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勒姆主教练 > 修真小說 > 青帝 > 第九百零四章 禍水東流

利物浦对富勒姆直播: 第九百零四章 禍水東流

富勒姆主教练 www.gxyuca.com.cn     黑云層層,一道金光擊打過來,直落在帆頂帥旗上,隨之一條蛟龍隱隱出現,發出一聲龍吟。

    這是罕見借助地網龍氣通訊,意味最快的速度和最緊急的軍情。

    有這一瞬,周瑜以是湘州水師徘徊不去的小隊突襲,但稍后傳訊術師就奔出來,遞上拓印出的密令:“都督,郡城大營發來急訊”

    “半個時辰前敵艦突襲郡城,業已北上,命令爾部停止修復港口的工作,率軍民避往北岸……”

    真君艦

    周瑜深吸一口氣,他最能感覺敵人這種仙艦的超凡強大,心思有點復雜,但當著甘寧等眾將聞訊圍過來時,他只淡然命令:“按緊急方案撤?!?br />
    “是”

    眾將稍問了兩句敵人情況,就不懷疑這封軍令時效性。

    由三圣鋪展地網以來,通過地脈靈氣震波來交流道法已應用到郡北地帶,成功規避天文潮汐的元磁紊亂,多虧這樣,否則以敵方仙艦突襲速度,港口損失難以估計。

    “立刻撤——”

    警報聲很快在各艦相繼拉響,艦尾引航燈產生變化,閃動刺目紅色警示,這紅光照亮了整個港區。

    很多流民和役工都有些不知所措,甚至混亂起來,但負責組織的水兵一怔就回醒,在校尉指揮下進行彈壓和引導

    “排隊亂動者就地制服”

    “役工撤下工作區域——”

    “時間還有……”

    “別慌,跟著旗子和哨聲走,按順序排隊——”

    一句句喝令,伴隨著響亮的竹哨聲,及更鮮明的刀光威脅,這是典型的進入軍管模式,原本試圖趁亂帶家人先擠上運船的青壯都老實下來,看著婦孺老弱先上了船板。

    因非軍事改造過的艦船抗風浪性差,帶著夜航設備的大型船少,在大風雨天夜航經驗的水手更少,只有少部分陸云兩家的老船員可以勝任,今天要送走的流民大部分都已在白天的船班中載走,這是今天最后兩批流民,負責運載是二百米以上的大船。

    負責臨時運輸的客船、貨船先走,大大小小白帆在風雨中陸續升起,不到兩刻鐘時間,最后一艘大船紅色尾燈就消失在黑暗的河面上。

    望著父母姐妹妻兒盡數遠去,剩下的青壯都一陣沉默,神色各異,有悲傷有憤懣有絕望,反沒有了此前躁動,或是少了掛念,或是死了心,人性在絕境中總是體現復雜,不能單純一概而論。

    “都督,還剩下五千青壯?!繃羰羋臚返穆驕啄越艄促鞅?有點欲言又止。

    他是知道龍宮水脈已余力不足而關閉水路,水府體系因相對獨立于人間,壁立千仞無欲則剛,而顯得規則苛嚴…

    除非主公遭遇危險才會緊急開啟,或這些軍事力量也會網開一面,無論如何都輪不到普通民眾,這就是亂世里殘酷的一面。

    周瑜望一眼碼頭上黑壓壓人群,頷首低語:“雖是蠻夷,可青壯資源是很有價值的,能不放棄就不放棄?!?br />
    這念一定,他就命令著:“收入軍艦擠一擠,定時一刻鐘,最后一刻鐘前必須撤退?!?br />
    這命令傳達下去,碼頭上一片歡呼,當最后軍艦也開始起錨離港時,周瑜戀戀不舍望了眼港口,心都在滴血……

    難得獲得起步平臺又要毀于一旦,錯過這次東屏郡戰爭的順風車,再重建又不知道什么時了。

    “都督,有問題?”年輕呂蒙不由問,他是好學的水師將領。

    “沒事,走吧?!敝荑ぐ詘謔炙?纜繩拉緊,旗艦的主副帆逐一升起,黑沉沉帆面受著東南烈風,艦尾迅速脫離碼頭,巨舵攪動著渦流,推轉艦體校正方向,向著偏西北行去……

    “難道主公的支援就在附近?”

    呂蒙心中有著緊張和疑惑,按真君艦突襲郡城表現出來的速度,其至此已不過一刻鐘,但艦隊現在是順風,抵消逆流,北行四五十里斜渡長河,就能進入位于河對岸太平湖出水口的母港。

    據周都督說,敵艦絕不敢輕易進入太平湖……前提是脫離到安全距離,不被敵艦追上,這應是很難。

    “凡艦和仙艦的差距實在太大了,只有傳說中二千戰艦那種量變轉質變,才可勉強一拼?!?br />
    正凝眉苦思之際,呂蒙留意到周都督手中水勢軍情圖,目光跟著主帥的視線在港口邊上晃過,落在某個藍色艦隊標志上,突就是一亮。

