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勒姆对阵曼城预测: 421 大愛無疆

富勒姆主教练 www.gxyuca.com.cn     對賀熠的精明,褚飛早領略過,也深知賀熠此時必定滿腹狐疑跟揣測,于是乎,在賀熠這般冷冷地瞅著他看了片刻后,深吸一口氣,替凌語芊問了出來,“是的,整件事我都知道了,我想了解一下賀總打算如何處理這件案子,你說過會幫凌姐,真的會嗎?”

    賀煜一頓,沒立即作答。

    “剛才你說會永遠守護她,我是相信的,希望賀總真的能做到,凌姐是個好女人,值得你這樣做?!癟曳山幼諾?,依然滿面嚴肅和認真。

    賀煜還是勾著唇,睨著眼,再過一會,終于接話,“她知道你來找我的嗎?應該不知道吧?”

    “嗯!不知道?!?br />
    呵呵,那就是說,假如他現在問褚飛關于尚弘歷的計劃,褚飛這小子也不會坦白的吧?畢竟,這小子的心向著小女人,小女人不讓說,這小子是雷打也不開口的!

    整顆心,猛然變得愈加混亂和煩躁,就在賀煜不知所措之際,手機忽然作響了,是軒轅徹打來的,問他在哪。

    “華夏俱樂部,見一個人?!蹦諦娜勻患瓤裨?,賀煜短促地回了一句。

    “華夏俱樂部?誰???你女人嗎?”軒轅徹立即被驚住,但回頭一想,又覺得應該不是見凌語芊,因為根據賀煜的習慣,要真的見凌語芊,地點要么會在凌語芊的香閨,要么會在他自己的住處,而非……華夏俱樂部這么隱秘的地方見面,莫非是……

    心頭一凜,軒轅徹語氣也換成了急切,“你在見誰?有突發情況出現了嗎?”

    “沒。你找我有什么事?”賀煜倒是平緩了不少。

    軒轅徹哦了一聲,也下意識地調侃道,“沒事就不能找你嗎?睡不著覺,想見見你唄。不過你又和別人在聊,看來……”

    “我們聊得差不多了,你過來吧?!焙仂洗蚨纖?,毅然道。

    軒轅徹略頓,應了一聲好,掛了電話。

    賀煜將手機緩緩放下,再次看向褚飛,深邃的黑眸,波光暗涌。

    褚飛沉吟了下,結結巴巴,“賀總有其他事要忙對嗎,那我不打擾您了,再會?!?br />
    話畢,站起身,雙眼一直看著賀煜,本來還尋思著賀煜會不會攔住他,誰知那兩片冷冽的薄唇像是黏在一塊似的,抿得緊緊的,銳利的黑眸仍滿布復雜之色,他便一個勁地微笑,一個勁地點頭,步履遲緩地走了出去。

    整個房間,就此靜了下來,賀煜卻并沒因此心神安定,一只大手急促促地伸進褲袋,掏出煙盒與打火機,點著狂吸起來。

    空氣里,即時升起一團團白霧,繚繞在他的周圍,使他看起來更加沉寂,深晦,整個氛圍也是格外的壓抑。

    飛速趕來的軒轅徹,進門所見的就是這么一幕。剛才,他可是一直好奇著,還打算盡快過來能趕上見見賀煜到底約了誰,孰料結果是好兄弟獨自一個人在抽著悶煙,這讓他不覺更詫異了!

    稍微停頓的腳,重新往里面邁進,軒轅徹兩三步就沖到賀煜面前,“你剛才到底和誰見面了,到底發生了什么事?一定有事情發生的對不對?”

    正沉迷在尼古丁中的賀煜,終緩緩睜開了眼,眼中驚人的血絲霎時又把軒轅徹震了一震。

    “喂,問你話呢,快回我呀!”低醇的嗓音多了一抹氣急敗壞,軒轅徹眉頭皺緊,黑眸略略往下,停落在賀煜叼在口中的半支煙上,不惜威脅道,“你再不說,我就把這煙毀了,拉你到洗手間淋水!”

