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勒姆主教练 > 網游小說 > 驚悚樂園 > 第333章 南方公園篇 (七)

富勒姆半决赛: 第333章 南方公園篇 (七)

富勒姆主教练 www.gxyuca.com.cn     當randy跑回巴士中時,他老婆開口就罵道:“你【嗶——】的以為自己在做什么?”

    randy喘息著,一臉認真地回道:“我拍到了一個好鏡頭,老婆?!?br />
    話音未落,整輛巴士都劇烈搖晃起來,看來是扒在車上的兩只巨型天竺鼠已失去了耐心。

    嗒嗒嗒——

    沖鋒槍的開火聲響起,封不覺這回拿出了自己的那把【moxxi小姐的壞脾氣】進行射擊。

    在第一梭子彈打完前,這把槍的火屬性被觸發了,點燃了那只棕黃色的天竺鼠。這巨怪立即從巴士頂上爬下,在街上打起了滾,試圖撲滅背上的火。

    “果然如此……來自這個世界以外的東西,就能對天竺鼠起到一定的作用了?!狽獠瘓蹌鈽蹲?,便祭出了死亡撲克。他將光牌在手中一展,一把五張的同花順就飛了出去。

    這靈能武器本就是可以自動追蹤目標的,何況如今的封不覺身負魂意,因此他可以很精確地控制光牌的打擊點。

    于是,隨著呲呲的撕裂聲,死亡撲克扎進了另一只天竺鼠的眼睛里。那怪物中招后痛苦地跑向一邊,遠離了巴士。

    封不覺見這法子奏效,心中也為之一振,至少目前他掌握了一種無需太大消耗就能逼退這些巨怪的方法。

    “都沒受傷吧?”封不覺沖上巴士,看著這一家三口問道,他也不等對方回答,立即接了一句,“快點兒離開這兒,跟我走?!?br />
    三人也沒多廢話,見巨怪暫時停止了攻擊。便趕緊跟著覺哥下了巴士。

    在封不覺的帶領下,四人跑著就向購物中心的方向去了。

    “我們這是去哪兒?”randy跟在后面,還不忘繼續用便攜式攝影機拍攝加解說著。

    “購物中心?!狽獠瘓躉氐?。

    “為什么去那兒?”randy又問道。

    “因為那兒的墻壁很厚,而且里面有足夠的物資來保證避難者能活下去?!狽獠瘓躉氐?,他自然不可能回答……因為我接到的任務要求我把你們帶到那兒去。

    “哦,對!在那兒我們應該還能遇到別的避難者,或許會有人知道這是怎么回事?!眗andy接道。

    封不覺沒有回應這話,因為他很清楚這是怎么回事。這場大災難至少還要持續一整夜,而終結災難的人?;嵩諂葡被靼苷廡┕治锏氖琢?,即那個國安部長。

    只要等到明天上午,那個化身成人形的怪物就將被揭穿,屆時被羈押的秘魯排簫樂隊都會被釋放出來,?;闥嬤獬?。

    也就是說。這個單人噩夢劇本的時間,至少還有十個小時……

    …………

    同一時刻,秘魯的叢林中。

    小胡子和高個兒正拿著一張地圖頭前帶路,五個孩子則跟在他們的后面走著。

    “我搞不懂,雷姆斯基,地圖上根本沒有關于此地的任何標注?!弊咴謐釙懊嫻母吒齠醋諾贗妓檔?。原來小胡子飛行員的名字叫雷姆斯基。

    “整個峽谷都很奇怪?!崩啄匪夠氐?,他的神情顯得很不安?!澳憧礎飫锏乃己么蟆?br />
    也難怪他會有些發憷,此時他們身處的這個地方,只有樹的尺寸是正常的,其他東西都大得驚人。

