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勒姆主教练 > 修真小说 > 青帝 > 第九百零四章 祸水东流

富勒姆主场城市: 第九百零四章 祸水东流

富勒姆主教练 www.gxyuca.com.cn     黑云层层,一道金光击打过来,直落在帆顶帅旗上,随之一条蛟龙隐隐出现,发出一声龙吟。

    这是罕见借助地网龙气通讯,意味最快的速度和最紧急的军情。

    有这一瞬,周瑜以是湘州水师徘徊不去的小队突袭,但稍后传讯术师就奔出来,递上拓印出的密令:“都督,郡城大营发来急讯”

    “半个时辰前敌舰突袭郡城,业已北上,命令尔部停止修复港口的工作,率军民避往北岸……”

    真君舰

    周瑜深吸一口气,他最能感觉敌人这种仙舰的超凡强大,心思有点复杂,但当着甘宁等众将闻讯围过来时,他只淡然命令:“按紧急方案撤?!?br />
    “是”

    众将稍问了两句敌人情况,就不怀疑这封军令时效性。

    由三圣铺展地网以来,通过地脉灵气震波来交流道法已应用到郡北地带,成功规避天文潮汐的元磁紊乱,多亏这样,否则以敌方仙舰突袭速度,港口损失难以估计。

    “立刻撤——”

    警报声很快在各舰相继拉响,舰尾引航灯产生变化,闪动刺目红色警示,这红光照亮了整个港区。

    很多流民和役工都有些不知所措,甚至混乱起来,但负责组织的水兵一怔就回醒,在校尉指挥下进行弹压和引导

    “排队乱动者就地制服”

    “役工撤下工作区域——”

    “时间还有……”

    “别慌,跟着旗子和哨声走,按顺序排队——”

    一句句喝令,伴随着响亮的竹哨声,及更鲜明的刀光威胁,这是典型的进入军管模式,原本试图趁乱带家人先挤上运船的青壮都老实下来,看着妇孺老弱先上了船板。

    因非军事改造过的舰船抗风浪性差,带着夜航设备的大型船少,在大风雨天夜航经验的水手更少,只有少部分陆云两家的老船员可以胜任,今天要送走的流民大部分都已在白天的船班中载走,这是今天最后两批流民,负责运载是二百米以上的大船。

    负责临时运输的客船、货船先走,大大小小白帆在风雨中陆续升起,不到两刻钟时间,最后一艘大船红色尾灯就消失在黑暗的河面上。

    望着父母姐妹妻儿尽数远去,剩下的青壮都一阵沉默,神色各异,有悲伤有愤懑有绝望,反没有了此前躁动,或是少了挂念,或是死了心,人性在绝境中总是体现复杂,不能单纯一概而论。

    “都督,还剩下五千青壮?!绷羰芈胪返穆骄啄越艄促鞅?有点欲言又止。

    他是知道龙宫水脉已余力不足而关闭水路,水府体系因相对独立于人间,壁立千仞无欲则刚,而显得规则苛严…

    除非主公遭遇危险才会紧急开启,或这些军事力量也会网开一面,无论如何都轮不到普通民众,这就是乱世里残酷的一面。

    周瑜望一眼码头上黑压压人群,颔首低语:“虽是蛮夷,可青壮资源是很有价值的,能不放弃就不放弃?!?br />
    这念一定,他就命令着:“收入军舰挤一挤,定时一刻钟,最后一刻钟前必须撤退?!?br />
    这命令传达下去,码头上一片欢呼,当最后军舰也开始起锚离港时,周瑜恋恋不舍望了眼港口,心都在滴血……

    难得获得起步平台又要毁于一旦,错过这次东屏郡战争的顺风车,再重建又不知道什么时了。

    “都督,有问题?”年轻吕蒙不由问,他是好学的水师将领。

    “没事,走吧?!敝荑ぐ诎谑炙?缆绳拉紧,旗舰的主副帆逐一升起,黑沉沉帆面受着东南烈风,舰尾迅速脱离码头,巨舵搅动着涡流,推转舰体校正方向,向着偏西北行去……

    “难道主公的支援就在附近?”

    吕蒙心中有着紧张和疑惑,按真君舰突袭郡城表现出来的速度,其至此已不过一刻钟,但舰队现在是顺风,抵消逆流,北行四五十里斜渡长河,就能进入位于河对岸太平湖出水口的母港。

    据周都督说,敌舰绝不敢轻易进入太平湖……前提是脱离到安全距离,不被敌舰追上,这应是很难。

    “凡舰和仙舰的差距实在太大了,只有传说中二千战舰那种量变转质变,才可勉强一拼?!?br />
    正凝眉苦思之际,吕蒙留意到周都督手中水势军情图,目光跟着主帅的视线在港口边上晃过,落在某个蓝色舰队标志上,突就是一亮。