    賀煜當然不會就此被威脅到,不過,他倒是需要眼前這哥兒的幫忙,于是自己拔出了煙,往跟前瓷白色的煙灰缸內一按,高大的身軀慢慢坐直,總算輕啟冰唇,低低吐出兩個字。

    “褚飛?!?br />
    褚飛?

    他是在回答他的問話嗎?他是指今晚約見的人是褚飛?就在這里?剛才?

    軒轅徹腦海迅速浮起一個不算熟悉但也并不陌生的人影,那個跟在凌語芊身邊,像個善良童子似的守護在凌語芊旁邊的大男孩,心頭不禁充斥起更多的迷惑,“為什么?就你們兩個人?你們談了什么?”

    有異于軒轅徹的表情大波動,賀煜一派淡定,不,應該說心不在焉,“他問我是否真心喜愛芊芊,還問我有沒有打算和她結婚,永遠與她在一起?!?br />
    哦?

    “那你怎么回答?”

    “我說當然是真心愛她,當然希望永遠和她在一起,永遠守護她和琰琰?!?br />
    “嗯,然后呢?”

    “然后?然后沒了?!?br />
    呃……

    還以為就此一步步解開心中疑團,誰知突然就這樣斷了,軒轅徹瞬間石化。

    瞠目結舌了一會,他突然拿起桌面的酒瓶,往賀煜跟前的空杯子倒滿,仰頭咕嚕咕嚕立刻就喝掉了一半,然后,將酒杯重重擱下,邊微緩著酒氣邊不死心又沖賀煜催促出來,“好了,別再折騰了,爽快點,把整件事說出來吧,你早上不是去找你女人解釋嗎?結果怎樣了?這個莫名其妙的褚飛到底想找你說什么事兒?趁著我還有點耐性,趕緊說,否則,休怪我不幫你!”

    果然是知己者,非他莫屬!不愧是好兄弟,這家伙總能看出自己何時有煩惱,看得出自己因誰煩惱!

    沒有在意軒轅徹故意擺出的姿態,賀煜也猛然端起酒杯,就著軒轅徹喝剩的半杯一口氣干掉,然后,娓娓道出今早的事,包括他心中疑惑。

    呃……

    軒轅徹是越聽越震動,同時不忘給賀煜一記白眼,這老兄,真不知是不是精蟲上腦,每次見凌語芊都上演這些激情火熱戲份,還每次都自己吃自己的醋!

    迎著好兄弟鄙夷的瞪視,賀煜劍眉微蹙了蹙,不自覺地發出辯解,“我承認,我心情很不爽,很不爽她出乎意料的反應,但除了不爽,更多是的困擾。她以前都會拼盡全力反抗的,就算今天,一開始她也明明在抗拒,慢慢的卻忽然停了下來,我敢保證要不是我那小祖宗及時出現,我今天必然對她開炮了!”

    呵呵,開炮,那不正是老兄他迫切渴望需求的嗎,打自和凌語芊重逢后,他大爺無時無刻不想著如何把她壓在身下瘋狂**一番的,不,確切說,是在訓練營那段時間就已經有這樣的想法,否則當初也至于產生幻覺,把小媛給……

    “徹,你不是自詡最睿智的嗎,那就趕緊運用你這顆極度聰明的頭顱,好好幫我分析一下,她到底為何這樣?”不清楚好兄弟正在心里暗暗嘲笑著自己,被此事困擾了足足一天、弄得神智盡毀,甚至身心疲憊的賀煜不禁急著發出求助。

    軒轅徹則又是搖了搖頭,沒好氣地直瞪眼。不錯,他自詡聰明絕頂,但這僅限工作上,而不包括他老兄這些旖旎情事呢!

    抱怨歸抱怨,片刻后軒轅徹還是定下心來,仔細沉思,可惜思來想去也還是不明白個中原因,結果弄得他也心煩氣躁,不但把酒喝光了,還從賀煜那搶過香煙來抽,最后,拉張椅子在賀煜旁邊坐下,嘆道,“好了,我們先別管你女人為啥出現這種意外的舉動,不妨先想想,尚弘歷那老狐貍到底打算怎么應對吧!”