    潮濕的草地上。有著和人一樣高的巨型蘋果;高處的樹藤上,掛著水缸那么大的桃子;隱約還能望見遠處的林子里有足球場那么大的蜘蛛網,斜著布在半空中……

    “快瞧這個?!備吒齠暗?。

    撥開前方的林木,竟出現了一堵巨壁。

    “這看上去像是某種巨型的……蜂巢?”高個兒道。

    “我的上帝……”雷姆斯基驚嘆著。

    走到近前??梢鑰吹秸夥涑參薇茸徹?,其高度如懸崖峭壁一般。人站在這蜂巢壁下,抬頭都望不到天空。

    “我說,伙計們,這兒到底是什么地方?”跟在他們后面的stan問道。

    雷姆斯基和高個兒副駕駛顯然已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前者兩眼發直、半張著口,木訥地回道:“這兒似乎……是一片未知之境,某個被時間遺忘的角落……你們瞧,這里的每樣東西都大得驚人?!?br />
    craig面無表情地開始了吐槽:“真是太刺激了……”他停了一秒再道:“我跟著你們走,你們卻把我領到了一個巨型的迷失世界?!?br />
    stan不爽地回道:“craig,這不是我們的錯!別總說得像我們都是故意的一樣,我們又沒得選擇?!?br />
    kyle附和道:“是啊,事情就這么發生了?!?br />
    “事情就這么發生了?”craig用平直的語調重復了一遍。

    “對??!”kyle皺著眉回道。

    “而這事情就是……你們被政府派來突襲利馬,結果到了一個失落之境?!眂raig又道。

    “沒錯?!盿n也道。

    “你們知道大多數孩子會碰上什么事情嗎?”craig用舉例的方式吐槽道:“從自行車上摔下來、和父母吵架、還有被別人騙走生日紅包……”

    雷姆斯基打斷了孩子們的對話,“不管我們在哪兒,我建議咱們還是快點兒繼續前進吧,我總覺得這里有點兒……”

    忽然y跑上前,抬手指著兩名飛行員的身后,并用他那誰也聽不清的模糊聲音喊道:“嘿!小心!”

    他的提醒有些晚了,就在這一瞬,只見兩大坨粘稠的黃色物質從天而降,澆灌在了雷姆斯基和高個兒的身上。接著,從蜂巢壁中探出的巨大觸角,就將這二人迅速分尸并拖入了蜂巢中。

    看著那些被銜斷的殘肢落地,孩子們慘叫著向后方的林子里跑去……

    五人在驚慌中奔逃,也不知跑了多久。直到累了才停下腳步。等喘息了一陣后,他們誰也找不到來時的路了。

    但坐以待斃肯定不是辦法,再說小孩的精力也很充沛,不需要過久的休息。因此,他們很快便重新踏上了探索之旅。

    周圍的林子比先前更加黑暗和稠密,月光已不足以讓他們看清前路。不過這幫孩子倒是挺能干的,他們合力做了一個火把,由stan舉著,帶領眾人前行。

    實話實說……他們也不知道自己這是在往哪兒走。

    “我想我們往山里越走越深了?!痹諦辛舜笤及胄∈焙?。kyle東張西望著說道。

    “也許我們該試試那個方向?!盿n隨意指了個方位建議道y貌似有些生氣和沮喪,他用含混不清的聲音道:“我想我們死定了?!?br />
    這時,kyle突然望到了什么,他指著眾人的右側喊道:“嘿!看那邊!”

    其他人聞聲轉頭,只見……在數十米外、一片雜草叢生的濕地旁。有一塊很大的陰影。再湊近些觀瞧,那竟然是一處由石塊所造的建筑物。

    這建筑看上去像是某種遺跡的入口,由大塊的石頭拼成,也就三米多高,整體呈梯形。其正面有一扇門,入口的兩側,還各立著一尊石制的圖騰神像。意義不明。

    “那是什么?”an問道。

    “不知道,看上去挺古老的?!眐yle回道。

    stan隨即接道:“我們去里面看看吧?!?br />
    這句話無疑又觸發了craig的吐槽,他冷冷道:“去里面看看……”他頓了一下,“這就是為什么……你們會落到這種地步。因為你們這幫人見到一棟陰森古老的廢墟時?;崛粑奩涫碌廝怠ダ錈嬋純窗傘??!?br />
    “這可能是條出路呢,craig!”stan高聲道an也道:“就是就是,牢騷鬼?!?br />
    幾分鐘后,五人已舉著火把魚貫而入。