    风雨雷电交织的积雨云中,真君舰飞速破空北上,半个时辰不到就望见了一线长河出现北方地平线上,白浪滔滔,于此贯穿东西,横无际涯。

    “这就是此域三大主水系之一,千京河,外域人族早期发源此河流域,二千皇朝建立帝都有半数以上皆在此河畔,因此得名?!?br />
    灵冠道人很喜欢收集知识,对外域情报和风情很有研究,笑着指点说着:“不过这是官方学名,民间俗称一般就叫长河,横穿三十多州……”

    “每州方圆千里,这条长河光直线距离来看就有数万里,因蜿蜒曲折甚至更长,到这里下游已滔滔如海,望不到对岸,每年东海列岛贸易的巨舟都可溯流而上直达帝都玉京城?!?br />
    “这我也有所耳闻,最上游峡西六州就是蔡朝的核心区域,玉京城更是此域人道的璀璨精华,或说龙气脊梁?!?br />
    “迟早有一天攻破玉京,毁去此域人道脊梁,剩下杂鱼,还不就是一鼓而灭……”

    “道路以纯而胜,岂有仙道和人道杂交的道理,那成什么了?”仙人相互谈笑自如,风度从容,这是对外域土著战略上的自信。

    不过在战术上不会小觑敌人,在距离君临港不到三十里,尚未降下云层,就已开启扫描。

    港口区的情况投现在控制大厅屏幕上,细节纤毫毕现,远远一片房屋仓库错落,沉沉压在河岸上空空的建设工地,半夜里毫无人影,只有微弱的法阵余光还亮着,一片清冷寂静,隐隐还能听见长河滚啸之声。

    “情况有点不对,全部撤退了?”顿时厅内气氛一静,众道人都是盯着,气氛有点叫人心里发瘆。

    凌风和情风二位道人都是皱眉,对这种快速反应而惊疑:“隔着数百里,难道此地通讯不受元磁紊乱影响?”

    “看痕迹,还可追击敌人舰队”剑冠道人,刚才笑意全去,手捏得剑柄紧紧,这种出于预料的感觉,是他愤怒,推测着敌人舰队情况说着。

    “民众可能临时借助龙宫水脉离开,但舰队沉不到水道去,大风雨天,未必能跑到河对岸母港,追上肯有收获。

    玄冠道人没有答话,仔细打量河道——那里还残留着一片渐渐消失的灵光,这是远去不久的痕迹。

    观看着,在两种意见里稍稍权衡,看了下离港口位置,就说:“距离还远,难以提供给你?;?你得清楚独自跨河追击的危险这阶段各州水伯都围绕长河治水,保不住就刚好路过,别撞到人家枪口上,要明白,它们能受伤,我们运气坏一点受了伤,灵血外露,就立刻引起天雷注意?!?br />
    “……没有母舰庇护是很危险?!苯9诘廊讼肫鹛焱?悻悻压下战意。

    几个仙人都是心中一凛——正常来说真仙打不过地仙,还可重伤逃遁,但这里受不得一点伤,万一来不及跑回母舰就被天雷淹没……

    凡是在外域天道影响范围,自己这伙入侵者能蒙混过去就不错了,就别谈运气了。

    少顷就靠近了这座军港,随舰首射出一道侦测光柱扫描港口方圆,屏幕一下转移至五里,黑暗河面上一串细小光点……发现敌人一支舰队

    “他们还没有走远?”女仙有点纳闷这队舰队的动向,故意在附近绕圈做诱饵一样,难道叶青又有埋伏?

    黑莲教情报中对汉侯的评语是——狡诈多端,喜设陷阱。

    剑冠道人剑心纯粹的剑修,不理会那么多,目光闪动杀意:“我去将它们,全部消灭于净?!?br />
    五里对于仙人不过瞬息而至的距离,还处在真君舰能及时?;さ姆段?就算遇到地仙也可在交手前就逃回舰里

    玄冠道人想了想,觉得风险极小,颔首:“去吧,有情况就立刻退回……”

    “明白?!?br />
    黑暗的风雨中,舰体舷门四框射出幽光,一道暗金色的剑光直射出去,几乎瞬息就到达这支舰队上空。

    下面黑暗中有七八艘战舰列队逆流而上,这时映着半空中剑光,一面面法阵旗帜在风雨呈现雷霆标志,很多道兵都眼望上来,稍一惊讶就齐发声喊:“有敌袭——”

    “轰”剑光当空切下,一艘战舰直接当中断为两截。

    “这也叫战舰?反应太慢了”

    伴随着剑冠道人长笑,冰冷浑浊的河水立刻灌入断口,致命破坏伤让这艘战舰连排水止损的时间都没有,咕嘟嘟地沉了下去,巨大漩涡正在形成,即将吞噬水面上挣扎的道兵,而剑光一瞬突出水面,弹出几道剑风击杀要水遁逃跑的术师,又向临近另一战舰袭去。