    賀煜眉心又是一緊,很明顯,不滿意軒轅徹把重心移開。

    軒轅徹伸手,在他肩膀捶了一拳,沒好氣地補充道,“你也說了,你女人以前幾次對你的……禽獸行為都是死命反抗,唯獨今天這次有例外,那就表明,她的異常舉動有可能與尚弘歷的計劃有關!”

    對哦!

    賀煜腦子總算得到一些清醒,混沌的雙眼瞬間劃過一道光亮,對軒轅徹發去殷切切的一瞥。

    軒轅徹得意地笑了笑,緊接著恢復嚴肅,繼續分析,“照你所說,你女人是個極度重視清白的人,你們彼此許過身心永遠屬于對方,她也一直遵守著這個諾言,真要改變,除非是……那到底有什么更重要的事,讓她忍心放棄這個諾言?愛情?難道她愛上現在的你?可她不應該這樣見異思遷的,那么,又是什么緣故?”

    愛情?不,不可能,他不信,不允許!除了自己,他不允許她會再愛其他人,即便這個人是自己化身的“賀熠”也不行。聽著這樣的分析,賀煜可不愿意了,俊美的容顏,霎時就沉了下來。

    軒轅徹瞅著他,出其不意地問出一句,“喂,老兄,你那方面的技術是否真那么了得?”

    賀煜一時沒反應過來,先是愣了愣,發覺軒轅徹眼神曖昧,表情邪惡,不禁恍然大悟,即時沖他叱喝,“去你的,她才不是那樣的女人!”

    “是……嗎?”軒轅徹邪魅依舊,繼續饒有興味地戲謔,“對了,你當初有沒有了解過賀熠在情事上的特征?他是個中規中矩的檢察官,照理說在情事上也會不溫不火,柔情似水。你對你女人做出這種事時有沒有想到這樣模仿?又或者,自顧發揮本色,如狼似虎?這樣好容易穿幫的哦,兄弟!”

    賀煜黑眸猛然又是一緊,直接揮拳打了過去,“少說廢話了,給我正經點,說正事?!?br />
    “老兄,我哪有廢話,哪有不正經,我就在說正事啊,你不是叫我幫你分析嗎,我就在分析呢……哎喲!”軒轅徹依然無所顧忌,直到賀煜第二拳加重力度揮來,打得他痛感十足,終略微收斂地辯解出來,“好了,我見氣氛有點沉重,說個笑話來活躍一下而已,你也知道,必須心境開朗才能思維通透的?!?br />
    “你這笑話一點都不好笑!以后要是再敢胡說八道,我打的地方就不只這里了!”賀煜可沒他那么好心情,涉及到凌語芊,連好兄弟也是沒情面給的,所以一張俊臉仍是冷冰冰的,陰沉沉的,頗為嚇人。

    但軒轅徹又豈是等閑之輩,雖說年紀已經不小,且從軍多年出身紀律部隊,其愛玩的個性卻絲毫不隱,特別是在賀煜這個肝膽相照的好兄弟面前,更真性情流露,自然也就沒有立刻順著賀煜的意,反而打算對賀煜打他還以口舌反擊,又禁不住耍弄道,“嗯,不好笑,因為這是事實,我們應該嚴肅點。你知道嗎,對**,據說不只我們男人好奇心重,女人也一樣,她曾經只有過你一個男人,如今你不在身邊約束著,難免心生想法,蠢蠢欲動想要找個人試試,偏又碰上化身賀熠的你,然后就……就不再喜歡如狼似虎,而是喜歡上細水長流……哇哇!別,別過來,好,這下真不說了,保證不說了?!?br />
    軒轅徹本是說得起勁,發覺賀煜再次趨近來,那氣勢如同毀天滅地,于是趕忙彈跳躲開,且徹底閉上了嘴。

