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勒姆主教练 > 都市小說 > 官醫 > 第一卷革除羈絆天地寬 0034章 互相試探

富勒姆29ck.com:第一卷革除羈絆天地寬 0034章 互相試探

富勒姆主教练 www.gxyuca.com.cn     有很多細節可以看出一個人的性格,無論是社會學家,還是人類行為學家,往往都很喜歡從每一個人的行為細節中加以尋覓和觀察,從而對人的性格進行判斷和預測,樂此不疲。

    譬如用餐,倘若對方主動點菜且為了做到面面俱到不失遺漏而點了一大桌子菜的時候,固然說明對方心細體貼、并不吝嗇的一面,但更多的是反襯出其喜歡掌控全局的性格。

    這時唐曉嵐在讀某篇哲理小品文時看過的一段話,她的印象很深,因為她自己就是一個這樣的人。而此刻,她就不能不將之用在了駱志遠的身上。

    唐曉嵐絕美的容顏上展露著玩味的笑容,她輕輕道:“駱記者,今天似乎是我請客吧?你這樣大大方方,倒是不給我表示誠意和歉意的機會了?!?br />
    駱志遠打了一個哈哈:“怎么能讓女士請客?當然,我知道唐總是有錢人,如果唐總想要付賬,我還是樂于看到的?!?br />
    駱志遠半開了一個玩笑。

    唐曉嵐掩嘴輕笑,心里卻是慢慢滋生出一絲警惕,她猛然覺得眼前這個年輕人遠遠比自己想象中的更“難纏”。

    “我算什么有錢人喲,開個小公司,賺點辛苦錢……哪比得上駱記者,無冕之王逍遙自在啊?!碧葡鞍胝姘爰?,微帶感慨。不過,她的感慨多半是裝出來的,故意做給駱志遠看的。她不是一個輕易在人前展現真情的女人,縱然真有感慨也會掩飾得極好。

    駱志遠卻是順坡下驢:“唐總真是太謙虛了,光明公司做得很大——而且,唐總現在是華泰集團的副總,背靠大樹好乘涼,我相信,今后光明公司能發展得更好……”

    駱志遠說著,仔細觀察著唐曉嵐的表情變化。

    他是有心人,哪怕是一絲細微的情緒波動,都很難逃過他的眼睛。

    唐曉嵐輕輕一笑,避而不談,只是眼眸中的一抹不屑一顧一閃而逝。

    她如今雖然與華泰集團達成協議,將光明公司并入了華泰集團并持有了華泰集團的一些股權,但這是在侯森臨和陳平雙重逼迫下不得不讓步的結果——在她的本心里,根本看不起華泰集團和陳平。別看華泰貌似實力雄厚、一座經濟大廈,其實就是一頭紙老虎,一旦失去權力的庇護、資金鏈斷掉,一夜之間就會化為烏有。

    “駱記者,我聽說駱縣長被人陷害……”唐曉嵐試探著問了一句。這才是她今天約駱志遠出來的真正目的。

    “我爸清清白白,最終肯定會沒事的,我深信不疑?!甭嬤駒豆齙幕踴郵值?,聲音不容置疑。

    唐曉嵐笑了:“駱記者很有自信嘛。我與駱縣長相識,我非常敬重駱縣長的為人,我也相信駱縣長不會有問題。但是,有些東西不是我們能決定的,駱記者,你難道就不擔心駱縣長……”

    “不擔心?!甭嬤駒兜潰骸拔蟻嘈偶臀嶧刮野忠桓鑾灝綴凸??!?br />
    唐曉嵐聞言,頓時沉默了下去,同時也生出了一分去意。

    如果來此一趟,只是在聽駱志遠的自信和自負演講,她就不想浪費時間了。

    駱志遠凝視著眼前這張白皙粉嫩、沒有一絲瑕疵、極其精致美麗的面孔,突然嘴角掠過一絲玩味的笑容,他輕輕道:“可以請教唐總一個私人的問題嗎?”

    唐曉嵐一怔:“請講?!?br />
    “唐總平時化不化妝呢?譬如今天?!?br />
    其實唐曉嵐早就察覺到駱志遠的目光在自己的面部打著轉悠,只是她平時見慣了各種覬覦或者貪婪乃至色迷迷的眼神,對任何注視都有著強大的免疫力。但駱志遠突然把話題轉移到了她是不是畫過妝的層面,她還是俏臉微紅,有些慍怒。

    “當然化妝,不過今天沒有?!碧葡暗納衾淞艘凰?,“看不出駱記者對女人的化妝術還有研究?”

    駱志遠哈哈大笑,掩飾著自己的尷尬道:“開個玩笑,唐總不要介意?!?br />
    這個時候,服務員開始上菜,不多時就上了一大桌子菜。

    “唐總,請?!甭嬤駒棟諏稅謔?,“我也不知道唐總喜歡吃什么,就方方面面都點了一些?!?br />
    唐曉嵐輕輕一笑:“你點的太多了,這是要狠宰我一頓了?!?br />
    “沒關系,吃不了可以打包?!甭嬤駒肚崦璧吹丶釁鷚豢橄闥旨?,放進嘴中慢慢咀嚼,感覺味道鮮美,不禁贊不絕口。

    唐曉嵐感覺有些不可思議。她不理解一塊尋常的雞肉能讓駱志遠反應這么強烈,好像是這一輩子沒吃過雞肉一樣。卻不知,駱志遠作為重生之人,正在將口中的這塊雞肉與重生前的味道加以類比——真正吃出了令他感慨萬千的味道啊。

    “駱記者喜歡吃雞?那就多吃一點?!碧葡八嬉飪吞琢肆驕?,卻又聽駱志遠開始贊美起其他的菜肴,心頭就未免有些好笑。

    她放下手里的筷子,望著駱志遠,準備直接切入正題了。

    她趁著吃飯的當口,變換著各種角度進行試探,卻沒有一絲結果。駱志遠的回答不是插科打諢就是滴水不漏,這明里暗里的互相交鋒,唐曉嵐沒有占到便宜。她心頭越來越泛起濃烈的古怪感,她越來越覺得自己面對的不是一個剛剛大學畢業參加工作的青澀的小記者,而是一個官場上的老油條,比起侯森臨這樣的老狐貍來都不遑多讓。

    這樣的“僵局”一直持續到了飯局的結束。

    不過,對于駱志遠來說,他也沒有達到目的,唐曉嵐最終還是沒有撒口。

    因為唐曉嵐覺得駱志遠的父親駱破虜目前仍然還處在雙規之中,駱家自身難保,駱志遠一個小記者未必能靠得住。

    唐曉嵐的謹慎和多疑在駱志遠看來是正常的,他亦沒有強求。

    但在分手之際,駱志遠將唐曉嵐送下美食城的臺階,又象征性地送了幾步以示風度。

    唐曉嵐有些失望地轉身盈盈走去,背影依舊是美的驚心動魄。

    “唐總,如果你有需要,我可以為你引見省紀委的鄧寧臨鄧書記?!?br />
    唐曉嵐正行走間,耳中傳來駱志遠低低而有穿透力的聲音。

    她的腳步猛然一滯,回頭來望了過去,見駱志遠笑吟吟地站在她的身后,深邃而清澈的眸光卻落在了她因為情緒波動而微微起伏的胸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