    這遺跡內部保存得十分完好。雕像和壁畫都沒有遭到過破壞,這里面的地面亦是由石塊鋪設的。石塊上雕刻著奇特的花紋。

    “哇哦,我敢打賭,好幾個世紀都沒人發現過這里?!眐yle看著周圍驚嘆道。

    “是啊,妥妥的?!眐enny說道。

    “嘿,伙計們,快來看這個?!筆殖只鳶訓膕tan站在壁畫前喊道,他應該是發現了什么。

    小伙伴們相繼圍攏過去,站在了一面墻下。

    “這些是古代壁畫吧?!眘tan看著那面墻道。

    “瞧!那是排簫樂隊!”kyle指著墻上的第一幅圖道。

    那塊圖案,畫的是四個手持樂器的人正在演奏的樣子。

    “我知道,看那兒!”stan說著,指向了旁邊的第二幅圖。

    那幅圖上,畫了四個手持樂器的小人,還有兩只巨大的天竺鼠,那些小人身邊畫了許多波浪狀的條紋,而天竺鼠的姿態,似乎是在逃避那些波浪。

    “這好像是在說……排簫音樂能趕走天竺鼠?”stan將信將疑地念道。

    “噢!不是吧!快看那個!”kyle又在壁畫上發現了什么,指著另一邊道。

    第三幅圖案,畫著第一幅圖上的排簫樂隊,但樂隊的外面,還畫了一個籠子。

    “排簫樂隊被囚禁了!”kyle道:“就和外面的世界正在發生的事情一樣?!?br />
    stan的火把慢慢移動到了第四幅圖前,“接著……天竺鼠就開始吞噬人類……”

    那第四幅圖,畫的就是天竺鼠在襲擊人類、拆毀房屋。

    “而最后……”眾人念叨著,把視線移到了最后一幅圖上。

    數秒鐘的沉默降臨。

    主角四人組皆是目瞪口呆地看著那幅圖。

    還是an最先開口道:“兄弟們!那是craig!”

    craig本來就不是很想搭理這四個賤人,所以他一個人在后方的陰影里悶悶不樂地打著醬油。沒想到,卻忽然聽到了自己的名字。

    “哈?”craig愣了一下,便快步走來。

    他撥開四人,擠到最前方,看到了那最后的一塊壁畫。

    那塊圖案上?;乓桓齪蚦raig一模一樣的小人,如天神一般,周身發出光芒,并手持長矛,對準了一只樣貌怪異的巨型天竺鼠。

    “臥槽……那真是的craig!”kyle驚道。

    連一貫淡定的craig都有些不知所措,他只是一臉驚訝地看著那幅不知是幾百還是幾千年前就留在這個遺跡中的壁畫發愣。

    “伙計,這究竟是什么情況?”an問道。

    “我不知道?!眂raig如實回道。

    “你的樣子被刻在古印加文明的墻壁上,你就沒什么需要解釋的嗎?”an又道。

    “沒有……”

    …………

    另一邊,美國國土安全局。國安部長的辦公室中。

    “根據最新的報告,美加兩國的天竺鼠?;誚徊蕉窕??!幣幻ぷ魅嗽蹦米瘧碭窕惚ǖ潰骸芭分蘚橢泄⒗吹南⒊啤送鲆咽鞘醞蚣??!?br />
    國安部長仍舊擺著碇司令的pose,坐在那兒道:“那么……局面控制得怎么樣了?”

    “很糟糕,長官?!憊ぷ魅嗽被氐潰骸澳殼翱蠢?,我們根本無法阻止這些怪物。局勢已完全失控……”

    “哦哈哈哈……啊哈哈哈……”國安部長雙手作爪,揚臂而起,站直了身子,仰天狂笑。

    “呃……長官?”辦公室里的其他人全都一臉震驚地看著他。

    “嗯……”國安部長又坐回了椅子上,收斂笑意:“哦,不好意思,我只是剛好想到了一個很好笑的笑話?!?br />
    辦公桌前那幫智商下線的貨愣了幾秒。就相信了……

    “哦,哈哈,是這樣啊?!彼怯Φ?。

    國安部長隨即扯開話題道:“好了,言歸正傳?!彼鋁畹潰骸案易急敢患蘢ɑ?。我要去一趟馬丘比丘(秘魯印加遺址)?!?br />
    “哈?馬丘比丘?”一名士兵有些莫名地道。

    “對,馬上送我去馬丘比丘!你聾了嗎?”國安部長厲聲喝道。

    旁邊一名穿藍色西裝的工作人員問道:“但是……長官,去馬丘比丘有什么意義嗎?”