    賀煜隨即也停止腳步,就著跟前的另一張椅子坐下,再次抽起煙來。

    軒轅徹稍頓了頓,重新走了過來,坐在賀煜旁邊的椅上,直盯著賀煜,語重心長地嘆,“我伯父曾經跟我說過這樣一句話,無論多能干厲害的人,都會有弱點,都不可能做到完美無敵。事實證明這話當真不假。就拿你來說,看似十全十美,實則還是有缺口!凌語芊就是你的弱點,事情一旦牽扯到她,你就無法冷靜,其實啊,如果你能做到斬斷七情六欲,你就真的天下無敵了?!?br />
    賀煜已不似先前那樣激動出手,可還是不以為然地回了軒轅徹一記不屑瞟視。

    斬斷七情六欲?他小子都做不到,憑什么要自己斬斷?自己從來都不要什么天下無敵的,這一年多即便很艱苦地去訓練,然后賣力執行任務,為的是報仇雪恨,將來得以安然無事地與小女人幸福生活下去,至于其他什么名譽權利等,才不會放在眼里。

    軒轅徹樣子愈加嚴肅,徹底恢復了一本正經,分析兼勸解道,“這件案子,伯父答應過你會特殊處理,會有辦法讓凌語芊免受牽連,你想要的已經沒問題,你就別管那么多了,現在要做的便是順著計劃走下去。眼下時機差不多成熟,尚弘歷可謂插翅難飛,就算有天大的陰謀詭計也難逃羅網,至于你女人,我覺得你更無需理會,至少,不宜這個時候,你應該知道什么是首要的!”

    賀煜沉默依舊,但內心已慢慢冷靜下來。

    軒轅徹緊繃的神經也略略舒展一下,伸出手,在賀煜寬闊的肩頭輕輕一按,“好了,就這么說吧,別胡思亂想,一切朝著好的方面想,不用多久你會得到你想要的那些的。真愛無敵,不管過程多曲折險阻,結局一定是美好的。再說,你要相信自己!”

    真愛無敵……要相信自己……

    不錯,自己得相信自己,無論現在情況多茫然,最后定能與她相認,然后就可以像從前那樣,恩恩愛愛,白頭偕老。

    這,是自己的奮斗目標!

    壓在胸口那股悶氣終徹底喘了出來,賀煜整個人為之一振,酒興也來了,不禁再喊了一瓶紅酒,與軒轅徹干杯。

    軒轅徹樂于奉陪,與他舉杯相碰,兩人于是暫且拋開煩惱的和不煩惱的,豁然暢飲起來……

    另一邊廂,褚飛回到家后,在陽臺找到了凌語芊。

    哄琰琰睡著之后,她便又爬起來,倒上一杯紅酒,來到陽臺,邊喝邊看著寂靜的夜空,邊漫無邊際地沉思。

    “第幾杯了?”褚飛直走到凌語芊身邊,開口便問。

    凌語芊頭略微一側,自顧道了一句,“回來了?”

    褚飛便也點點頭,若有所思地望著她,又道,“凌姐,關于咱們今天上午談的那件事,我覺得你還是按照尚弘歷的吩咐,執行那個計劃吧!”

    出其不意的話題,來得那么突然,那么直接,凌語芊握酒杯的手倏然一顫,杯子在她指間下滑了幾寸,幸好褚飛眼疾手快,迅速伸手出去,將她的手和杯子一塊抓緊。

    “你說什么?剛剛在說什么?你贊成我去……色誘賀熠?”沒去遐顧手背上傳來的微微發熱的感覺,凌語芊一瞬不瞬地盯著褚飛煞是認真的面容,結結巴巴地問。

    壓在她手背上的大手,依依不舍地松開,褚飛慢慢站直身子,照著自己剛剛從俱樂部回家途中想好的說服之語往下解釋道,“賀熠喜歡你,你跟著他,很正常的一件事?!?br />
    凌語芊聽罷,又是一怔,提醒他,“你應該清楚主要問題不在這方面,我們早上談過的?!?br />
    “嗯,我記得,我們都擔心你能否真的做到徹底放開嘛。凌姐,其實這不難的,只要你有決心,再艱難也會攻克的,為了琰琰,你一定能做到,你只要一直想著琰琰,那就不會出現中途退縮的意外!”