    風雨雷電交織的積雨云中,真君艦飛速破空北上,半個時辰不到就望見了一線長河出現北方地平線上,白浪滔滔,于此貫穿東西,橫無際涯。

    “這就是此域三大主水系之一,千京河,外域人族早期發源此河流域,二千皇朝建立帝都有半數以上皆在此河畔,因此得名?!?br />
    靈冠道人很喜歡收集知識,對外域情報和風情很有研究,笑著指點說著:“不過這是官方學名,民間俗稱一般就叫長河,橫穿三十多州……”

    “每州方圓千里,這條長河光直線距離來看就有數萬里,因蜿蜒曲折甚至更長,到這里下游已滔滔如海,望不到對岸,每年東海列島貿易的巨舟都可溯流而上直達帝都玉京城?!?br />
    “這我也有所耳聞,最上游峽西六州就是蔡朝的核心區域,玉京城更是此域人道的璀璨精華,或說龍氣脊梁?!?br />
    “遲早有一天攻破玉京,毀去此域人道脊梁,剩下雜魚,還不就是一鼓而滅……”

    “道路以純而勝,豈有仙道和人道雜交的道理,那成什么了?”仙人相互談笑自如,風度從容,這是對外域土著戰略上的自信。

    不過在戰術上不會小覷敵人,在距離君臨港不到三十里,尚未降下云層,就已開啟掃描。

    港口區的情況投現在控制大廳屏幕上,細節纖毫畢現,遠遠一片房屋倉庫錯落,沉沉壓在河岸上空空的建設工地,半夜里毫無人影,只有微弱的法陣余光還亮著,一片清冷寂靜,隱隱還能聽見長河滾嘯之聲。

    “情況有點不對,全部撤退了?”頓時廳內氣氛一靜,眾道人都是盯著,氣氛有點叫人心里發瘆。

    凌風和情風二位道人都是皺眉,對這種快速反應而驚疑:“隔著數百里,難道此地通訊不受元磁紊亂影響?”

    “看痕跡,還可追擊敵人艦隊”劍冠道人,剛才笑意全去,手捏得劍柄緊緊,這種出于預料的感覺,是他憤怒,推測著敵人艦隊情況說著。

    “民眾可能臨時借助龍宮水脈離開,但艦隊沉不到水道去,大風雨天,未必能跑到河對岸母港,追上肯有收獲。

    玄冠道人沒有答話,仔細打量河道——那里還殘留著一片漸漸消失的靈光,這是遠去不久的痕跡。

    觀看著,在兩種意見里稍稍權衡,看了下離港口位置,就說:“距離還遠,難以提供給你?;?你得清楚獨自跨河追擊的危險這階段各州水伯都圍繞長河治水,保不住就剛好路過,別撞到人家槍口上,要明白,它們能受傷,我們運氣壞一點受了傷,靈血外露,就立刻引起天雷注意?!?br />
    “……沒有母艦庇護是很危險?!苯9詰廊訟肫鹛焱?悻悻壓下戰意。

    幾個仙人都是心中一凜——正常來說真仙打不過地仙,還可重傷逃遁,但這里受不得一點傷,萬一來不及跑回母艦就被天雷淹沒……

    凡是在外域天道影響范圍,自己這伙入侵者能蒙混過去就不錯了,就別談運氣了。

    少頃就靠近了這座軍港,隨艦首射出一道偵測光柱掃描港口方圓,屏幕一下轉移至五里,黑暗河面上一串細小光點……發現敵人一支艦隊

    “他們還沒有走遠?”女仙有點納悶這隊艦隊的動向,故意在附近繞圈做誘餌一樣,難道葉青又有埋伏?

    黑蓮教情報中對漢侯的評語是——狡詐多端,喜設陷阱。

    劍冠道人劍心純粹的劍修,不理會那么多,目光閃動殺意:“我去將它們,全部消滅于凈?!?br />
    五里對于仙人不過瞬息而至的距離,還處在真君艦能及時?;さ姆段?就算遇到地仙也可在交手前就逃回艦里

    玄冠道人想了想,覺得風險極小,頷首:“去吧,有情況就立刻退回……”

    “明白?!?br />
    黑暗的風雨中,艦體舷門四框射出幽光,一道暗金色的劍光直射出去,幾乎瞬息就到達這支艦隊上空。

    下面黑暗中有七八艘戰艦列隊逆流而上,這時映著半空中劍光,一面面法陣旗幟在風雨呈現雷霆標志,很多道兵都眼望上來,稍一驚訝就齊發聲喊:“有敵襲——”

    “轟”劍光當空切下,一艘戰艦直接當中斷為兩截。

    “這也叫戰艦?反應太慢了”

    伴隨著劍冠道人長笑,冰冷渾濁的河水立刻灌入斷口,致命破壞傷讓這艘戰艦連排水止損的時間都沒有,咕嘟嘟地沉了下去,巨大漩渦正在形成,即將吞噬水面上掙扎的道兵,而劍光一瞬突出水面,彈出幾道劍風擊殺要水遁逃跑的術師,又向臨近另一戰艦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