太落很內疚也很無奈,心情一度非常失落?;購瞇【爬戳?,看見此刻的小九,太落甚至有一種愿望,這個孩子應當成為下一任的寶明國國君,將比他的父君、祖君都要強多了,小小年紀謀一別院田地,便宛若治國有策。

    既然如此,別說小九的建議很不錯,哪怕他的建議比不上太落原先的打算,太落也會照辦的。畢竟小九才是別院的主人,應該由他說了算,更重要的是,只要小九公子高興就好。

    小九在山中偶遇的那位神秘的葛衣男子,此刻也隱身云端看著這一切,目光中掩飾不住贊許之意。這位高人所能看到的,當然比太落更多,而且能很真切地體會到小九此刻的心境,他也曾經在別處經歷與見證過。

    遷農戶、引山泉、開片田,在世間大人物眼中其實是微不足道的小事。但這個孩子的心境,就像是仙家開辟洞天結界、天帝開辟帝鄉神土。

    眼前是一片荒山野林,但小九站在這里,看見的卻是一個世界。哪怕受見知所限,這個世界還很小,那也是他要創造的、所愿見的世界。

    ……

    主意已定,具體的事務還是要由太落去操辦。太落去了城廓買下這片荒山野林,這里本是無私主之地、為部族所公有,而部族是鼓勵開荒的,因此代價非常小。太落將小九劃出的那一圈地方全部買下來了,手中的財貨尚有富余。

    富余的財貨也有用處,平整土地、修壟壘田、開挖溝渠、建造房屋,也都是要耗費錢財的。太落拿到土地之后又和小九去山上看了一圈,這次是商量詳細的計劃,具體事務還得太落去操辦,需要集中農戶人手,若不夠還可再請幫工。

    小九很興奮,走上山坡時鼻尖冒汗了,小臉紅撲撲的,對太落道:“若是我們手頭再多些錢,還可再買一頭健牛?!?br />
    太落突然咦了一聲道:“公子,您快看,哪來的一頭牛?”

    說牛就有牛??!只見一頭體魄健碩的青牛站在小九將欲開辟水田的草地中,尾巴悠閑地在風中甩動,還沖著兩人哞的叫了一聲。小九快步上前道:“這是誰家的牛,怎么跑這兒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