    “這里到底誰說了算!”國安部長吼道,“這里……是不是?;褂晌宜盜慫?!”

    眾人詫異地面面相覷,卻沒有一個人進行反駁……

    …………

    一路上消耗了大半副撲克。封不覺終于將stan的父母和姐姐帶到了購物中心門前的停車場。

    但是購物中心的電子卷簾門這會兒已被全部放下,看來是里面躲藏的人封閉了入口。

    “這地方還有其他入口嗎?”封不覺邊跑邊問道,“比如后門、側門、地下入口之類的?!彼豢贍莧セ倜哦?,因為那等于是把怪物放進去了。

    “有,但是后門離這兒很遠,要繞三條街那么遠?!被氐?。

    封不覺抬眼看了看周圍的情況,不容樂觀……這附近的天竺鼠不在少數,目力所及之處便有五六只。而且在這里選擇繞行,很可能把更多周邊的怪物吸引到購物中心的墻邊。

    “沒辦法了,上天臺?!狽獠瘓跛底瘧閫滔鋁艘黃可嬤擋鉤浼?,使生存值再次回到了65%左右。緊接著,他就開啟了靈識聚身術。

    他也不多做解釋,將沖鋒槍收進行囊后,便一手扥住randy,直接朝前飛奔起來。

    購物中心是棟五層建筑,但其樓層高度肯定比一般的公寓樓要高一些,天臺離地有十幾米。

    但封不覺對這事兒是很有把握的,助跑后,他一躍而起,踏著幾個極淺的窗沿和外墻的凸起,手腳并用,反復借力,很快就帶著randy攀了上去。

    randy全程慘叫不斷,但上到天臺并站穩后,他立刻對著攝影機解說道:“噢!上帝,【嗶——】把我帶上來了,嘿,伙計,朝鏡頭招招手好嗎?!?br />
    封不覺懶得理他,只是快速扔下自己背上的背包,單臂一撐,又翻出了天臺。

    他用右手的蛛絲手套撫著外墻,配合一種獨特的姿勢,貼著垂直的墻面滑了下來,落地時幾乎沒有受到什么下墜損傷。

    “快!快!快!”封不覺邊跑邊沖著一臉驚駭的和shelly母女吼了起來,因為在她們身后,已有一只天竺鼠逼近了。

    “啊——”也意識到了狀況,她驚叫著拉著女兒朝前跑起來。

    封不覺知道,得一次性把這二人帶上去,否則留在地面的那個就得死。

    支線任務是讓他把stan的父母和姐姐全都帶到購物中心,顯然是一個都不能少的,否則當randy被帶上天臺時,任務就該宣告完成了。

    要是這三名npc在這里死掉一個,那封不覺就等于前功盡棄。

    “這是要我老命啊……”封不覺嘆了一句。

    他一手一個,把那二位朝自己的雙肩上一扛,然后迅速轉身,面朝購物中心。

    “帶著一個人時就已經很麻煩了,只能用單手和雙腳配合來攀爬。而現在是兩個人……”封不覺心道:“機會只有一次……”

    念及此處,覺哥腳下已是猛然發力。

    這一次跳躍,比他先前直接躍上四樓的那次更驚人,地面在他起跳的瞬間豁然迸裂。

    封不覺已用魂意對這次躍動的結果做了預判,他知道,送這兩名npc上去是沒問題的,可他自己……

    三秒后,封不覺在肩上扛著兩個人的狀況下,升到了天臺邊緣,但這高度依然不夠,他也無處借力。于是,他強行用手臂的力量,將這兩人向上一擲。

    當和shelly翻過天臺的邊緣并落地之時,系統提示響了:【支線任務已完成】

    “哈哈哈哈哈哈……”封不覺在半空大笑出聲。

    但此刻,實在是沒到高興的時候。因為他正以一種自由落體的狀態,從將近二十米的高度墜下,而且地面那兒還有一只巨怪在守候。(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