    “褚飛,你今晚到底去見誰了?你怎么……”見他短短時間內就觀念大顛覆,凌語芊想到了他今晚這趟外出的不簡單,他見的人,肯定不尋常,難道他約見的人是琳琳?或王塑?甚至乎,尚若欣尚弘歷?

    想不到凌語芊會看出情況,褚飛瞬時愣了愣,但很快又隱藏起來,撒謊回復,“我……我出去見了一個朋友,就是家在京都的那個大學同學啊,他還帶來另外幾個朋友給我認識,有男有女,大家聊了很多話題,其中剛好有個話題給了我一些啟發,所以我就……對你這件事有了新的想法?!?br />
    哦?是嗎?這么巧?

    如此解釋,并不能夠立刻消除凌語芊心中疑惑,緊盯著褚飛的美眸里,依然布滿了狐疑之色。

    褚飛謹慎防之,盡量表現得自然淡定,稍后,又感性地勸服道,“愛情之所以很美,令天下人追求向往,皆因它能給人感動,給人甜蜜和回味,盡管我沒親眼目睹你跟賀煜之間的點點滴滴,可我明白你們一定有過蕩氣回腸的海誓山盟,即便天人永訣也無法抹去,但是,凌姐,你有沒有想過自己這樣苦苦堅守是對自己人生的一種不負責任?我們從小被教育,做人要對得起天地良心,對得起別人,卻忽略了我們其實還要對得起自己!”

    他的述說,讓凌語芊狐疑逐漸減弱,眼神深沉了許多,光潔美麗的眉心也隱隱呈出一朵梅花狀的皺褶來。

    褚飛定定看著她,繼續娓娓而道,“人生在世,短暫而快速,我們有幸到人間走一趟,最主要是過得值得,沒有辜負自己!不錯,愛一個人應該堅定不移,應該至死不渝,但那得有個條件,那得對方還活著!賀煜已經死了,你不能就這樣守下去啊,你還年輕,未來的路還長,你應該再去愛,去被愛,然后,你會發現你的人生其實還可以換一種絢爛的活法,你會發現,在這個世上還有一個人像賀煜那樣深愛著你,而你也像愛賀煜那樣深情眷戀著他,到了白發蒼蒼之時,你會感覺,此生無憾?!?br />
    像愛賀煜那樣深情眷戀另一個男人?會這樣嗎?可以嗎?不,不能,自己怎能夠再愛別的男人,怎能夠對不起賀煜,怎能背叛他!凌語芊聽得心海劇烈翻掀起來,本能地搖著腦袋,不贊同褚飛說的這些話,特別是最后這句。

    褚飛早有準備,緩緩握住她的手,虔誠地安撫,“我們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宿命,賀煜亦然,命運注定他無法被你愛一輩子,注定他不是陪你一生的人,要怨,也只能怨他命不好,要論對不起,何嘗不是他對不起你?他就這樣走了,把你孤零零地留在世上飽受思念的煎熬,難道他還要你痛苦孤獨一輩子?不,他何德何能,他沒這樣的資格!再說,他要真的愛你,也會希望你過得好,希望有個男人替他好好愛你、陪你,把他做不到的事做了!我堅信,他泉下有知一定這樣想的,只要是男人都會這樣做的,因此,你該重新愛人,且重新被愛,讓他死得瞑目?!?br />
    “不要說了,褚飛,求你別說了,我知道你是為我好,就算,這些話很有道理,但我不想聽,我不想聽到這樣的話,我不想,不愿意!”凌語芊忽然掙扎了一下,手從褚飛掌中抽了回去,迅速捂上兩邊耳朵,激動焦急地吶喊起來。

    心是那么的混亂,亂得連守備功能都幾乎要喪失,所以,她必須制止,不能再讓任何言語侵入她的心房,改變她的想法,把深埋在心底那份對賀煜的愛消除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